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樊将军

      樊将军

      1、

      樊将军死了。但没有人知道他的死因。

      清晨,出城的商户发现他的头被人挂在了城门上,下半身倒在城门外的路边,血迹染红了地上的枯草。

      没有人来给他收尸。他的妻子早年就病逝了,有一个幺女,也在去年的时候去世。

      衙门似乎也并没有继续调查的意思,草草的给他收了尸,埋在风栖山的乱坟岗。

      惊动全城的城门人头案,像雨后的落叶一样,渐渐被泥土掩埋,尘世封藏。

      樊将军的死就这样成了谜。

      2、

      樊将军真的是一名将军。

      曾经跟着孙传庭,带兵攻打过李自成、张献忠等起义军,最盛名的时候指挥过近千名士兵作战。从16岁入军开始,大大小小的战役也经历过上百回,从未失过手。这是他一生中最荣光和值得骄傲的事情,每每和士兵们谈起,他总免不了一阵感叹,然后嘴角上扬,面露红光地说:“能活到现在,多亏俺老娘菩萨面上多烧了香。”

      崇祯15年,母亲病故。刚赶上他在一次战斗中负伤,樊将军被传庭召唤留职告假,回到自己远在费城的老家。一边为母亲守孝,一边照顾幼女。

      3、

      在老家的日子,虽然没有军营里热闹,但有女儿的膝下围绕,樊将军也并不觉得生活有多单调。他把颓败的院子重新用泥巴和草围了起来,在屋子周边种上了瓜果蔬菜。生活有了气息,人也显得精神。虽然日子过得并不殷实,但也悠然自居。

      费城是个很小的地方,小的只有几十户人家。据说是洪武年间一个姓费的老员外掏钱建的,在村居的百米周边外,垒了一堵高高的夯实土墙,用来防御山上的土匪、强盗,村民们为了感谢他,特取名费城。

      这样一个穷乡僻壤的地方,并没什么好的去处。城里只有一个简陋的小酒馆,还是多年前一个从京城返乡的老头儿开的,这里就成了男人们唯一休闲、娱乐的地方。

      樊将军除了习武、带兵打仗,平生最大的爱好就是嗜酒。

      没事的时候,他就会拿着那把随身携带多年的佩剑,到城头的“王记酒馆”里去,坐在酒馆靠窗的位置,把长剑放到桌上,让店家打一壶烧刀子,再要一盘蚕豆,就这样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慢慢品喝,享受一整个下午的漫长时光。

      樊将军是城里唯一一个带兵打仗、见过世面的人,所以这里的人们都认识他。每天不断的有人变着法的向他打听远方的事,以及各种匪夷所思的问题。朝堂、军营、边陲、战场等等,甚至还有关于京城的官妓与美色。

      樊将军一边品酒,一边像说书人一样认真回答,从没有一丝倦意。男人们在他滔滔不绝的故事里,也仿佛被带到了远方的传奇,沉醉其中。

      4、

      有一天,费城外来了个身着黑色披风,头戴蓑笠的游侠,怀抱长剑,立在风中。提名要向樊将军切磋武艺,一决高下。

      樊将军手持佩剑,从酒馆里被人群簇拥着来到了城门外。

      游侠吩咐旁人把准备好的状元红倒进两个碗里,举碗敬向樊将军,道:“久闻将军随孙大统领征战沙场,心向往之。故今日携带十年的上好佳酿状元红,特来拜会,切磋武学。”说完,一饮而下,摔碗在地。

      樊将军毫无思虑,也举碗将酒一饮而尽后,摔到地上,应声道:“真乃好酒。侠士,请!”

      游侠解去披肩,丢掉蓑笠,拔出手中的剑,做出横切招式,朝樊将军袭来。樊将军伺机腾空一跃,跳到游侠背后,反身背后一掌,游侠一个趔趄差点倒在了地上。人们看到这一幕,都哈哈大笑起来。不过一个回合,游侠便败了。游侠并不气恼,站定,朝樊将军躬身一拜:“叨扰!”转身往东而去。

      樊将军看着游侠的背影,道:“侠士,这是要去往何处?”

      游侠道:“如今家国山河破碎,大丈夫何叹无门,又岂能苟且?投军报国!”

