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星际之旅

      星际之旅

      (上)

      “灵木,看看你他妈都搞的什么鬼!这儿就是从你父亲口中传说的美丽开普勒?FUCK,我看这里就是一个死亡星海……死亡星海!你懂不懂?”驾驶长爱德华一边拍打着完全失控的操控台,一边指着屏幕上的系外星空让我看。这位来自美国的顶级宇航员,已经完全失去了理智。

      “但我敢肯定,开普勒就隐匿在这附近的其中一颗。爱德,你要相信我!”我坚定的作出回答。

      “相信你顶个屁用!现在连在哪里都不清楚。他妈的都等着成为太空垃圾吧!”

      “我相信你,灵木。可我们需要的是具体位置和定位,而不是你父亲的片面之词。我们用了5年的时间来到这里,对于人类而言,这只是一次探险。可对于我们而言,这是一次生命的选择,我们谁都没有理由再去浪费时间消耗它了。”生活助理美智子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笑着说,“镇定下来,再认真观察一下吧!”

      坐在副驾驶舱里,我认真的观察着屏幕,一边搜寻开普勒星球,一边努力的和地球总部寻求联系。眼泪不由自主的就落了下来。

      浩瀚太空,星云密布,窗外动感的空间随着飞船的航行轨迹,变得越来越暗。

      屏幕上显示,我们所驾驶的“吉卜力”飞船已经沿着既定轨道远离了太阳系,这也就意味着我们穿越了指定的安全线,驶入危险区域。辐射信号上的指控灯,像心跳一样不停的闪烁和秒速增长。很快,由于空间失衡,气压的冲击,屏幕上失去与地球总部的联系,信号中断,我们像无头苍蝇一样,混沌的闯入系外星河。

      进入23世纪以来,随着人类生活的快速发展和不断需求,地球上的生存环境和可再生能源已经趋近见底,到了不可挽回的地步。于是,很多国家不得不深刻的面临沉思和各项拯救措施。最后经过商议,由联合国向世界各国发起了一项公函:一起寻找新的家园。由此,地球上开始了一次空前盛大的外星球探索征程。很多主流国家,开始动用自己的科技力量和团队,自主研发了各式各样的航行工具,飞往外太空,就是为了能够第一个获得外星球的发现和首选入驻开发能力。

      所以,每年有越来越多的飞船从地球起飞,穿越大气层,前往太空。他们大多来自世界各地官方或民间组成的探险研发小组。有媒体描述那个时代,人们站在楼顶几乎每天都能目睹如流星般的飞船在一端起飞,在另一端坠落后烟雾缭绕蘑菇云的景象。在世纪的前五十年里,全球为此探险先后成功驶往外太空的船只总数为385只,成功返航185只,太空遇难110只,至今下落不明90只,为此伤亡的宇航员高达300人,约消耗总花费6850亿美元,全球经济增长连续倒退20年。然而,除了捕风捉影和各种传说,探索的结果却始终没有什么实质性进展。

      到了2256年,联合国航空总部用尽全力,耗时十年,动用全球最先进的科技能力,把“吉卜力”号送入了外太空。此时,他们已经没有太多的时间和经历去玩物丧志了,所以,吉卜力就成为人类未来几十年里最后一次的赌注和对境外文明的好奇成果。飞船一经亮相和问世,便深受关注和热捧,并登上了《时代》杂志封面,被评价为“改写70亿人类生存命运的信鸽”。这一次的目的很简单——找到并登陆传说中太阳系以外的开普勒星球。

      如今,这架被中美日三国鼎力合作研发的“扁平圆”拥有防御一体、能源自足和远距离发射的世界第一飞船,以每小时1200万公里的速度,在渺渺太空里服役了5年零8个月。

      飞船在辐射超强的引力波动下,逆向飞行,我不得不把速度减到最低。爱德华拼命的掌握操控台的平衡度,我坐在副驾驶座上努力的链接大屏幕和地球总部的联系,脑海里闪现的却都是爸爸的神情。

