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山鬼

      山鬼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萝。——屈原 《九歌•山鬼》

      “这人间,你可曾有过一丝眷念?”青羽伏在我膝上,微微叹息道。我轻抚她如水般流泻而下的长发,半响无言。

      二月时节,角宫山却莫名下起小雨,诸色朦胧。群峰湮没于霡霂,似一头时隐时现的凶兽;那层层山峦,分明是随行走而颤动的兽脊,在眼神恍惚间,触目惊心的可怖;幽涧之下,淩澌淤结,许久听不到那悦耳的流水声;此刻,唯洞府旁苍松枝头之上点点新绿,还有几分早春的生机。

      “如我飞升,也便渡你成仙。”我看着远方起伏山岚,微微低头轻声说道。

      “升仙么?”青羽抬起头盯着我,朱瞳流眄,竟有种说不出的苍凉。“若成仙,你还会这般洒脱么?”她转而侧目,又似自言自语:“大人若是成仙,可还能记得我等小妖?”

      三界之内,角宫山是个很神奇的存在。

      传说如来曾在此渡化千年劫难,并参悟生死成佛。坐立九重天之上的佛祖,感念角宫山之恩,于是便降下佛祗,以此处灵根深厚,许下山石土木、飞鸟走兽皆可为仙的承诺。而我,便是助他们升仙的渡化者,也是掌管角宫山的神。

      但凡神仙灵怪,必有前世之说,诸如佛祖,前世也不过一介凡人。可我,却从不记得我的前世,甚至不记得在这角宫山中生活了多久,只记得山顶的桃花树,开了足有上千回。似乎我的生活也如这棵桃树一般,花开花落,不悲不喜,任凭时光缱绻,我亦如斯。

      当山神的日子虽说清苦,却也难得悠闲;平日里为群妖开坛讲法,偶尔无事便在山中闲逛,和仙友看看景、喝喝酒,日子也不可谓不自在。

      只是,每每眼看着一只只小兽,用百年光景幻化成人形,再用千年成仙飞升;心中或多或少有种说不出的滋味;似不舍,又似惋惜。在脱离生死的龃龉之下,相遇再感受别离,往往是最痛苦的事。而这种无人长陪的孤独,便成了永远无法摆脱的天谴。

      菩萨说,这是你的命。

      我问,何为命?

      她默然不语,只是捻起玉净瓶中柳枝,缓缓挥洒些许甘霖;瞬间,山中草木拔地而起,百花萦绕。“往后,角宫山的春天会比寻常地方来的早,也走的晚。”她微笑着,笑容背后似乎藏了什么不愿与我提及的秘密。

      遇见青羽的时候,是在一个大雪封山的寒冬。

      那时正逢荒年,山中食物本就不多,同族相残的事屡见不鲜,更别说临山而居的凡夫俗子了。田地收成不足果腹,依着“靠山吃山”的传统,他们便三五成群地结伴进入角宫山狩猎。山中走兽飞鸟历来与其相安无事,可这次,却引发成了角宫山百年不遇的浩劫。

      与往常一样,我同赤珠子一同巡山。行至山腰,便发现了青羽。那时,她正困于猎者的补兽网,被一众人团团围住,时不时地发出几声凄厉的哀鸣。

      “听声音是青鸾啊?!”赤珠子眉头紧锁;“在角宫山,青鸾是稀罕物,可不能被这群愚民捉了去啊!?”

      “必定得救下!”

      “你要如何救她,以我们法力,出手必殃及无辜;佛祖可说过,我们若伤人性命,那千年的修为定付之一炬啊!”我正欲上前,赤珠子一把拉住我,低声道。

      “管不了那么多了,见机行事吧。”说完,我便踏雪而起,以手为剑,一道伶俐掌风挥过;瞬间,那群人的刀枪齐刷刷地断落一地。“你们是何人,为何阻拦我们?!”在夹杂着愤怒和恐惧的吼叫声中,我俩已经破了那捕兽网,挡在了众人面前。

      “各位,请听我一言;万物有灵,何需为图自己一时食欲,而伤他物性命?”未等我开口,赤珠子先拱手一拜,转而缓缓说道。

      “你说得轻巧,不杀它,我老婆孩子就得饿死!”

      “家里已经好几天无米下锅了,你们就当做善事,赶紧让开吧!”

