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黑猫

      黑猫

      有人说,看见黑猫是凶兆。

      现在的我们,正彼此对视,它安静着,我已然,夜已然。

      无需言语的交流,倒像多年的密友,陌生而熟悉——本来两个互相排斥的词语,此刻竟能如此恰到好处的融合在了一起。

      夜色中,我看不见它的轮廓;只有如炬的眼睛,闪烁着摄人魂魄的绿光。我是怎几时发现它的?连我自己也说不清楚,可能在夜行生物的世界里,它发现你会早于你发现它。

      时间接近午夜,夜风正浓,凉意丝丝入心 。独自枯坐在静谧的小区楼下,如独处于无人的荒野,举目四望,黑暗连接着模糊的大地,你渴望的万家灯火再也温暖不了冰封的内心,只有刻意排列整齐的路灯,才能稍微缓解一下,那来自黑夜的恐惧;月色如水,银白的光,让原本渐冷的世界更显凄绝。万籁俱静,偶尔从阴影里钻出几声夏虫的鸣叫,刺得耳膜,隐隐作痛。那声音如一首隐约响起的歌,拨动心弦,惊扰梦境。不经意间,你还能感觉到蚊虫叮咬的痛痒感,本已繁盛的时节,它们还不愿隐身于葳蕤草木间,偏安一隅炙热过境后的畅快,可见造化弄人。人类自以为强悍的存在,却还是惧怕这些藏于暗夜里的小吸血鬼。

      恍然间,一抹比黑夜更黑的剪影,擦身而过。幽绿色的眸仁似黑暗中的精灵,跳跃的,蹦跑着,再以一个思考者的姿态驻足、凝望,随夏夜雕琢成凝固的姿态。顺着昏黄的路灯,我才看清——黑猫。它就停在离我不远的地方,通体散发着鬼魅气息。

      我被这个小家伙吸引了,呆呆的看着它,好像审视着一个同命相怜的人,一个知己,一个故人。这样的凝视,仿佛穿过沧海桑田,穿过亘古岁月,穿过刀光剑影——只是为了这一刻的不期而遇;它也凝视着我,以一个防御者的姿态,高傲的,危险的,恐惧的,邪恶的,下一秒也许就是一场厮杀和逃亡;彼时,时间的长河是静止的,我们彼此保持着克制,可眼神之间,早已杀意肆起,因为逃跑与追逐只在一念之间。

      不多时,它还是坐了下来,开始舔舐着脚掌。可能感觉我没有恶意,不会对它构成威胁;或者以为我也只是暗夜中某种觅食的野兽;本就同类,又有什么可担心的?而最大的可能,是它放弃了,因为疲乏。不知为何,脑海中忽然闪现一句:“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我下意识的摸了摸口袋,发现还有半份早饭剩下的食物,便掏出来,放在离它不远的地上。它倒是警觉,见我有动静,本能的站起来,后退了几步;看我没有更多后续动作,最后还是决定原地坐下,只是那双绿色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我,一刻也没有松懈。

      我很想告诉它,地上的东西可以吃,奈何语言不懂,只能自己先捡起来,做了一个吃的动作。也不知是会意,还是被香味吸引,毕竟野兽的鼻子灵的很;它竟直走了过来,嗅了嗅地上的食物,便开始大快朵颐。趁着这个时候,我尝试着去抚摸它,没曾想它并没有拒绝,任凭我粗糙的手掌游走于那光滑的皮毛之上。吃完了地上的食物,它竟走到我身旁,如撒娇的少女般,蹭我的小腿。我缓缓的抚摸着它的额头,宛如对待自己疼爱的孩子。这样的画面奇怪极了,入夜时分,一人一猫相互偎依;在这样凉意渐浓的时光,也不知会不会温暖那些看见的,没有睡着的人。

      日本传说中,黑猫是鬼怪的化身,看见黑猫是凶兆。管他呢,起码此刻我们彼此都感觉到了温暖,彼此都给对方一个最真实的自己,彼此都交出了一颗无恶意的本心。

      江苏·南京
    • 2
    • 2
    • 0
    • 266
    • 羊羽老木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老木状元守望者
      赠送了礼物[鼓掌]
    • 0
      老木状元守望者
      这样描写一只黑猫,很独特的视角,不错。
      在户外,尤其是夜晚,邂逅一只黑色的猫,总会给人一种神奇的说不出的感觉。
      究其原因,可能是各种神秘和传说的加持吧,内心那种敬畏感!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