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的二爷爷

      我的二爷爷

      我的二爷爷出生在湘西的一个小村子里,村子不大,只有十几户人家,村口的那条乡村公路就是出入村子的全部手段了。

      我爷爷去世以后,这里就成了我每年必来的地方,一是来看望我二爷爷,二是我爷爷就葬在后山的半山腰上,那是我们家的祖坟。

      我二爷爷会功夫这一点,我早就知道,早年我们临县出过一个大人物——南北大侠杜心武,他是自然门的第二代掌门,也是同盟会的老人,当过清廷的护卫,更当过孙中山的保镖,号称“民国第一保镖”,所以我们县不少人都学过自然门的功夫,加上湘西土匪如麻,学点功夫傍身也好。

      我二爷爷在当年也是正式入过门的弟子,不过他一直没有提过他师傅的名讳,我也没有问过,只知道是杜心武的弟子,在岳麓山后面的自然门传人石碑上留过名字的,小时候只觉得我二爷爷的功夫没有一点吸引力,没有电视里的内功神奇,后来知道了杜大侠的故事,二爷爷已经没有精力教我功夫了。

      二爷爷现在的身体已经不如前些年硬朗了,平时只能在村子里转转。平时喝点酒,坐在院子里抽口烟,一天的时间就在太阳升起和落下之间悄然划过。每每看到他有些落寞的身影,我就知道,这绝对是个有故事的人。

      县城的形势越来越紧张了,省城回乡的学生们每天都在街上组织表演,号召抗日,但是谁都知道日本人的凶残,厂窖惨案的哭喊声还没散去呢。这可不是被摊派捐钱捐物,而是真正要提着脑袋上战场的。

      县城的李记米铺里一下午才走进了一个客人,那是个十三四岁的少年,壮实的身体一看就知道是个从小练武的。

      “李掌柜,师傅托我来买点米。”陈明武趴在柜台上,递过去一个米袋子。

      “陈娃子,你回去跟你师傅说一说,让杜师傅到乡下避一避,日本人的飞机都到慈利县头顶上了,兵危战凶啊。”掌柜给陈明武装上米,忧心忡忡地说道。

      太师傅在桑梓间还是有些不小的威望,大家都担心日本人会去抓他。

      “太师傅那边说了,凭着斗米观附近的地形,日本人不会也没本事打上来。”陈明武借过米袋,自豪地说道。

      “总归还是要避一避,知道杜师傅住处的人不少咧。”掌柜叹着气说道。 陈明武应了应,离开了米铺。

      县城不少人都收拾东西准备到乡下去避兵乱了,尽管县里的宣传说日本人不会来,但是飞机都把炸弹丢到家门口了,县里的大户如何也不敢多待。 陈明武估摸着,走了这些狗大户,过段时间,街上恐怕也剩不下几个人了。

      回到师傅家里,师傅正在打拳,陈明武知道这个时候是绝不能上前打扰的,索性去厨房放下米 ,回院子里看师傅打拳,师傅的拳法可是连太师傅都说很有几分火候了。

      陈明武羡慕地看着师傅,想着什么时候自己也能有这样一份武功。

      师傅收功站立,半晌才头也不回地说道,“明武,过两天你就回去吧,这里恐怕要打仗了。以后……你也不用回来了,练功上有什么不懂的,去斗米观找你太师傅吧。”

      陈明武愣了愣,喊道,“师傅!”

      师傅摇摇头,转过脸,说道,“厂窖的事,你知道吧。”

      “街上的学生说了,日本人杀了我们好多人。”陈明武听街上有人讲过,日本人为了报复三次长沙会战的失败,在南县厂窖不分青红皂白就杀人,三天杀了好几万人,洞庭湖都被染红了。

      “一群禽兽!倭寇而今已近桑梓,危亡只在累卵之间,此时我断不能明哲保身,你太师傅推荐我去投军,正好73军就在石门附近修整,想来也是用人之际,你也不必替我担心。”师傅摸了摸陈明武的头,接着说道,“你回家以后,切不可疏于练功,知道吗?”

      “是,师傅。”陈明武不自觉地抱住了师傅的腰,他心里难过得很,却知道师傅是去做大事的。

      陈明武不怕日本人,他学过不少的杀招,尽管师傅不许随便用,但是他觉得,对付几个日本兵还是绰绰有余了。

      所以师傅出发以后,他干脆去了斗米观住下,一来保护太师傅,二来等师傅回来,他觉得过几天,师傅就能把这些日本人收拾个干净,然后他就又能回到师傅家里练功了。

      太师傅把陈明武的想法看到眼里,却什么也没有说,他知道,这个少年想的也正是他所期望的。

      日本人的飞机在天上飞过又走了,好几次陈明武都以为它要投弹,但是却什么也没有,陈明武却并没有感到庆幸,因为他能想到,日本人的炸弹不投到这里,也会丢在别的地方,也许在县城,也许在师傅头顶上。

      在斗米观的日子,陈明武听到太师傅跟不少人讨论战事,久了,也知道日本人的厉害,鄂西会战,军民死伤几万人,日本人才死伤不到五千,其中战死的不过一千。

      他也忍不住为师傅担心了起来,这些日本人动起枪来,真是好厉害啊。

      没过多久,北面就传来了消息,73军被日本围歼了,大部向着慈利县溃退了。

      听到这个消息,陈明武甚至顾不得跟太师傅说一声,疯一般地向着县城跑去。

      等陈明武回到县城的时候,县城里的人已经跑光了,只剩下满城的伤员,陈明武跟县里保安队的熟人打听了一下,73军好多人本来都逃到了山里,日本人命令由中国人编成的保安队吹集结号,骗出来好多队伍,两度受创的73军逃到县城的不足13个连队。