      趁这群人七嘴八舌的功夫,我已将奄奄一息的青鸾救出。

      “他们是和我们抢猎物的!”“对,他们就是和我们抢猎物的!”人群中忽然有人大吼一声,随即众人纷纷附和。

      “无知鼠辈!”听他们这么一喊,原本还和颜悦色的赤珠子,忽而暴怒,他本就自觉得修仙之辈要高出凡人许多,这话让他倍感侮辱。“我辈乃此山中之神,采日月精气为食,怎能与尔等茹毛饮血的愚民想起并论?!如若不是看这荒年灾月,尔等擅闯角宫山,又诱捕吾辈同族,必不手下留情!”可众人并不听他辩驳,只是一个劲地叫骂,且越骂越难听。

      “赤兄,别跟他们一般见识,我们还是赶紧回去,这青鸾伤的不轻,再拖下去怕性命不保啊!”

      我刚说完,忽然一道白光从腋下飞过,紧接着一股钻心的疼痛随血脉涌上全身。我低头一看,一柄明晃晃的猎叉,已刺入腹下,鲜血顺着长柄流了一地。

      “山君!!!”赤珠子大叫一声,我正欲出手阻拦,他已现了原形,化成一条身长数十丈的赤色大蟒,吐着红信,冲着人群张开血盆大口。

      “妖怪啊!!!”众人见状,也顾不得许多,哭喊着作鸟兽散,只留下一地狼藉;定睛一看,那也只不过是一堆破旧农具刀叉而已。

      “哎,你又是何苦现形吓唬他们”我叹息道,“往后,怕是这山上要起更多纷争了。”

      “你为何不用仙法护体?”赤珠子一边帮我疗伤,一边问道。“你那一掌,似乎也没使全力啊……”

      “我也不知为何”我苦笑道。“一来是怕伤及无辜,折了道行;二来以为凭咱俩这般样貌,有见地者自然敬而远之;不曾想,这群凡人还真是……”

      “无辜?”听我这么一说,赤珠子转而怒目,“诸恶之中,妄杀为最盛,那群愚民怎配无辜二字?!”

      “他们不也和这山中百兽一样,也只是求个安生。荒年之下,冒雪进山已实属不易,如若再被我等伤了,你叫那一家老小如何过活着?”我看了一眼,已经痊愈的伤口,笑着说道。

      “菩萨说,一众地仙中你最有佛性,今日看来,果真不假!”赤珠子也笑道。

      赤珠子的治愈灵力确实了得,经他之手治愈,我腹上竟看不出一点受伤的痕迹。见我伤势已痊愈,他伸了个懒腰,随即为我披上长衫。正欲离去之时,我连忙叫住:“还得劳烦你,去为那小青鸾疗伤。”我边穿衣服,一边说道。

      “哈哈哈,光顾着你了,倒是把那只小青鸾忘记了,那烦恼你带路了!”

      我俩一前一后,往洞府纵深处走去。这洞府此前便是如来修行的地方,自他成佛以后,便荒废了。菩萨将此地许于我,说是可借佛祖残留的灵气修行,也不知是真是假。

      “这过了许久,不知它是否有性命之……”话未说完,眼前一幕着实吓我一跳。

      只见石床之上,哪有什么青鸾,分明昏睡着一个一丝不挂的少女。

      “这…”看见这一幕,我连忙转过身,面对着赤珠子,“这怎么回事?!”

      他倒是淡定自若,嘴角露出一丝窃笑,“山君难道不知,青鸾此物,及笄之年自可幻化人型?!”他一边说,一边走近,脱下衣衫轻轻盖在少女身上。

      “山君刚才脸色忽而红润,是怎么回事?”戏谑之间,尽是嘲讽。

      “我…你不赶紧看她伤势如何,还有空跟我逗乐?!”

      “山君大可放心,从进来之时,我就审视她许久,发现她伤势已自愈完全,大可不必担忧了!”

      “这般…最好…”正在我无处掩饰尴尬之时,小青鸾醒了过来。

      她低头看了一眼披在身上的衣衫,又环视四周许久,才从牙缝中挤几个字“是你们救了我?”

      “何止是救了你,这位山居大人,还因此受伤了!”赤珠子在旁,添油加醋地一番胡说,把本不惊心动魄的场面,粉饰的荡气回肠,仿佛万年前的三界大战一般。任凭我怎么拉他衣袖,他就是置之不理。

      “大概情况就如我所说,这位就是救你的青山君,至于我…”

      话音未落,小青鸾一个翻身下床,扑通一声跪地叩首:“救命之恩,青羽无以为报,愿跟随山君大人左右,一生侍奉大人!”