      依稀记得十年前的父亲就是在这片区域和他的队友们驾驶着“猎鹰”号飞船,与黑洞意外撞击导致全机毁灭而丧生的。意外发生前,父亲还录了一段语音,说是找到了开普勒星球,并拍了一张卫星图片,通过电波传给了我。这一次,他的确看到了真实的开普勒,通过定位看到星球上的大片水域,甚至开玩笑说闻到了鸟语花香。他说,他们即将驱船赶往,然而就在一天后意外发生。

      父亲是一位出色的科普作家和宇航员。他曾两次代表中国航天局登陆月球,实地考察和探险。他也是继美国发现开普勒代号群星之后,第一个发现开普勒本原星球的地球人。还为此出了一本学术著作《开普勒的猜想》,来论述他对开普勒星球宜居环境、水源、生物的研究成果。此书一经问世,在科学界引起轰动。人们对开普勒的向往也由此入迷。所以,2245年,国家航天局委派父亲带领几个宇航员驾驶着当时最先进的“猎鹰”号飞船,飞向人类此前从未踏足的太阳系外,寻求开普勒。但谁也没想到,“猎鹰”号在飞离地球到太阳系外星河遨游5年之后,就此毁灭,所有的考察探险瞬间化为乌有。

      而今,十多年过去了,我如愿继承了父亲的遗志,进入联合国航天总部工作继续研究和寻找开普勒星球。带领着四位来自中美日三国的顶尖宇航员,延续此前人类未了的心愿。此时此刻,心里莫名多了一些欣喜,突然感觉自己离父亲是如此的靠近,就好像亲临他当年牺牲的地方一样真实,内心说不出的振奋。

      就在我不停联系地球总部的间隙,飞船顺着气压冲击失衡乱撞的事态渐渐减缓,趋于稳定。辐射信号上的指控灯也随之停止了闪烁和鸣叫,直到下降到1.0。爱德华和其他三位宇航员兴奋的跳了起来。飞船已经顺利越过生死航线的高辐射、气压冲击区域。接下来,我们就发现了几十个大小不一的红矮星,密集的出现在周围,像一排排红色簇拥的亮灯,漂亮极了。

      很快,屏幕上和地球总部取得了联系,6D全副立体宇宙星图画面瞬间展现。我们很清晰的定位搜索到飞船与开普勒所在的位置。就在位于天琴座和天鹅座交界处,检测到一个比地球小1/3的星体闪闪发光,从放大的星图上看:星球像地球一样纹理通透、光源充足。这就是父亲一直畅想的开普勒吗?我翻起上衣口袋里那张父亲曾经传给我的有关开普勒球体的旧图片(后来我把它洗成照片以后,一直放在身上),对比着大屏幕,惊奇无比。

      “你还别说,这放在一起还真的挺像!”爱德华这会儿又高兴的像孩子一样,拍了一下操控台,“哟吼~看来就是它咯!”

      所有人都无法掩盖内心的喜悦。把飞船的速度调至最快的2000万时速,冲向那个美丽的星球——开普勒。

      (中)

      几天后,飞船成功的越过开普勒星球上空周围的大气层,进入云层。

      辐射信号上的指控灯再次闪叫了起来,辐射值60秒内便增长到百位数。大家都能感觉到一股强大的磁场气压冲击着飞船。作为一名专业的宇航员,我们立刻明白了这是一个核辐射受到严重污染的星球,人类是不宜长久居住的。宇航员们还在激烈的争辩着是否登陆星球考察时,强大的引力波瞬时把飞船推向云层下,朝山河湖泊坠去。

      大家在飞船里翻来滚去,在引力的作用下,失去阻力。飞船却以石头垂直落地的速度坠向水域。紧抓座椅的美智子此时朝我喊道:“灵木!快……快去移动方向盘。把握平衡度。”我恍然清醒,用尽力气,站立起来,扑向操控台,双手抓住方向盘和操作柄向下用力拉动固定。整个身体像蛙泳一样,横飘在空中,随着飞船而任意摆动。石破天惊,飞船在离水域一米高的位置,突然扭转顺着水面横飞而过。片刻之后,我们依然惊魂未定,相互看着彼此,面色煞白。

