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烟花易冷——读《钗头凤》

      烟花易冷——读《钗头凤》

      钗头凤·红酥手 宋 陆游

      红酥手,黄縢酒,满城春色宫墙柳。

      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

      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钗头凤·世情薄 宋 唐婉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阑。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

      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这世间的浇漓,怕是爱过、恨过、欢喜过、受伤过方才明了。

      年少读放翁词句,最喜“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一句;了了十四字,数点笔墨,竟把那铁骨铮铮的豪侠风范,蹉跎岁月的家国情怀,刻画的淋漓尽致。而后再读这首《钗头凤》,忽觉得这“铁马冰河”,哪是什么沦丧的大宋江山,分明就是那缱绻于心底,萦绕于梦魂,隽永成一生遗恨的人儿。如那句不知出处却流行很久话: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是你,冰河也是你。

      老来多相忘,唯不忘相思。

      我曾看过这样的话,“喝醉了才知道你最爱谁,生病了才知道谁最爱你”;所以,我终究疑惑,病榻之上的放翁,心心念念的到底是破碎的山河故土,还是那纠缠数十年,由红尘相守,变为泪眼相看的——那个她。

      细读宋词,总觉得那字里行间的悲伤情绪,要高出喜悦许多。且不说刘三辩一句“今宵酒醒何处,杨柳岸晓风残月”传颂了多少个千古,单单易安居士的“人比黄花瘦”,也许就能再哭倒几个盛世王朝。

      当那些执念中以为一辈子只会壮烈激荡,一辈子不会有哀伤的词人,写出“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这种句子的时候,忽才明白那些真正让人落泪的,不是生死,而是情爱。

      也许此刻,你就站在我的眼前、就存在于我的脑海;可归去时,却只有我孤身一人。

      正如不是所有童话都必须是一个美好的结局。

      陆游,唐婉,终究成了两条相交线,在一点汇合,再渐行渐远。两个喜文爱字的人在一起,是前世修得了多大的缘分?可是分离,也仅仅只需一纸休书而已。相敬如宾的三年,却始终抵不过世俗的偏见和人心的叵测。那个时候,封建礼教的桎梏,碾碎了多少对恩爱碧人;就算是陆放翁这般,也逃不过三纲五常的束缚。

      或许吧,为了不背负世俗骂名,为了看不见摸不着的“孝道”;母令与良人之间,他终究还是选择了前者。临别时,唐婉送予他一盆海棠作纪念,并说这是“断肠红”,可他却说那是“相思红”。而从此,相思也不过是相思了。那封休书,早已明示了所有的结局,所有人都看得真切;唯独诗人看不明白。其母本意怕他贪恋情爱,荒废仕途;以唐婉三年无后为由,逼其休妻。可到头来,放翁的仕途不过和他的爱情一样,不得善终。

      在那个时代,朝政由当朝宰相秦桧把持;他赴京不久,就遭到秦桧的嫉恨。后在礼部会试时,秦桧硬是借故将陆游的试卷剔除,使得他的仕途一路都荆棘满地。官场失意之后,诗人又返回了故乡。

      人生最怕不过如此——身无长物,风景依旧,人面已新。

      村上春树曾说过,“人生就像一座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也许是上天刻意安排,又或者命运有意作弄。沈院之中,在他们分别十年之后,又再次相遇;而彼时,陆游有了新任妻子王式,而唐婉也再嫁于同郡士人赵士程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也许,在彼此的眼中,他们始终是如初见时那般明媚的;尽管岁月拉枯催朽般,撕裂了年少的容颜,尽管眉宇间的英气,早丢失在荒凉的岁月之中;可他们始终知道,那笃定的眼眸中,藏着对于彼此,永远不会消逝的爱。只是,曾经的初遇时的一地繁花,如今也随光阴陨落下,变为满地灰尘。纵有千言万语深埋心底,想对你说;可直到遇见你的那一刻,才知道;所有动人的情话,在你的面前都显得苍白无力,唯有一句“哦,原来你也在这里”。

      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就像那年匆促,刻下永远一起,那样美丽的谣言……

      唐婉离去后,陆游在沈园写下这首著名的《钗头凤》;又一年春年,唐婉带着憧憬再次游历沈园,可这一次除了这首墙壁上的《钗头凤》,却再没遇见那个痴恋的他。于是,带着抱恙的病体和不甘哀怨,唐婉同题《钗头凤》,似乎在诉说这一世再不能续的缘、不能相守的爱和不能解脱的恨。

      再读宋词。

      编辑将两首《钗头凤》放进了一个章节里;读罢,只感觉字字如刀,句句似血,连着心房也跟着字里行间的情绪抽噎。

      忽然想到了Jay《烟花易冷》的词曲意境,太适合这段藏在宋词里的爱情悲剧了。“雨纷纷,旧故里草木深;我听闻,你仍守着孤城;城郊牧笛声,落在那座野村;缘分落地生根是我们……”

      我想起早间一篇文章里有这样一句话:“世间的感情,最遗憾莫过两种:一种是相濡以沫,却厌倦到终老;另一种是相忘于江湖,却怀念到哭泣。”回看放翁这段感情,一个在痴绝中郁郁而终;一个在动荡里失意一世;若不是内心执念与世间羁绊,相守下去,怕不会又一段佳话;只可惜没有如果。

      所以,如果爱请深爱,请战胜一切未知与恐惧,请战胜一切脆弱与敏感;纵然前途未卜,纵然荆棘满路,那么也请带着赤子的热忱与战士的孤勇,死生契阔,与子偕老。

      因为有的人,一转身,便是一辈子。

      江苏·南京
    • 3
    • 2
    • 0
    • 310
    • 让子弹飞老木梁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1
      lpf举人
      @梁霄 我喜欢刘过的一句“欲买桂花同载酒,终不似,少年游”
    • 1
      梁霄贡士我最红
      世事难料。如果论宋词描述情感和感叹时间蹉跎的诗人写的最绝的。个人还是喜欢苏轼的《江城子》。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千里孤坟,无处话凄凉。纵使相逢应不识,尘满面,鬓如霜。夜来幽梦忽还乡,小轩窗,正梳妆。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