      “这…”她这一跪,顿时让我荒了手脚,不知如何是好。

      “山君,我看这只青鸾与你有缘,你就当收了个徒弟吧,也是功德一件!”见我愣在原地,赤珠子连忙上前扶起小青鸾。“以后你就跟随我们修行问道,来日定会升级仙班。”

      小青鸾看着赤珠子,眨巴眨巴眼睛,“青羽不求升仙,只求一生一世陪在山君大人左右!”听她说完,赤珠子大笑不止,“山君,你的魅力可真不小!”

      拜师之日,赤珠子召来了一众妖魔,连天界也派下使者前来祝贺,这让我甚是不解。赤珠子却说,大概是你千年未有收徒吧,毕竟你曾是佛祖嫡传的大弟子。“我是佛祖的弟子?”听他这话,我更加疑惑。可他似乎意识到自己说错了什么,忙岔开话题敷衍过去了。

      入夜之后,佛祖托菩萨给我送来了一份礼物,是他额上大鹏羽毛编织的金翅羽衣。可我并没有太多惊喜。

      “我感觉赤珠子有事瞒我…”洞府外,我看着金灿灿的羽衣,说道。

      “仙和人是一样的,众生皆有秘密”菩萨双手合十,口念阿弥陀佛;“你看这角宫山的万物,哪个又没有秘密呢?”

      “大士,你有秘密吗?”我问。

      “我有、佛祖也有,你也有,只是有些秘密,需要你自己发现,自己参悟;也许,那些秘密本身就是你需渡得劫…”

      她说了很多,又似乎什么也没说。忽然想起今日拜师宴散去,酒醉的赤珠子跟我说的话。

      “看不透,是上神于凡间最大的恩赐…”

      他们说得话都好深奥,让我感觉需要修炼的不是这些山中的飞禽走兽,而是我自己。

      临行前,菩萨叮嘱佛祖所赠羽衣是专门给小青羽的,可避祸消灾,治愈百病;若是我等穿上反而会折损功力。她说得好像怕我私自藏起一样,可她不知道么,以我的修为根本无需这等宝物护身了。

      青羽拿到宝物后,出乎意料的平静。

      “得了这宝贝怎么不开心啊?”我慢死疑惑。

      “说上开心与不开心,只是感觉这羽衣似乎曾在梦中见过,有些熟络,便也没有太多的惊喜了。”

      “哦,这样啊…”我默然,连自己的徒弟,似乎也有秘密。

      “山君大人,要不你穿吧!”还未上身,她便直接递给了我。

      “这是佛祖许你的礼物,再说我也并不需要啊!”我笑着摸摸她的头,“还有,以后别再叫我什么大人,大人的了,叫我师傅就行了!”

      “遵命,山君大人!”

      物换星移,冬去春来。

      青羽渐渐长大,转眼就成了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可她还是一如既往地不叫我师傅,只唤作“山君大人”,这让我头疼不已。

      赤珠子说,你习惯不就好了,反正他早已习惯了。甚至,有些场合竟和青羽一起叫我“大人”,“你的修为比我长了千年,她叫也就罢了;你叫我大人,是不是不合适啊?!”一次喝酒,我忽然说道。

      “我也不想,谁让你沾佛祖的光呢?”他似乎喝醉了,开始口不遮掩。“你可是佛祖席下大弟子转世,我等凡胎,怎能不敬?”不知是嘲笑还是无奈,可是他不知这无意间的一句,却触动了我多年未解的心结。

      “大弟子?你倒是说仔细了!”

      “没什么说的,具体我也不记得,只是知道你万年前有触犯天条,来转世来此受罚;至于回不回得去,看你自己悟性了…”他呡了一大口酒,娓娓道来。

      “那你可知我所犯何错?!”我追问道,可一转脸,赤珠子竟已昏睡过去,任凭我左右摇晃,也全然不起。真不知他是真醉还是装醉。

      费了好大力气,我和青羽才把这厮抬回洞府中。等我们再出来,夜已过半,天光大亮。 “大人,你看,好美啊!”青羽指着远方的群山,欢笑着对我叫嚷。

      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望去,只见橘色的阳光,从山涧之中一点点渗出,俊秀的山峰被镀了一层金黄的边;随着太阳升高,那层金黄越发发浓郁深厚,转而把整座山都染成了耀眼的金色。

      “真的好美!”我赞叹到。

      “大人,你说天界有这样的景色吗?”

      “不知道。”我转过头看着她,半响笑着说“说不定更美吧,要不然为什么众生都想得到飞升呢?”