      一望无际的水面上,浑浊不堪,液体的流动,让人看不到尽头,浸满了绿色的青苔植被,一股难闻的化学气味始终萦绕空中。飞船加快了速度穿过这片失去生命力的水域。

      从飞船里远望,星球上多半林木丛生,地表也多以松软的土质和岩石为主。一路平坦,远处云烟缭绕,所到之处宛如一片原始旷野,却又恰似一片死亡之境,悄无声息。飞船在陆面上航行了一百多公里,我们才发现一座岩石堆砌的“城堡”,耸然的屹立在一片陆地上,城堡周围错落有致的环绕着大小不一的破败居家院落和街道。大家抑制不住满脸的惊喜,很意外这里竟有恰似人类居住的城镇和房屋。

      经过商议,我们决定到“城堡”里考察一番,把“吉卜力”停在一片空旷的平地,身为年轻的后备员艾玛留在飞船里与我们保持联系。身为队长的我带领宇航员爱德华、高级特工美智子和地质学家田中村全副武装,带上头盔,背包和工具箱,走进眼前这座神秘、荒凉的城堡。

      宇航员们小心翼翼的穿过房屋街巷,生怕惊动了这里的一草一木。大家用异样的眼光打量着看到的一切:街道旁的房屋,貌似很久没人居住了。不是破败不堪,就是家徒四壁。但院落里摆放的器具,地上散落着奇形怪状的腐蚀性物品,仿佛就在昨日。让我恍惚间有种进入切诺贝利鬼城的错觉。我开始对这里的一切更加好奇,脑海里想象着如此复古的城镇里,曾经会居住着怎样的一群人?

      远处的拐角,突然时不时冒出着一些慵懒灵异的小动物,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盯着我们这群突然到访的天外来客,而后又消失在某个街巷的尽头。看到这里,宇航员们之前紧张的神情,一下子放松不少,相视微笑。

      穿过长长的街巷,城堡威严的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之内,城墙边草木丛生、灰尘叠层,依稀可见城楼上雕刻着“Laputa”几个石刻的某种符号。城门是开着的,我们径直走了进去,城堡里一片寂静祥和,树木参天,像一座深不见边缘的幽深迷宫。

      一路向内,穿过漂亮的花园、可以看到周围精致的建筑群、奇遇石雕的异兽猛禽,五彩斑斓的植被,还有大理石铺就的小路和人工湖。你会下意识的想到欧洲中世纪的古城堡和东方皇家园林。仿佛有人就住在这里,又似乎像沉睡了千年的古迹。我们穿过几个院落,越往前走,城堡就越神秘,一股阴森可怖的气息潜伏四周。如果不是手中辐射表上闪烁灯的持续笛鸣,谁也想象不到这就是一个被遗弃的国度。

      宇航员们都很小心,生怕一举一动都会把扬起的尘土辐射吸进身体里。我们穿过假山水池,迎面而来的就是一栋大厅。美智子惊奇的发现大厅石阶上站着一个1米高的长着一头蓝发的小矮人,背后斜跨一只明晃晃的钢叉。美智子下意识的“啊”出了声。那是一个和我们长相类似的人类,只不过头大脸长,并不十分耐看。他身穿一套亚麻色粗布衣服,两眼放光似的正盯着我们。

      大家被吓住了。没想到这里真的会有某一种人类居住,相互凝视,然后惊讶。

      “你好,我们是从……”还是美智子灵敏,支支吾吾的说起话来,她不敢确定对方是否听得懂英语。

      但小矮人神色淡定,并不开口说话。

      “我们是来这里考察!请问……这里居住的还有其他人吗?!”我摒住呼吸,急促的说出想说的话。

      “小鬼,我们确实从美丽的地球而来。这里看起来很穷呀。我们拥有先进的文明和科技。或许可以帮助你们……走出困境?”田中村一边故作轻松的说,一边下意识的朝我们笑笑,可是没有人笑的出来。