      樊将军心动,想着等老母亲守孝期一过,女儿长大,便回到孙统领军营,继续征战沙场。人群散去,他独自看着游侠的身影,在东方渐行渐远。

      5、

      自此,费城的人更加仰慕樊将军,请他喝酒。人们不再听他讲故事了,请他表演武功绝活、各种轻功。他也不拒绝,每天都会在酒馆门前耍个几下,引众人尽兴,然后窜到房顶独坐着喝别人送他的秋露白,瞅着远方发呆。喝到兴头处,还流出眼泪来。

      有人带着银子和酒,特意跑到樊将军的家里,拜师学艺。都被他一一婉拒。

      县城里的宋大人,爱惜人才,听说孙大统领的部将就住在自己的辖区内,风风火火的带着一队人马和金银首饰,两次来到费城,请樊将军去县里做统将。樊将军以守孝为由拒绝,不为所动。

      他还是每日坐在酒馆里,喝酒、耍武。人们越是高兴,他耍的越是厉害,趁着酒劲,耍起醉拳。把围观的一个群众当作贼兵,三拳两脚把人家打昏了过去。围观众人大喊着:“杀人啦!樊大杀人啦!”一哄而散。衙门硬是把他关在监狱里五花大绑的关了半个月,又被放出来。

      樊将军伤痕累累,浑身乏力,像一只落魄的狗。

      6、


      回到家里,小女儿已经久饿成疾,大病,咳嗽不止,住在婶娘家里。费城没有人会看病,樊将军头也不回地朝十里外的县城跑去请郎中。赶来的郎中,诊断完后,摇了摇头后离开。女儿得的是和他妻子当年一样的肺病绝症,作为大夫已经分身乏术。

      几天后,病情加重,女儿死了。

      下葬女儿后的那晚,樊将军在院子里,在月光下独酌,一杯接着一杯。借着醉意持剑而舞,乱中求稳,剑法随着步调变的越来越快;在黑夜里,剑鞘划过长空、枝叶的声音层层叠起,沉重而悲鸣。不知道舞了多久,他疲惫不堪。最后,伴着一声清脆的长音,樊将军手拄长剑,埋头呻吟,单膝跪地,他心爱多年的剑就此断了。

      天亮时分,五个便衣者闯入樊将军的家中,为首者自称是本县的统将,来领教一下樊将军到底有什么本领,让府衙宋大人如此抬爱。樊将军不为所动,统将挥剑朝樊将军劈来,樊将军猫身躲开,并不还手。几个回合下来,统将身上吃了几个拳脚,自知不胜敌手,便一声令下,几人蜂拥而上。

      毕竟是战场上厮杀的信徒,樊将军什么场合没见过?他挥舞着拳头,在刀光剑影里,左躲右闪,上挥下踢,十几个拳脚下去,五个人都躺倒在地上,忍着疼痛,落荒而逃。樊将军拿出怀中的酒囊,小饮一口,世道变了!兵都可以肆无忌惮的杀兵了。

      7、

      深秋的一天,城外来了一个陌生的骑兵,他给樊将军带来了一封信后,骑马而去。打开纸条,上面写着: 孙督师陕西潼关力战而死,全军覆没,大势已去,请樊将军自重。

      樊将军坐在院子里,嚎啕大哭,最后又泯然大笑。走到屋里,拿出那把断了的长剑,埋在院中,对视良久。

      樊将军更爱喝酒了,整日里衣冠不整,长发散肩,胡子邋遢。他来到城里的酒馆,向店家老头要了一壶烧刀子,一盘蚕豆。有一搭没一搭的喝着。人们围着他议论纷纷,都以为他受女儿的刺激,疯了。他拿着酒壶,推开人群,踉踉跄跄的走到街上,醉意朦胧,左挥又舞起来,边舞边喝的念叨着:“

      诚既勇兮又以武,终刚强兮不可凌。

      身既死兮神以灵,魂魄毅兮为鬼雄。”

      然后倒在街头,沉沉睡去。

      那天之后,人们再也没在酒馆里见过樊将军。那个冬天的费城,也变的格外冷清。

      隐藏内容需要付费才可以看见

      马上购买
    • 0
    • 2
    • 0
    • 0
    • 320
    • 缠缚羊羽一夭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老木状元守望者
      @一夭 你这么一说,我还特意去看了下那篇小说。给老舍比差远了。
    • 1
      一夭秀才
      非常有老舍《断魂枪》的意味!赞?赞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