      “我不想…”

      “那你想要什么呢?”听她所言,我笑着问道。

      “我就想和大人一直这样,看看朝阳、看看月亮,一直不分开…”

      我伸出手,想去摸摸她的头,可忽然意识到眼前的姑娘,已经不是之前的小女孩了,转而又把手缩了回来。

      “修炼飞升,是此山中万物的宿命;三界之中,除了生老病死,没有能逃得过的。”

      “大人,那你的宿命又是什么?”

      我无言以对。

      我的宿命,我自己又如何知道?

      劫难,毫无征兆地来了。

      自那日在一群农人手中救青羽,山中妖物的传说便不易而走。不曾想,这空穴来风的消息竟会惊动一朝人主。又是一年寒冬降至,角宫山没有等来如往昔的连天飞雪,却等来一众官兵。数万之众,为首的却是个道人,据说能呼风唤雨、撒豆成兵。皇帝遣他统领众将,奉旨捉妖。

      “这次,怕是不想动手都不行了!”大战之前,赤珠子最后一次找我喝酒。望着山下点点营火,我毫无兴趣。

      “论文韬武略、攻城拔寨,咱肯定不得行,但论仙术神法,又何惧他那几万愚众?”赤珠子一如既往的自信。

      “可是,万一他们用火攻,就算我等有仙法护体,还有众多未曾修行的鸟兽走卒,你叫他们怎么办?!”我有些嗔怒,“一旦开战,彼时两败俱伤的局面,说不定毁了这角宫山也难说?!”

      “那只有让山中百兽先逃往安全的地方了?!”

      “这方圆百里,就这么一座角宫山,你让他们往哪儿逃?!”

      “战又不战,逃又不逃,你说要如何?!”听完我一席话,赤珠子摔掉酒壶,猛地站起怒斥道。

      “只能到那九重天之上,去求菩萨了。”

       

      “你说得轻巧,九重天之上,你来去最少数日有余,等你求来菩萨,这角宫山怕是早已成为一片焦土了!”

      正在我俩争执之时,青羽忽然走了过来,她缓缓跪下,拱手拜道。

      “两位大人,此事因我而起,两位只要将我打回原型,再双手奉上我的尸首,把戕害农人一责尽数推到我身上,我想那皇帝应该能放下屠戮之心,放过角宫山…”

      “绝不可以!”她未说完, 我已站起身。

      “你是我的弟子,为师不可能以你性命换一山安慰!”

      “可是…”

      “没有可是,”赤珠子也站了起来,抢先说道。“青羽,你去通知其他众妖,让他们先往深山里躲避,我和山居先行一步阻敌!”

      “我…”此时,青羽已傻在了原地,她直愣愣地看着我,转而又看了一眼赤珠子,不知如何是好。

      “赶紧去吧,为师自有办法!”我微笑着,伸出手摸了摸青羽的头。

      “师傅……”在离开的刹那,青羽忽然转身冲我喊道“青羽等你回来,助我成仙!”那半是啜泣半是颤抖,黑夜中我看不清她的面容,只是恍然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角宫山下,无数火把林立。

      “迦叶,你还是来了啊!”坐于马上之人,冲着我阴阳怪气的吼道。“多年不见,你竟这般落魄了!”

      “你是何人,为何叫我迦叶!”无比惊诧。

      那人却不回答,只是一个劲地窃笑。赤珠子拍了拍我,“山君,集中精力,千万别中了这妖人的道了!”

      “我是妖人?!”那人似乎听到了赤珠子和我的对话。“那你怎么不告诉他,他怎么由如来大弟子,变成现在这山中之鬼的?”

      听他这么一说,我转头疑惑地看着赤珠子,可他目光躲闪,不敢正眼看我。还没等我发问,赤珠子竟先一步冲向来人,“妖道,看我这招!”只见他高举右手以掌为剑,用尽全力,劈出一道凌光。

      马上之人轻蔑一笑,“凭你一条给如来看家护院的狗,也敢于我叫板。”说时迟那是快,来人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忽而周身千丈金光护体,竟将赤珠子那道凛冽的掌风,化于虚无。

      “这…罗汉印?!”赤珠子大叫一声,“你如何会罗汉印?!”

      “还不止这个!”说完,那道人遂然出掌,只此一击,便将赤珠子打飞数十丈,而他却没动半步。

      “降魔掌!”赤珠子一口献血喷涌而出,“你是何人,为何会诸佛招式?!”