      小矮人并不搭理我们,转身朝大厅内走去。走了几步,回头张望。

      宇航员之间相互点下头,便紧跟上来。

      看到大家有所行动,小矮人便顺着大厅继续往前走。他走过去的地方,有几只叫不出名的灵异小动物若隐若现的从他脚边四下逃窜开。我们一边跟随,一边好奇的打量周遭环境,大厅内空旷无人,却异常清爽,宛如沐身于山水密林。没走几步,眼前就出现一条望无边际的走廊。小矮人又回看我们一眼,然后朝走廊里跑去。唯恐跟丢的我们,紧随其后跑起来。

      “这小东西,不知要带我们去什么鬼地方!”爱德华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

      走廊里不知跑了多久,却开始传来各种声音,首先是鸟语潺潺水流和呼呼的风声,像是在森林。然后紧接着就听到马鸣、炮火、厮杀的战场……男女婴儿的哭声、笑声、喊叫声,像一幕幕片段时断时续幽远的回荡其中,我们屏住呼吸,浑身上下的毛孔不断收缩。

      所有的声音瞬间戛然而止,不远处出现一道门。小矮人停住脚看看我们,打开门。一道光束从门内穿进来,亮光照的大家睁不开眼睛。等我们再去看,小矮人已经消失在那道光束里。

      走进门内,是另一个偌大而阴森的世界。朦胧的雾气笼罩在整个空中,使眼界受阻。可以隐约听到远处空中传来的巨大齿轮转动,机器运作的摩擦敲打声、水滴声。我们看到小矮人站在一个高高的石阶上正在遥望远方。大家一阵欣喜,拾阶而上,却发现脚下的远方清晰可见,一目了然。

      这是一座观景台,台下是一个庞大的山谷,一个五光十色、光怪陆离的神奇世界顿时展现在我们眼前,这更像是一个构建在山谷之间的基地,周围云雾缭绕,各种奇异的建筑穿插林立,基地中央耸立着一座巨大的裸体女神石像,直抵云端。四周是高不见头奇形怪状的树木植被、以及在远处飞行的鸟兽和车流,静下心来似乎还能听到远处器械发动的声音,一切如镜虚幻,却又近在咫尺的不切实际。

      “这里的一切看似是不是很美?”站在旁边的小矮人突然开口。

      “确实很美!”此时对于他开口说话,我们不再感到意外,由衷的赞叹道。

      “这是拉普达星球。已经有60亿年的光景了。我们脚下的这片地方是叫仙境实验堆’,由眼前的这个女神曾经一手缔造而成。”小矮人指着远处的石像说道,语气里带着一丝幽怨,“她是这个星球上最后一位领主。千年来拉普达人一直沉浸在高科技发展、宇宙征途的过度开发中不能自拔,为了让人们不再享受数百年来环境变化所带来的呼吸困扰,女神花了五十年的时间,动用星球最先进的科技,创造了这个所谓的人工三体空间。人们可以不受限制的在空间里奔波和自主生活,却又不占现实世界的一丝空间。大家起初并不相信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但因为对这位领主的信赖和尊敬,纷纷凑钱支持。”

      “于是,几十年间,人们可以看到各种各样不断从星球外搜刮的高科技涌入这个星球的中心,一切进展看似都很顺利。眼看就要等来竣工入住的第四十个年头,核能泄露爆炸。人们才发现这个工程的背后有一个庞大的核基地在做支撑,它的威力足以破坏整个星球的生态系统。仙境实验堆这个美好的梦顷刻间毁于一旦。后来的百年里,死的死,走的走,拉普达渐渐沦为一个荒凉的星球。”

      “那你呢?”美智子说道。

      “我?可能是这个星球上最后一个基因变异后生存的人了。自从父母去世后的这些年里,我再没碰到过一个活着的拉普达人。”

      “你为什么愿意带我们来这里?”

      “我想请你们帮助我完成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我期待的问道。

      “毁了仙境实验堆。”

      大家一脸错愕,目瞪口呆。

      “为什么?”我问。

      “自从仙境实验堆计划失败,人类逐渐消失的这近百年来,有太多的外星人前往拉普达,寻找神迹。可这里哪有什么神迹,以讹传讹罢了。”

      “神迹?什么神迹?”爱德华好奇道。

      “你们千辛万苦来到这里的目的不就是为了寻找它!”

