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七重半


      “各位观众,晚上好!今天是20191112日星期二,欢迎收看今日的新闻。今天上午九点三十分,我市一个女高中生被人发现浑身是血地躺在我市著名景点凰山脚下,现已送往医院急诊室。相关事宜警方正在调查之中,本台记者将持续为您报道……

       

      什么?您问我是谁?我就是那个山脚下的老板娘啊。

      我当然不是第一发现者啊。我是听到有人的叫喊声才跑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谁知道一看,竟是这种事呢?哎!你说好好的一个女孩子……(掩面叹息)

      好的好的,我把我经历的来龙去脉讲一遍。

      其实这个女孩子我很久以前就认识她了,但是我不知道她认不认识我,我想是不认识的。她每周星期六都会来这里爬山,每次都会来我这里买水喝。以前她都是独来独往,孤零零的一个人,也没看她有什么朋友,或者说是亲近的关系不错的人了。再后来她开始和一个男生一起过来,看那个亲密的样子应该是她男朋友。在一起欢声笑语嬉戏打闹的样子,感情好得羡煞旁人。女靓男俊,两人站在一起,你别说,还真是郎才女貌,般配得紧!

      只是后来不知怎么了,突然一下又只有她一个人了。来我这里买水喝也是蹙着眉忧心忡忡的模样。我估摸着吧,要不就是和她男朋友吵架了,要不就是和她男朋友分手了。什么时候开始的?就前一段时间吧……大概一周前?问这种事干什么?重撕别人的伤疤又往上面浇油撒盐吗?哦哦,那天早上是吧,那天早上我呆在店里,突然听到不远处传来叫喊声,我赶紧跑过去一看,看到一个人正站着呼救,不远处有一个穿着校服的女生倒在血泊中,地上的血都已经凝固了,蜿蜿蜒蜒从身侧流淌下来,绕出了一朵巨大的紫红色的花。我当时吓坏了,赶紧打了电话。等人来了之后,我才有胆量上前去,这才发现是那个女孩子。

      有什么可疑的地方?唔……我想想……应该没有吧。等等,等等,你说那个人这么早去那么偏僻的地方作什么?

      我的店离那里有多远?嗯……大概有很长一段时间的的路程吧,毕竟那个地方那么偏僻,知道的人也没多少,怎么了?

      什么?我手上的手链?嗐,这种东西,女孩子爱美买一些饰品戴在身上很正常啊,可能是因为我跟她眼光类似吧,喜欢同一种……东西。撞了手链也很正常,不是么?再说了,这又能说明什么呢?

      啊?你问我今天几号星期几?我怎么知道?11号?好像是10号吧……哎没事你问我这个干什么?

       

      是的先生,您好,发现“她”的,确实是我。

      哦,您要我讲讲是怎么发现的是吧,好的。

      我每天都有晨练的习惯,一般就在山脚下散散步,有时候爬爬山啊什么的。嗯?我怎么去那么偏僻的地方?嗐,转着转着就到了呗。

      今天早上我像往常一样来到凰山,那时候天刚朦朦亮吧,具体的时间我记不清了。我去的路上一个人都没有。我刚到山脚,穿过那一丛丛竹林,准备在小路旁散散步。无意中瞧见不远处模模糊糊地躺着一个东西,当时雾又浓又重,我有些看不清,结果走过去一瞧,可把我给吓了一跳,赶紧大声呼叫喊人过来。啊?我走了“她”怎么办?

      哎,谁会想到居然是这种事呢!

      我看“她”穿着校服,好像是我们市重点中学的学生。侧躺在草地上,左边脸贴着地,周围杂草丛生,发丝凌乱遮住了她的脸,但依稀还能看见她睁大眼的眼白。唔……草地上的血,有的已经干涸了,已经不再流血了,紫褐色的颜料,有的还是红艳艳的玫瑰花的红。周围蚊蝇嗡嗡叫出一道犀利刺耳的声线,不断靠近盘旋着又离开。

      似乎有一些时日了。

      周围有没有什么东西?没有啊,我一去的时候就她一个人躺在那里,周围什么都没有。是的,没有。哦,等等,我记得当时草地上好像散乱着一些白色的片状颗粒,那是……药?

      手链?我记不太清楚她当时手上有没有戴手链,好像没有吧?

