• 注册
  • 查看作者
  • 任职于哥大新闻学院的《纽约时报》专栏作家塞缪尔·弗里德曼 (Samuel G. Freedman),在自己的作品《媒体的真相:致年轻记者》分享到,“我宁可写些默默无闻的人,而不喜欢写那些名人。”

    当有记者问,为何做出这样的表达时,他回答:

    我觉得那些名人早已经拥有了足够的曝光度,而那些没有进入公众视野的人也应该为人们所知晓。我觉得,报道那些从来没有被说过的人、从来没有被说过的故事会更有趣一些。这些人也不会像那些长期出现在媒体上的公众人物那样圆滑,不会像公众人物那样在接受采访时显得谨小慎微。

    我觉得年轻记者有点理想主义是不错的,但不是梦想着成为媒体英雄。我在大学的时候就读过卡尔·伯恩斯坦的故事,他绝对算得上新闻界的风云人物。但是我觉得,记者本身不该凌驾于他们报道的新闻之上。要知道,伍德沃德在职业生涯中始终卖力而高效地进行新闻报道,而非努力成为一个媒体英雄或者风云人物。

    如果年轻记者拥有一种理想,希望去报道人世间那些不堪的事情并唤起全社会的注意力,这种理想主义对于年轻记者来说是非常非常棒的。

  • 0
  • 1
  • 0
  • 720
  • 老木梁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1
    梁霄贡士我最红
    很有道理
  • Hello world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