      “你误会了,我们并不是怀有恶意来到这里。我们是在寻找能够适合生存的新能源星球。”身后的美智子慌忙解释道。

      “这有什么两样?一切的根源都是在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

      我们面面相觑,无话可说。

      一个新物种的到来,对原本平静事物的本身就是一种伤害。可惜很多人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过去的拉普达亦是如此。没错,拉普达人平均年龄是在200岁之上,但也只不过是这里的水土和环境养一方人而已,哪里有什么特别的神迹和秘密?就算以前有,以后……也再不会有了。”小矮人突然趴在石板上,把脸埋在胳膊里,我们看到他小小的肩膀上下缓缓的耸动。

      我走过去,蹲下来,想要搂住他的肩以示安慰,但一想到辐射带来的危险,停在空中的手又收了回来。

      “虽然这样,我们也不该毁掉仙境实验堆。这里是你的家园。”我说。

      “你听到远处这些时断时续传来的低沉的鸣叫声了么?”小矮人从胳膊里抬起头,看着我。

      我点头回应。

      “这些都是仙境实验堆失败后,腐生的物种,藏匿在实验堆的每个角落。它们从未离开过这个地方,享受过雨露和阳光。反而,每次外星人的侵袭,总会枪林弹雨的带它们进入一个个恐慌的境遇中,然后是无止的射杀、伤害和再生。它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一场意外,它们原本不该享受这种不公平的生存方式。随着时间的改变,实验堆里的辐射,让这些物种的身体越来越成为一种负担,不断增大,成为比核基地还要危险的一股破坏力。也因此拉普达的环境正在加倍受到影响和牵制。”

      “所以……”

      “身为最后一个幸存的拉普达人,我又能为她做些什么?为我的家做些什么?”小矮人眼睛慢慢转向远方,眼神里呈现出一种绝望的孤独,“所以,只有毁掉实验堆,才能遏制这种状况的衍生。也能止住外星人的流言蜚语和不断前往。让拉普达重新恢复平静和生的希望。”

      我回头望着每个成员,为小矮人的决定有些伤感。大家相互摇头,也都没有更好的办法。

      “你要毁掉这破地方啊,谁也管不着。但我们可不想……”爱德华玩世不恭的说道。

      “毁掉它我自己来,你们只要帮我把外星人留在实验堆里的四个偌大的通风口堵住即可。几年来,我一直努力尝试这样做,但最后都失败了。我,我太瘦小了。”

      (下)

      在小矮人的带领下,此刻我们来到仙境实验堆外围的顶部,这里是俯视实验堆最佳的地方。

      小矮人说,仙境实验堆是一个半椭圆形状的空间,在三体空间里,没有人能想象它的边际究竟有多大,容量多少人。建立之初这里曾经与外界完全隔绝,但外星人的无数次侵略,破坏了实验堆的保护层,使实验堆里的污染源不断流入和扩散到拉普达星球,更加恶化。

      “所以,你才不断想堵住这些外星人留下的切口?”我说。

      “除此之外,没有更好的办法。”小矮人一边走在前面,一边不断的巡视一望无际的仙境周围,“这些年,我一直在努力填补那些很小的漏洞,又总会有新的伤口,周而复始,怎么也无法忽视和遗忘那些留下的大伤痛。它们像水流一样,在我眼前不断的涌出腐蚀整个星球,却又无能为力。”

      “你已经尽力了。没有人会责怪你。”

      “对,我已经尽力了,与那些轻易抛弃家园而向外寻求生存和自我满足的人们相比,还高贵不少。可那又怎样?还是无法改变现状。”

      “没有人能体会到:珍惜现在你们所拥有的一切有多幸福!”小矮人突然转过头来,目光犀利的盯着我,我不再说话。封口越来越近,我们可以听到风“呼呼”的声音,越来越大。宇航员们愈发感到呼吸难受、像穿越在西伯利亚的风雪天地里一样行动变得迟缓,而小矮人看起来却异常轻松,脚步变得轻快起来。