      哦,那我接着往下讲。

      可能是那天大清早的没多少人,我站在那里等了好一会儿都没有等到人,最后跑过来一个女人。什么,等了有多久?也没多久吧,是的,就是她一个人。我也很奇怪。那我就不清楚了,我身上就只带了一串钥匙和买菜的钱,手表、手机什么的都没带。

      那个女人一边跑过来一边询问我发生了事,等她看清了地上的情况之后,忍不住叫出了声,双手颤抖,捂住嘴唇,眼睛骤然睁大,一副难以置信的惊恐样子。我见状很奇怪,又觉得很违和,好像是哪里有一点不对劲。我询问她是不是认识这个女孩。她愣了好半天,才回了一句是的。然后她颤巍巍地把手伸进口袋,拿出手机就开始打电话。没过多久一个男生过来了,高高大大的,还有一些帅气,他显然是认识那个女孩子的。他一看清地上的情况,眼睛立马就红了,看样子十分崩溃。要不是那个女人死命拉住了,恐怕他早就冲到女孩那里去了哩!

      他一边哭一边想要挣脱那个女人的束缚,哭喊着“早知道这样我不会丢下你不管的”“是我害了你”“我该相信你的”诸如此类的话。最后他好像是没有力气了,蹲在地上咧着嘴双手捂住脸嚎啕大哭,泪水和口水都混在一起,不断滴落在草地上。哎,那个惨凄凄的样子哦,似乎一时半会是走不出来了。那个女人就一直蹲在他身侧,一边拍着他肩膀一边轻声安慰他。

      不过让我很奇怪的是,她的那张伤心欲绝的脸上一直挂着奇怪的微笑。嗯,有点像是那种心中一块大石头终于落地或是心中的一直惦记的事情终于完成了的快慰。对了,她当时就是给我一种太过了的违和感。总而言之,在当时那种情况下很诡异就是了。之后的事情,我想你都知道了。

      不,在这之前我并不认识那个女孩,以前散步时也没遇见过。至于我为什么会碰上,我想大概是一种巧合吧。哎,现在的学生啊,就是太年轻了没经历过什么,承受不住一点压力,想想我们那个年代,这些都算是个什么事啊。我怎么知道是哪些事?还不就是那些呗,你懂的。你说,莫不是一天到晚呆在学校脑子学傻了?人生啊,还真是如露水般短暂……(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没什么要问的吧?那我先回去了。是的,我家厨房里还炖着鱼汤,再不回去烧干了我妻子会骂我的。

      什么?今天不是星期天吗?已经星期一了,我需要上班?

      你才有病。

       

         是的,先生,我是那个孩子的老师。

         啊,抱歉,请原谅我的失态……我只是,有些没有缓过来罢了(说完眼框红了起来)。

         如您所见,对于这个孩子的离去,我感到十分的抱歉和伤心。因为这件事情我这几天没怎么休息好,备受煎熬,学校也因为这件事受了很大的负面影响,一些恶意裹挟着扑面而来。我们教师大会一个接着一个,最近的事情突然变多,压得我有些喘不过气。

      啊,您想谈谈这个孩子,好吧。

      说来惭愧,身为她的班主任,却没有注意到自己学生的状况,我真的……(说完伸手抹了抹眼里泛起的泪花)这个孩子啊,虽然平日不是那种一下课就活蹦乱跳爱吵爱闹叽叽喳喳的,可也算是活泼开朗,落落大方。成绩优异,能力出众,与老师同学们相处得都挺融洽的,大家对她的评价也都挺高的……可是为什么就这么想不开呢?这种事怎么也发生不到她身上啊。况且现在正值高三敏感时期,咱们学校突然出了这么一回事,你说说,这影响得有多大?是轻飘飘的几句解释就能挽回的吗?我们老师也受到了来自学校和社会上的压力。哎,这孩子也是,一点点压力都经受不住,我们平时也教过他们缓解压力的方法啊,问起来也都能伸着指头给你说上几条。怎么现在就……

      你问我有什么压力?除了学习还能有什么?何况不止这些学生有,我们老师也有啊。

      出事前有没有发生什么不对的事情?哦,让我想想。

      对了,那一段时间学校里是出现了一些很不好的传言,而且她那时候成绩突然下滑,一落千丈,我就找她谈过一次话。说了些什么?无非就是好好学习,别把心思放在恋爱上之类的,你知道的,这孩子成绩很好,随随便便上个重点大学是个很轻松的事情,是我们这些老师重点关注对象。哎,这孩子本来有一个光明的前途的,可惜了。所以,如果她在学业上出了什么差池,对她的发展有影响,我们这心里有愧,学校那边也不好交待啊……

      是的,听说最近一段时间她的状态不是很好,魂不守舍的。你问我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个在她恋爱前还是恋爱后我就不知道了,我也是听学生给我讲的。我们班主任的工作实在是太多了,既要批作业还要写教案,学校还给你安排了一大堆事务,没办法,能者多劳嘛,偶尔还有一两个学生调皮等着你处理,家里的孩子不听话……你看看,谁又是容易的呢?哎,真不知道她究竟在想什么,做出这种不负责任不成熟的事情,自己认为一了百了,留下了一堆烂摊子……

      出事那天?我在给学生补课啊?

