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今日等何日

      今日等何日

      今天我整整睡了一天,从昨儿夜里十二点到中午十二,然后又到了夜里十二点。无暇去揣测时间为何这般精准的叫醒我,我只想继续睡下一个十二点。

      着实是累坏了,一整月在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惶惶不可终日,若是没有这段长睡眠,我绝不会轻易发现自己是如此的疲惫。身体的劳累必然会导致精神的困乏,常有人说,我的身体只有夜晚才属于自己,而我这些日子已经做了好些噩梦了,梦里全是关于工作的刀光血影,这令我感到绝望,这最后一点浪漫也泯灭掉了。睡吧,睡吧,继续睡吧,我这样想,唯有睡觉才能还原一个生物的基本特性了。

      然而天总不遂人愿,且不说不足十二小时又要上班了,就是当下,有人也不曾想放人安歇。隐隐间就有哗啦啦的音乐声,伴随着一串串沙哑的哈哈大笑和突如其来的惊讶声,重复来兮喊着、叫着。近前一看,果然是某位舍友的手机,他已然安睡。世间怪事何其多,竟有人不看手机还睡不着的?我不胜烦忧,自知已难以入睡,只好爬起来做点勉强想做的事,好容易沉浸到创造中去,另一个舍友回来了,大手捧着一台很大的手机,手机音量已然开尽,照样开着诡变多端的抖音,他刚爬上六楼,气喘如牛的还要陪着手机贼兮兮的笑。见人酣睡,他绝没有收敛的意思,笑够了就玩起游戏来,叫嚣着和队友对骂。于是那位奇怪的舍友终于微微的醒了,正当我因为他要恼怒的时候,他却卷起被子蒙了头,睡得满不在乎……

      你不认识我,我也不知道你,你我皆因一点钱财被囚困在这里,带着对现实的不满,相互制约着,折磨着。如果一开始便是这样的不情不愿,怎能奢望日积月累后的明天会更好呢?社会是一部巨大的机器,人在里面充当一颗颗的螺丝,没有人在意哪颗生锈或松动,只要机器照常运作,天大的事都不是事。一颗螺丝的问题不是问题,大部分螺丝都有问题也不是问题,工厂显然属于后者,身处其中,我无时无刻不感觉错综复杂,机构繁乱,程序臃肿,流程拖沓,一环扣一环的使一件原本很容易解决的事,被各种各样的人和制度牵绊着,变得困难重重,糟心窝肺。所以劳累绝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更多的是精神的浪费与损耗。

      而今秋风起了,霜雨寒了,冬天也就来了。万物进入了蜷缩衰败的季节,为着下一个春天而休养生息,那副昏沉懒洋的样子,很有一番惆怅。人类固然也是如此,可人总是要赚钱,这里更不例外了,领导们成天跟打了鸡血似的,叫着、喊着、恨铁不成钢的骂着,要奋斗,要成绩,要进步!以上位者的姿态鞭策着劳苦受冻的卑微大众,蹦跶毕了还要说许多你们不行自己多么了不得的话,着实够令人无语的。

      我是一个生性散漫的人,怎么也看不惯这种种约束。我想我未来是林风眠,是枫林主人,可我现在是骆驼,是祥子,为着俗恶的钱银,苦度这二两春秋。我该庆幸自己的牵绊不多,呆在这里的时间不必太长,不然想想,都要累死人。但这份煎熬与麻木,还是不由了使我长叹一句:

      呵——好漫长的岁月呀。

      人总是不自觉的向前看,越是长大看得越前,大多数人都为了十年二十年乃至三十年后的事努力着。我觉得那样太长了,并且不值当,我只等一个来日。来日我将读书,我将写作,我将抚琴,我将撑一支船篙向海的深处去,我将掷一只石子到天的尽头,我将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所以,今日你快些走罢,有一个睡不醒的梦,等着我去作呢。

      广东·惠州
    • 1
    • 0
    • 0
    • 225
    • 梁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