      顺着传来的呼声,我们慢慢靠近了封口——这更像是一个路口转盘大小的黑洞,。我们试图靠近封口,窥探它的深度,但封口凝聚的一种无形力度的强烈排斥,让我们无法走近,不得不多次靠后。

      “你这小鬼,开什么玩笑。这么大的一个封口,根本没法补!”爱德华按耐不住了。

      “哈哈,没错。这些风口压根就补不了!”小矮人突然笑起来。

      “那你带我们来这里做什么?”爱德华反问。我们望向小矮人。

      “你们应该清楚,封口聚焦的污染源和辐射是整个星球的数倍。这根本不是什么外星人留下的破坏,这是仙境实验堆自己留下的诅咒!对,一个诅咒!它会促使靠近他的人心力憔悴、快速死亡。只要来到这里的所有外星人,他们都别有用心,我都会想法设法带他们来这里,接受拉普达的诅咒。值得庆幸的是他们离开后再也没回来,有的还永远葬身这里。”小矮人指着封口说,“尽管你们还好一点。但既然不远万里同我站在这里,和他们有什么区别?”

      “这样做到底有什么意义啊?”美智子说。

      “侵略者都该死!这或许是我一直活着的意义。也可能本身就没有意义。”

      “你有没有体会过每个人的痛楚?不得不去面对的一些事情,担负一个使命的责任所带来的困苦?”

      “这都不重要了!”

      “为什么?”

      “今天是拉普达的受难纪念日。我准备了一年,仙境实验堆将在今晚黑夜来临前爆炸。”

      “这是你的家园!”我说道。

      “家?呵,我的家几十年前就没了!拉普达应该回归自然和宁静……你们赶快在天黑前离开这里。否则……”

      “你个混账!”爱德华走上前直接开口大骂。飞起一脚就把小矮人踢到封口边上,“你不该愚弄我们的感情!”

      “你也不该对我无礼!”小矮人踉踉跄跄的站住脚,从怀中掏出一个白色的荧光棒,朝爱德华猛挥过去。一道白光穿过他的胸口,如触电般将他闪坐在地上。

      爱德华站起来,要去抓小矮人。我冲他大喊道:“爱德!够了。够了。你不能抓他!”

      “我他妈的就抓他了!”他并不理会,抓起小矮人的脖子狠狠掐过去。小矮人被掐的喘不过气来。突然,从亚麻色衣袋里又掏出一个东西,朝爱德华大腿刺去。爱德尖叫着猛的松开手,掀开裤子去摸被刺的腿部,却什么痕迹也没有。

      小矮人眼睛瞪得大大的,面部狰狞,揉着脖子一步步后退到封口。

      “FUCK!”爱德华嘴里嘟囔着,又和小矮人撕扯起来。这一次,还没开始,小矮人想要跳脱开,一失手却滚入封口,黑洞里随着一阵喊叫声,渐渐归于平静。

      爱德华喘着粗气,恍惚间意识到自己的冲动。不断地嘟囔着:“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我杀的……”没有人怪罪他,也没有人去安慰他。

      “现在,我们得赶紧离开这儿。一刻也不能停留。”我面无表情。

      “对,得赶紧走,一刻也不停留。”爱德华继续嘟囔。

      “是不是有点仓促,我们还没有研究考察呢。”地质学家田中村开口道。

      “不能就这样一走了之。我们该带点什么。对。哈哈,带点什么……”爱德华像回答一样,又像是自言自语。突然站起身,像来路跑回。

      我们三个担心的紧跟其后。

      爱德华返回仙境实验堆,那里坐落着一间奇怪的三角形屋子。小矮人提起过里面放着曾经拉普达人使用过的东西。爱德华一脚踹开了布满灰尘的木门,径直朝里走去。

      “这里的一切都不能拿!”我冲爱德华嚷道。

      “放屁!是谁规定的不能拿?这里的人全都死了!”爱德华从屋子里走出来,背包里装的鼓鼓的,满不在乎的盯着我,“灵木,六年了。我们来到这里是为了做什么?你比谁都清楚。别他妈的假清高!别忘了,我们都列过生死状的。”