      哈哈哈哈哈,您过奖了,我也没多负责任,这都是外界的评价罢了,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呢。

       

       

      对,她是我们的女儿。

      我们确实是她的父母。

      对,九号和十号那几天真的是一段很难熬的日子,感谢您的关心,现在我们已经觉得好多了。

      我们的女儿……她,她是一个很好的女儿。在她小时候,我们的家庭也不是多么富裕,你知道的,做生意嘛,很多时候都会在外奔波。她从小就一个人在家里,但却没有抱怨过我们,偶尔带她出去玩,在路上看到一些好吃的好看的也只是眼巴巴地看着,很懂事地没有找我们开口要。现在想来,我们还真是对不住她。后来家里有钱了,我们更忙了,一年和她呆在一起也没有多久,而且因为觉得小时候亏待她,所以就想着在物质方面能补偿她。

      什么?她有男朋友了?这个我们还真的不知道,这个死花花(暗骂一声),这么大的事情都不告诉我们。有没有发现什么不对劲?没有啊,上个月她和我们还有她弟弟待在一起玩得很开心啊。是的,我们后来有了属于我们的一个儿子,你懂的,老人家嘛,以前的思想还没有转变过来,这不,又有了一个男孩,不过他我们可是一直带在身边的。

      她当时的反应?哎,实不相瞒,这件事情我们藏了好久,结果还是被她给发现了。还哭了好长一段时间,一直有些接受不了。后来还是她主动联系我们,说她一定会和弟弟好好相处,不要丢下她。哎,这孩子。(叹了一口气)之后她和她弟弟相处得也挺好的,我们这做父母的,看着也打心里高兴。

      哦哦,家里就只有她和保姆,她养猫了吗?不清楚。出事那天?我们当时正带着她弟弟在室内滑雪呢,正其乐融融的时候,哪想一个电话打来告诉我们她……(声音哽咽)。谢谢,谢谢你的纸巾。

      ~我可怜的孩子……

       

       

      您好,我是她的男朋友。

      是的,因为我很爱她。失去了她,我的心就像失去了什么,空落落的,再也拼凑不完整了。

      第一次见到她时,啊,我想想,那时她的模样似乎还在我眼前。那时还是我们新生报到,她把头发高高挽起,露出修长的脖颈。她穿着碎花百褶裙,转起来就像一朵喇叭花。坐在讲台上,帮老师填着登记表。我听到周围絮絮传来讨论她的声音。阳光斜斜地照进来为她的脸刷上一层铜黄,隐约还能看见她脸上细小的白色绒毛。周围闹嚷嚷地我却什么也没有听见,我只听见了远处向日葵一点一点花开的声音,树上小鸟被风歌唱的声音,还有我的心告诉我“你完了”的声音。

      后来我们在一起了。她答应我的时候,我只觉得心里潮湿了十多年的烟花一朝见了阳光,忽地全部盛放,欢天喜地的。那种感觉,那种感觉真的很奇妙,您知道吗?当我每一次和她说话的时候,当我们并肩时地上的影子渐渐融在一起的时候,每当我多了解她一点就会更喜欢她的时候…….……(痛苦地抱住了头)。

      我失去了她。

      她其实一直有时候都不快乐,我想着我一定不会让她这样,一定会好好保护她,珍惜她。我陪她去爬山,看着她站在山顶振臂高呼笑晏盈盈地样子,她说那样会让她觉得释怀一些不开心的事情,神清气爽,可没想到她最后却……

      她是多好的一个女孩子啊……

      那个便利店的老板娘?是的,我认识,是她打的电话。

      我不知道。

      什么手链?哦,她过生日时我专门去定制过一条,你都不知道她有多喜欢,我还记得她那爱不释手的样子,我的心都要化了。

      出事之前?我……我不知道,那时候我和她吵架了。什么原因?她其实……她其实很不容易的,她的家庭,她从小到大的经历。她很多次告诉我,她觉得自己很累,每天都背负着各种各样的期待。她最喜欢向日葵,因为它永远向往光明,但背后总是有着摆脱不掉的湿漉漉的青苔密布。我,我很心疼她。

      到底是什么原因?

