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青春是一本语焉不详的诗,字里行间写满了青涩、懵懂的事。
    # 青春 # 发表 612浏览 11内容 1关注
  • 全部
  • 推荐
  • 查看全文
  • 查看作者
  • 方圆几里

    前言当我再看到的她的时候,她已经换了一身洁白的婚纱,款步走进大厅,微笑着跟所有的来宾打招呼。此时是上午十点,分针和时针始终没有交汇到一条完美的直线,如果时间的命运注定这般相遇,错过,再重逢;那么这一切看起来就呢么得合乎情理。初春的阳光洒在身...
  • lpf lpf
  • 3
  • 2
  • 0
  • 321
  • 2021-11-04 23:43 电脑端
  • 查看全文
  • 查看作者
  • 我的抑郁症男友

    一、那小子有点帅第一次看见晓峰,是在成都的一家LiveHouse里。那个夏夜沉闷而压抑,就像是副热带高压下人们的肺叶和支气管,每次呼吸吐纳都仿佛溺水者无济于事的呼喊,可无论怎么挣扎却始终无济于事。四川的朋友告诉我,这个的季节,成都的酒是最难...
  • lpf lpf
  • 5
  • 4
  • 0
  • 311
  • 2021-10-29 12:15 电脑端
  • 查看全文
  • 查看作者
  • 忍者

    公交转地铁再转公交......辗转腾挪几番,他的胃如翻江倒海,十分难受。不管他瞅了多少次窗外飞驰的风景,目的地始终还远远没有到达,他们相隔得实在太远。虽然备受折磨,但他却有点庆幸。庆幸的是自己跑来见她,而不是她去找他,这样她就不用受这颠簸之...
  • 青灯赴雪 青灯赴雪
  • 0
  • 0
  • 0
  • 252
  • 2020-12-23 22:03 电脑端
  • 查看全文
  • 查看作者
  • 试论半夜三点在悄无声息的厨房寻找食物的人能写出何等模样的文章

    三点了还是四点?这不重要,有没有海棠花未眠?随便,不过,如果围观未眠的海棠花能代替进食,这就另说了。虽然这么说,我还是觉得,未眠的海棠花除非会跳艳舞,否则我对它而言,无非瞎子一个。自家仅剩的雄鸡报晓了,这和它明天将要白切还是黄焖毫无关系,都...
  • 大文渣 大文渣
  • 0
  • 2
  • 0
  • 339
  • 2020-05-20 16:27 手机端
  • 查看全文
  • 查看作者
  • 梦的河流

    文/丫头的徐先生1时隔多年,我再次遇见老蒙。2015年的冬天,我休假回老家,闲着没事,去一个朋友的典当铺喝茶。我问他会收到什么样的东西?会遇到什么样的人?他老练地洗茶,倒茶,回答得云淡风轻,象是对所有迫不得已的人都宽容大度,见怪不怪。他说一...
  • 丫头的徐先生 丫头的徐先生
  • 0
  • 3
  • 0
  • 310
  • 2020-04-25 23:20 电脑端
  • 查看全文
  • 查看作者
  • 忘记

    我想过很多次以后的情景,我想过有一天我放弃你的样子。我以为会是在某个晴朗的早晨醒来,突然发现我不再爱你了,然后开始我的新生活。然而我发现我错了。其实是我开始了新生活之后,在潜移默化里,会在某一个平凡的时刻里,我乍然发现,我竟然已经忘...
  • 缠缚 缠缚
  • 2
  • 4
  • 0
  • 380
  • 2020-04-15 21:48 手机端
  • 查看全文
  • 查看作者
  • 熊孩出没

    陈风行听到陈煜要来的时候,正在跟女朋友讨论房子的问题,听完这个消息,陈风行觉得这个世界都不好了。陈煜是个熊孩子,从陈风行还在读大学的时候,他就知道。那年陈煜第一次偷东西被人抓了,陈煜的老爸,也就是陈风行的二叔把陈煜打得遍体鳞伤,当天晚上就被...
  • 风行 风行
  • 0
  • 3
  • 0
  • 360
  • 2019-10-14 15:59 手机端
  • 查看全文
  • 查看作者
  • 沿着莫忘河到长情桥

    这是一条并不起眼的横穿在城中村里的小河,河床并不是很宽,水泽早已被污染,远处依稀可见两岸的居民扔下的果皮和垃圾。站在小桥的中央俯视这周围的一切,我是有点失望的。在我的脑海里,它应该不比巴黎的塞纳河丝毫逊色。可小桥两端的公路上,汽车、机动车伴...
  • 老木 老木
  • 0
  • 5
  • 0
  • 375
  • 2019-10-09 20:36 电脑端
  • 查看全文
  • 查看作者
  • 老七

    一老七站在我面前,汗出如浆,要不是烈阳把他的皮肤涂成亮色,我可能会认为他刚被大雨淋过。“老八,小琪跟别的男的好上了,真他妈的!”他说着,把我扯到墙角,然后眼睛盯着左边不远处热闹的篮球场,粗重的喘了几口气,接着道:“他妈的!我说怎么最近蹦蹦跳...
  • 牧僧 牧僧
  • 0
  • 0
  • 0
  • 570
  • 2019-08-09 18:58 电脑端
  • 查看全文
  • 查看作者
  • 守望白天,行走黑夜

    夜晚降至,一阵噪杂的鸣笛声,使得睡眼朦胧的他被惊醒,从床上爬了起来,在床上的一角摸到一支烟,然后点燃,趴在阳台上,从这个七楼一眼望去。四周黑压压的一片。夜风吹进他的身体,像一股凉意的暖流袭来。楼下折腾了一天的人们开始收拾着说笑着,离开,朝远...
  • 老木 老木
  • 0
  • 0
  • 0
  • 315
  • 2019-07-12 00:08 电脑端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列表样式:矩状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