      “田中君,里面有很多器具石头,说不定还能研究出个诺贝尔奖。哈哈。”爱德华转头,冲田中村微笑。

      “六年的时间也不容易。不搞一点成绩回去,不仅没法交差,还很丢人。不考虑自己,也得考虑考虑组织不是?”田中村看看我,又看看美智子,露出尴尬的笑容,转身进了屋子。

      一路上爱德华和田中村每人拾掇一包东西,兴致而归。我和美智子悻悻然的跟在后面。

      虽然,小矮人的意外和计划,并不是偶然。但我们仍旧怀着敬畏之心,一步步离开城堡。清风袭来,一阵凉意。远处的山川绿野,在轻风的拂动下如画般美丽,想着刚刚经历的一切,心中不免多一些忧伤。

      “FUCK,等着吧!我要统治拉普达,统治世界,哈哈——”一路上爱德华一边回头,一边摆着手势,不断用嘟囔的语气,来掩饰他内心的后怕。我们很默契——没人再提起任何有关小矮人和实验堆的事情,我为此暗暗庆幸。辐射信号表上的数字已经达到数百位,对人体已经深度造成危害。我们依依不舍的走进飞船,在艾玛的操控下飞船渐渐驶向天空。

      “就这么走了?6年的时间啊!”美智子望着飞船外映入眼帘的拉普达城堡已经渐渐化为一个点,沉思道。

      “那你还想怎么着?住在这里么!呵,这一趟总算没白来,带点金器、拉普达的古董回去交给国家,搞点新闻,还算有脸面和收获。”爱德华一边窃喜,一边拍拍自己怀里的背包。

      “总觉得缺少什么,除了有毒辐射高以外,其实拉普达还真是个好地方。”美智子自言自语,并不理会爱德。

      我独自望着窗外,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夜晚很快来临,不知道小矮人实验堆的爆炸计划终究有没有发生。但有一点可以确认,我们再也看不到了。

      “相机呢?!美智子,相机在哪里?”

      “诺,要相机干嘛!”,美智子说着,从自己的包里把相机递给我。此时,飞船已经飞离大气层,从飞船向外一眼望去,拉普达整个陆地河川,像镶嵌在皮球上的一幅立体画,周边有光源映照,闪闪夺目,美丽极了。我很合时宜的按下快门,一张拉普达星球的全景照片就此出炉。

      “拉普达!我们还会回来的!一定会……”我朝飞船外大喊,喊着喊着,想起了爸爸,眼泪夺眶而出。脑海里不断浮现出小矮人的那句话——没有人能够体会到:珍惜现在所拥有的一切有多幸福。

      “切,你还挺煽情。我倒希望永远都别再回来。”爱德华玩世不恭的说道。“如果真的回来,就要统治拉普达。哈哈。”

      我开始沉默,不再说话,飞船绕着既定航道,朝来时的原路返回,直奔地球。

      在返回的途中,爱德华开始间接性的口吐白沫、两眼无光,渐渐的我们发现他得了一种奇怪的病,体内时常毒素散发,我们眼睁睁的看着爱德在疼痛中挣扎,束手无策。没过几天爱德在惨痛中死去。临死前,他面目狰狞,想说什么却又无力表达。只记得他紧抓住美智子的手含糊不清的说道:“我错了,或许我们大家都错了。”

      我们在恐惧中,似乎明白: 仙境实验堆的诅咒已经显灵了。为了使飞船不受到任何干扰,我们不得不把他的尸体,连同那些金器物什和背包,一起扔进太空站。

      亲临贪婪和死亡的恶果后,我们开始恐惧眼下的生命,变得谨小慎微。田中村更是害怕,每天都在失去理智的意念中度过。为了不让更多的人受到无谓的牺牲和伤害,我们决定回到地球对发现拉普达星球的事情绝口不提。