      我只记得她那几天状态一直都不是很好,恍恍惚惚的,对,就是她精神状态不好。有一次她看到我朝我跑过来,紧紧抱住我——这让我很雀跃,因为我对于她而言是她的依靠。从某种程度上讲,没有她就没有我。然后她就开始哭,还一直不停地叫喊着“救救我他们都想要害我,他们都想我去死”“我该怎么办”之类的话。我轻声细语的,好容易才让她冷静下来。我问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又咬着唇不说话,我追问她,她突然又哭了起来,说“求求你,别问了,求求你。”看着她哀求的眼神,我止住了询问,那时候,那时候我真的该好好问她的,不然她也不会……

      谢谢,谢谢,我还好。

      啊,之后?之后的事情我记得清清楚楚,我发誓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天我们一起去爬山,可是她在山顶上对我说了分手。当时我十分痛苦,我那么爱她,她却要和我分手!我不明白,我问她为什么,你猜她说什么?她当时就那样静静地看着我,她看我的眼神从未如此陌生冷静过,冷静到我连一丝曾经相爱过的火花熄灭后的灰烬也找不到。

      那天晚上的风很大,也很冷。

      她说:“我一直都知道‘你们’。”

      我的心空了一下,像是坠入悬崖前的森冷,鸡皮疙瘩渐渐爬满我的身体。

      她说她知道了。

      她现在来质问我了。

      她说我接近她是别有目的,她说我也会像‘他们’一样想要她死,想要害她,她怎么可以这样看我?

      我同她争执了起来。

      我只是一时失手……

      那天什么时候?今天又是什么时候?你究竟在说什么?!

       

       ……应该算是她的好朋友吧,什么叫做应该算是?因为在那件事情发生之前我们是最最要好的朋友,我跟她是一件如故,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与君初相识,犹如故人归。”就好像对方是世界上另外一个自己一样,在很多事情上都不谋而合。我们在一起聊八卦,听音乐,聊聊自己最近读的书……我们常常面对面坐一下午,什么都不说,但也还是觉得很美。

      我们的感情实在是太好了,好到容不下第三个人。她很优秀,长得又好看,性格也好,很受欢迎,也有很多人嫉妒讨厌她,不不不,我不是,她可是我的好朋友!

      你已经见过她男朋友了?是的,就是因为他。自从他出现后,我和她就慢慢疏远了,再也没有以前那么亲密了。

      虽然她待我还是和以前一样,但是更多时候她还是和她男朋友在一起,哦,对了,他们还喜欢一起出去玩,特别是爬山。

      我不喜欢她男朋友。

      对,我就是不甘心。

      看到他们浓情蜜意的样子我心里就不舒服,反胃恶心,她被爱情蒙蔽了双眼,我可不傻,那个男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东西!

      是,我是想让他们分开。这样我和她就又能在一起了,又能回到从前了。

      她这样的人,是很容易引来一些人在背后的恶意“中伤”的,编造一些难听的话,流言,这也是常有的事。她习惯了,一般不会去计较。

      她不在意,不放在心上,不代表别人不会。

      就是你想的那样。

      那几天她情绪一直都不太稳定,有一次我们坐在一起喝着奶茶,她眼睛红红的,用吸管搅着奶茶,眨着眼睛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明明不是那个样子的,他们为什么要那样说我?”“他为什么不相信我?”说到最后她越来越激动,最后干脆抱着我哭了起来。

      我抱着她,拍着她的肩膀安慰她,在心中默默窃喜,你看,我们又可以回到从前了。和她最亲密的,终究还是我。

      我只是没有预料到事情会这样发展。

      后来学校的流言越来越猛烈,班主任把她叫去办公室,我在门外,听到了激烈的谩骂声。她走出来的时候,微笑着朝我摇了摇头,吸了吸鼻子。

      我知道,她在安慰我。

      她出事的那天?那天晚上,我们才下晚自习,走在林荫小道上,我们像平时一样聊着天,她突然问我:“他们说的,那些都不是我,对吗?”

      我看着她,轻轻点了点头,握住她的手,想要把我手上的力量传递给她。

      “你是我遇见过的,最好的人。别怕,你还有我。”

      她笑了,点了点头,几乎要哭出来了。

      那天晚上凉风习习,星星钻石般点缀在宝蓝色的绒布中,月色很美,也很温柔。

      我多么想时间可以停留在这一时刻啊。

      后来?(冷笑一声)我回到家后她就给我打了电话,说她再也不相信我了,说我是‘他们’的帮凶,说我和其他人一样,也想害她,想让她消失,为什么到现在了她还是这样?