      “这个问题,你也没必要知道了!”话音未落,来人“嗖”的一声,从马上腾空而起,扑向赤珠子“去问那些地狱的亡魂吧!”

      说时迟那时快,我一个箭步挡在赤珠子面前,左手持拳,右手为掌,双臂交叉挡下来人这致命一击。

      “哟,不曾想万年过去,迦叶你的功力竟不曾退步啊!”来人落招收式,轻轻地掸了掸衣袖上的尘土。

      “如来老儿还是偏心,万年前不曾教我的,却教了你!”他说完便大笑起来。“不过今天,你俩谁也别想全身而退!”

      我将赤珠子扶到一旁,独自面对眼前强敌。“山君,”身后受伤的赤珠子似乎有话要说,可吱吱呜呜的,最后却又哑然。“没事,我知道你有难言之隐,有什么话等打败这厮,回去再说。”我微笑着,转而怒目眼前之敌。“所有的疑问,等我把你打趴下,自然就知道了。”

      火光、鲜血,眼前的一切不知什么时候,都变成了红色。

      “赤珠子、赤珠子!”我强撑着站起,望着倒在一旁的赤珠子,连喊叫几声,此刻他连答应的力气都没有了。

      “万年前你斗不过我,这万年以后你依然斗不过我!”面前的敌人忽然仰天狂笑,笑着笑着,竟开始指天大骂,“如来,看到了吧,这就是你的大弟子,当年你为何不选我,为何!”

      谁曾想到,我和赤珠子合力,竟然不能胜眼前人半分,甚至不能伤他丝毫。

      “迦叶,你和赤须的死期已到,有什么遗言吗?”他玩弄这手中的降魔杵,嬉笑着问。

      我无言,身体的最后一丝力气,只能勉强让自己不倒下去。

      “那我就让你四个明白!”

      见我没有回答,他嬉皮笑脸地开始自说自话。“你肯定疑惑,为什么我叫你迦叶吧?万年前的三界大战,听说过吧;青帝不满天庭法则,率众妖作乱,最后被如来平定!”他来回踱步,忽而将手将指向我,怒吼道。

      “而你——迦叶,就是我们失败的原因!你先假意投降,遂而诱惑青帝,将我们的计划整盘拖出,直接最终大战青帝惨败,落个魂飞魄散;今天,报仇雪恨的时候到了!”

      说完,他高举降魔杵,“受死吧,迦叶!”

      忽然,眼前一道金光划过,只听“噔唥”一声,降魔杵连同此人被震飞数十丈远。

      定睛一看,竟是青羽。她为我挡下了那致命一击。

      “如来连金羽衣也还给你了?!”趴在地上的他,似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哼,你有什么资格拿着青帝的圣物!”他挣扎着站了起来,一边喘气一边怪叫道:“你有什么资格将青帝的圣物赠给一个小妖!”

      “师傅、师傅”而此刻我的耳边,只剩下青羽的哭喊。

      “你怎么来了!快逃,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我踉跄着喊道。

      “不,我要陪着师傅,就算死也要陪着师傅一起死!”说罢,她脱下金羽衣,囫囵地披在我的身上,转而捡起一个士兵落在地上的长剑,直面妖道。

      “我不准你伤害我师傅!”

      “你是什么东西,也陪挡我!”妖道怪叫一声,拔出腰间宝剑,举剑刺向青羽。而她,却不躲闪,直挺挺地迎了上去!

      “青羽!”我大喊着想冲过去护住青羽,可是刚迈出半步,身体就不听使唤地倒在了地上。

      就在那柄长剑即将刺穿青羽身体的刹那,她眼中朱色瞳仁竟变成金色;突然,她张开手臂,以一个迎接的姿势扑向那妖道。须臾间,她身上迸发出万道红光,那红光如漫天的晚霞,吞没了一切,随即那瘦弱的身躯蜕变成一只百丈之高的五彩青鸾,它张开双翅,嘶吼着,咆哮着,似乎有着毁灭一切的千钧之力。

      “青帝,青帝!”眼见这般景象,那妖道竟直挺挺地跪下,口中哆嗦着叫道。

      “青帝,是青帝啊!”

      十一

      “迦叶,迦叶!”耳边响起银铃般的呼唤。可是,这名字是我么?

      “你醒了吗,陪我去看花吧?”

      “你看春天来了,凡间一定美极了!”