      陈明武坐在师傅家的院门口,看着空旷的街道,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 师傅的连队听说被日军围歼在了杨家溪的山沟里,溪水都被染红了,虽然日本也抓了部分俘虏,但是陈明武绝不相信师傅这样铁骨铮铮的好汉也会投降。

      师傅的铁拳可厉害呢。陈明武喃喃自语。

      陈明武在师傅家的院子里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太师傅也坐在院子里,眼神有些憔悴。

      “太师傅……”陈明武一开口,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想来是昨天晚上哭过了。

      “你回家去吧,过几天日本人恐怕就要进城了。”太师傅淡淡地说道。

      “我不回!”陈明武喊道,“我要跟鬼子拼了。”

      太师傅表情笑了笑,说道,“回去吧,别误了性命。”

      “我不怕,我要给师傅报仇。”陈明武说道。

      太师傅沉默了半晌,说道,“报仇?仇太深了……那就留下来吧。”

      陈明武决定留下来给师傅报仇,他发现太师傅也没有离开,陈明武开始只给自己准备了一把柴刀,既然太师傅也没走,陈明武又去了别家拿了一把斧子,太师傅领了陈明武的好意。

      “明武,你家在桑植县下面的村子吧?”太师傅问道。

      “恩,在山里面,从慈利回去要好多天呢。”陈明武说道。

      “哦,你家里还有什么人?”

      “我家里人除了我阿爸阿妈,还有个哥哥,本来还有几个堂叔,跟着贺胡子走了好些年了,村子里也没多少亲戚了。”陈明武有些伤感。

      “哦,当红军了啊。” 说到这里,太师傅似乎有些顾忌,没有继续问下去,陈明武也自觉地闭了口。

      两天后的晚上,日本人果然出现了。

      入城的过程伴随着炮火的轰鸣,即使陈明武已经做好了跟日本人同归于尽的打算,但到头来还是有些害怕,屋顶的灰尘如同瀑布一样落个不停,陈明武怕房子塌了,干脆躲到了院子里。此时太师傅已经一脸平静地站在院子中央了。

      “来了!”太师傅突然开了口,陈明武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只见太师傅一掌拍在院里的砖墙上,砖墙轰然向后倒去。

      陈明武只听墙后一阵乱叫,四五个手脚已经被埋在了砖下,原来几个日本兵正打算从墙外的小路上通过,墙一塌,正好埋在下面,只有一个小矮子躲过一劫。

      对方显然被这突然情况吓坏了,匆忙之间拉了两次枪栓都没拉上,太师傅没有给他第三次机会,一踢脚边的斧子,正好插在小矮子的脑门上。

      陈明武犹豫了一下,上前取回了斧子,擦了擦血迹,恭恭敬敬地递给太师傅。

      太师傅这须臾间夺人性命的手段一下子就把陈明武震住了,这就是南北大侠的手段,太厉害了。

      没等陈明武高兴起来,县城里开始到处冒起火来,街上开始有了一些人开始逃命,这些人本来打算躲在家里,但是火势一起,不得不出来逃命,街上枪声顿时响成一片。

      “太师傅!”陈明武想到这些人上到街面上恐怕很难冲出城去。

      “走,去南边。”太师傅说完就领着陈明武往外走。

      太师傅在县城名气极大,街面上逃命的人看见太师傅纷纷靠上前,其中有几个人甚至招呼起了那些慌忙逃窜的人加入队伍,不短的时间里就来了七八个人。

      太师傅带领众人沿着一条小路走,一行人很快就从南边冲了出来。

      日本人显然没有围城而攻的打算。

      得救的众人纷纷拜谢,然后四散而去,只剩下陈明武跟他太师傅站在县城南边的路上。

      “还要去报仇吗?”太师傅问。

      “要。”陈明武大声应道。

      “日本人看来是要去常德的,你愿意参军的话,可以去那里。你年纪虽然小了点,但是去了的话,他们肯定还是会收。就是你家里不好交代。”

      “我不怕,我还有个哥哥呢。”陈明武说道。

      “你还是留下口信吧,太师傅虽然年纪大了,送封信的本事还是有的。”太师傅笑了笑。

      “诶,那太师傅你就跟我哥说好了,就说我去找师傅了。”

      11月,日军电报。

      常德城守军顽强,我军城市作战受阻,不得不与敌军进行一屋一房之争夺,守军甚至连民众也有参战,一支那少年用柴刀砍伤我多名敢死队员,其后据守一屋,后被我迫击炮拔除,此国民政府民众抵抗之决绝。

      二爷爷摸摸背,我知道,那里又凉得厉害了,赶紧上前把他掺回屋,家里人说了,二爷爷以前被日本人的炮弹打过,现在身体里还有小的弹片,二爷爷也从来不跟我们提伤的事,谁也不知道伤从哪里来,不过二爷爷摸着伤的表情,看上去像是在笑。

    • 0
    • 0
    • 0
    • 450
    • 青子厄尘一夭牧僧词话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