      我怎么会害她呢?我们不是对彼此来说最要好的朋友吗?她需要我的时候,我就会马上出现待在她身边啊。

      她还说不会让‘我们’如愿?这又是什么意思?

      猫,什么猫?

      没有猫。

       

      我不知道。

       

      “我们”会永远在一起。

      喵喵,喵喵喵。

      那就是我们打招呼的方式了,先生。

      是的,照片上的女生就是我的主人。

      她是一个怎样的女孩子?

      我的主人是我遇见过的最好的人类了,忘了告诉你,我以前是只流浪猫,她的父母十分反对她养我,可她执意留下了我。没错,她对我很好,每天给我温牛奶和小鱼干。我还记得那天她蹲在我面前问我“你愿意跟我走吗?”的样子,有那么一瞬间,我觉得我看到了天使。

      但不是每个童话中的天使都会有一个美好的结局。

      我的主人有时候会独自一人坐在床边闷闷不乐,这时候我会走过去蹭蹭她的腿,她就会把我抱起来,摸摸我的头。是的,在她出事之前的一段时间里,十分频繁。她有时还会很痛苦地抱住头,强忍着拿药吃。什么药?我怎么看得懂上面密密麻麻的奇怪符号呢?

      她还会跑过来抱住我,会亲亲我,说只有我是最好的,只有我是真心对她的,‘他们’都想让她消失。啊,我可怜的主人啊,我多么想让那些伤害她得人付出应有得代价!

      我当然知道他,对,包括她。

      我的主人很喜欢他,可是我总觉得,他接近我主人是别有用心,他和她都不是真心想对我的主人好的。因此,我十分讨厌他们。何以见得?你们人类难道就只会注意着表面,而不去撕开那一层伪善吗?

      她写日记的时候,经常一边写一边哭。

      她走的时候抱了抱我,她还是那么温柔,“咪咪,我要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她拍了拍我的头,笑了:“虽然也只有我知道你罢了。”

      她当时的眼神是那么哀婉,又那么坚定决绝。

       

       

       

       

        我没死,我还活着。

        他们都想让我消失,请您救救我……

        是什么害死了那朵向日葵?

        畸形的是它,还是它生长的环境?

        或者说,畸形的是我,还是……

       

       

       

       

        “她”突然噤了声,痛苦地闭上了双眼。

       

           对面人的手链轻轻荡着,在这空寂的房间中清脆得叮当响。

      “好了,今天先就到这里了。”易升旋盖上笔帽,把笔放在了书桌上。

      对面伸过一只手,手腕处的伤疤触目惊心,“易医生,再会。”

      易升伸过去,握了握,感受着手中枯瘦的温热。

      助理朝他点点头,带领女孩向门外走去。女孩乖巧地跟在后面,与之前的她判若两人。

      他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把“猫”推来的厚厚的酒红日记放在桌上,靠在椅子上揉着太阳穴,闭目养神。

      女孩的确不同于他以前遇到的任何一位病人,或者说,她的情况比想象中的还要不容乐观。到底是什么,让她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呢?

      易升想着。

      桌子上传来一阵悦耳的铃声,他起身拿起手机,一边接听一边向门外走去。

      “对,是,是我……你们还在学校吗?不好协商赔偿费用?你们不先来看看你们女儿吗……

      一阵大风刮过,把窗帘吹胀成裙摆。

      桌上的几页纸摇摇晃晃地落在了地上。

      最上面一张右下角“诊断结果”一栏写着“主人格并未完全消散,尚存微弱意识,后继人格力量增强,互斥现象严重……

      记录的最后,龙飞凤舞地写着一句话,被人画了横线加上了着重符号——

      “是什么,杀死了一朵花?”

       

       

       

       

       

       

       

       

       

       

       

       

        

       

       

       

       

       

       

       

       

       

       

       

       

       

           

       

       

       

       

       

       

       

       

       

       

       

       

    • 0
    • 2
    • 0
    • 346
    • 羊羽老木TA们文摘读点好书佛龛于壁让子弹飞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老木状元守望者
      视角不错,文笔结构也很好。
    • 0
      TA们文摘举人海贼王
      写作结构类似于《告白》,很有画面感,与所谓的言情故事比,更喜欢这种描述现实题材的作品。叙述角度把握的很好。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