      “迦叶,我们一起下凡可好,当个普普通通的凡人,你耕田我织布,就这么过一辈子……”

      “迦叶,迦叶…”

      ……

      “小青!”我猛地坐起,眼前本已模糊的身影,此刻却消失全无。

      “阿弥陀佛,青山君,你醒了!”循声望去,却看见了菩萨。

      “青羽,青羽…青羽怎么样了?”我焦急地问道。

      “你放心,她只是灵力失控,只是一时昏迷,并无大碍。”菩萨双手合十,口念阿弥陀佛,“我见这金羽衣穿在你身,相比你是都知道了!”

      我默然点头,而此时站在菩萨身后的赤珠子,此刻却一言不发,只是叹气。

      “青帝本是戴罪之身,佛祖慈悲,念她心存善意,只是抹去了她万年的修为,却不想此次因为你而复得原本仙体,怕日后三界又要历经磨难了。”菩萨轻叹道。

      “敢问佛祖如何定夺?”半响无言的赤珠子,忽然开口问道。

      “毁掉真身,与作乱的妖道魔迦一起入阿鼻地狱受罚。”

      听菩萨此言,我大惊,连忙起身跪地。

      “我佛慈悲,我愿用这千年修为换她自由之身,不知可否?!”

      “你眼见劫数渡尽,即可回归九天,这么做,可值得?”

      “有什么值不值得的,”我笑了,“她曾为我历经两次劫难,我以一世换她一世,也算两不相欠了吧!”听我此言,菩萨正要再说什么,被我伸手阻止。

      “您说过,这是我的命……”

      十二

      又是一个初春。

      青羽伏在我的膝上,盯着远处的山峦问道:“师傅,你几时离开?”

      “明日。”

      “我们还能再相见吗?”

      “有缘一定能再见的。”

      此间,小雨淅淅沥沥地洒下,湿润了角宫山的万物,也似乎湿润了我的心。

      “师傅,你成仙了,还会记得我么?”她忽然抬起头,盯着我;那如炬的目光,让人心碎。我故意回避她似坑求地目光,只是看着远方沉浸于细雨中的山岚。

      “如我飞升,一定度你成仙……”

      尾声

      九重天之上。

      青帝拜别如来,乘着九头彩凤牵引的华车,返回自己的府邸。

      “真不明白,为什么佛祖让你给一个凡人当师傅。”身边的婢女一脸怒气,“他也太小瞧咱青帝的尊望了吧?!”另一旁的婢女也随声符合,“应该到孔雀大明王那里去告那老儿一状!”

      青帝并不在意婢女的无礼言行,只是把玩着手中的金翅羽衣。“你们说,这个凡人是男娃还是女娃呢?”

      “陛下,是喜欢男娃还是女娃?”

      “来个男娃最好,宫中阴气太盛,需些阳气调和。”

      等众人返回,如来差遣送人的弟子已经在宫门等候了。

      “青帝有礼,佛祖遣我们来送人,”说话的小沙弥双手合十拜道,说罢从一众和尚中,领出了个眉清目秀的男孩。

      “他便是佛祖跳远的孩子!”

      青帝从车中抬眼望去,只见男孩却生生地走出人群,小手还紧拽着小沙弥的袈裟不放。

      “上前我看!”青帝微笑着朝男孩挥手,脑中久封的记忆,却早已翻江倒海。

      “你叫何名?”

      “回青帝大人,我叫青山。”男孩垂着头,低声说道。

      青帝大笑,可无人察觉,有一丝冰凉的泪水,从她眼睑处划过,慢慢滴落于手中的金翅羽衣。她缓缓掀起车帘,款步走下;莲足点地处,忽而有芙蓉千多盛开,触目惊心地美。

      “足下生莲,吉兆啊,怕是这孩子跟青帝有缘。”一旁的侍女,轻声嘀咕着。

      青帝走进近男孩,伸手抚摸他如水般流泻而下的长发,喃喃道:“以后我就是你师傅,教你修炼升仙,可好?”

      “遵命,青帝大人…..”

      江苏·南京
    • 3
    • 3
    • 0
    • 350
    • 梁霄TA们征文君羊羽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羊羽贡士天天想上
      读的过程中,脑子里想的是动漫《雾山五行》的场景,尤其是打斗部分,有点画面感了。故事还不错,让我对“青鸾”这只上古神兽,有了更深的了解。另外,错别字确实挺多的。 [s-2-40]
    • 0
      老木状元守望者
      故事写的还可以,正常发挥了属于是,错别字一如既往的多。所以,写完还是记得要通读。
    • 0
      梁霄贡士我最红
      轮回劫。古声古色,很切题。 [s-2-78]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