      四年后,“吉卜力”号飞船在联合国机场成功着陆,来自世界各地的媒体、科学人士对四位宇航员热切期待,准备了一场风光的欢迎仪式。坐在联合国大厅里的秘书长和各国理事们更是满面红光,笑容可掬。然而我们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公开声明和回复,让他们着实热脸贴上个冷屁股,扫兴而归。

      后来,我们四个被谴回到各自的国家。半年后,地质学家田中村在自己的家中意外死去,新闻报道家人在他的床头发现了几件奇怪的物品。医生在尸检时根本查不出他奇怪的病例来。

      美智子一生都没有踏入婚姻,长期与抑郁症为伴,四十岁的时候在日本一家疗养院里孤独死去。而我和艾伦,也不同程度的受到影响,漫长的岁月里,通过药物的作用来缓解我们心中的伤。

      谁也无法想象一场星际之旅的文明探险,会给我们带来怎样的一切。那些外表华丽的光鲜外,内则无尽的生之波折。又岂在我们之中的几个?

      在接下来的几十年里,地球反而变得平静祥和了许多。

      (尾)

      走进客厅,一抬头就可以醒目的看到正墙中间上,横向挂着三张装裱好的彩色照片。左边是一张模糊的黑色星空图,图上错落有致的画着几条抛物线和字符,图片的中央是一个依稀可见的星球轮廓,在整个图片里看去有一种单调的美感。中间的照片是一张比较新颖的星球远观图,依稀可见星球上的河川树木,像镶嵌在皮球上的一幅立体画,周边有光源映照,闪闪夺目,美丽至极。

      最右边的那张照片上是四男一女五个青年宇航员的合照,他们身后是一架五十年代老式飞船,船身上喷印着用中、美、日三种语言“吉卜力”字样和国旗标志。宇航员们并排站在一起左手搂着头盔,右手相互搭肩,对着镜头露出并不自然的微笑,神情略显紧张。

      进一的视线从照片上转移了过来,对着站在身边的女孩说道,“中间的那个青年就是我的爷爷灵木。就是他带领着这只团队在星际中寻找开普勒星球。”在自己心仪的女孩面前说起爷爷,进一依然是那么的激动和自豪。

      “都听你讲过很多次咯。爷爷年轻的时候很帅嘛!”女孩露出真诚的微笑夸赞,想了想,说道:“进一。”

      “嗯?”

      “你说,世上真的会有开普勒这样的星球吗?”

      “就是因为相信。所以,人们才会不断的去寻找嘛!”

      “这样下去,真的有意义吗?”

      “我……我也不知道,也许这样下去,人类才能不断的寻找到安全感吧!“

      “五年的时间真的好长。人家想你的时候怎么办?!”女孩娇嗔的环住进一宽大的腰,脸贴在他的胸脯上,感受秒速的心跳。

      此刻,进一被女孩的爱意,温暖的心都化了。他双手也缓缓搂住女孩的身体。

      “当你想我的时候呢,就在静谧的夜晚看星空吧!一颗星代表一份情,总有一颗最亮的星星在闪烁,你只要记住那是我思念你时,传递的力量和光芒。”进一温柔的看着女孩,“我爷爷曾对我说,星星就散落在银河的每个角落,发生过或正发生着奇特的传奇和力量。精彩如曾经的拉普达,绚烂如他逝去的爸爸,我相信是这样的。当然,这一次——还有我。

      ”傻瓜!不许你胡说。“女孩竟然发现自己眼角有泪,从进一怀里挣脱开来,擦了擦眼泪。然后双手拿起桌子上的宇航员头盔,脸色泛红,微笑着递给进一:“进一,不管你是为爷爷的遗愿,还是为地球和人类的未来,我都会等你回来,然后等你,等你有一天娶我……快去吧!大家都该等不及了。”

      进一接过头盔,忍不住再一次把女孩搂进怀里,眼睛下意识的看到墙上照片里的美丽星球,目光澄澈而坚定。

      是的,星际旅行又一次出发了。■

    • 0
    • 0
    • 0
    • 268
    • 羊羽读点好书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