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捡到一颗钻石

      捡到一颗钻石

      玩谷歌地球的时候,挨个儿找自己曾今生活过的地方。发现十岁左右生活的那个地方虽然已经被许多笔直的道路分割成一块块,但是那两间小瓦房竟然还在原地,倔强地占着几格像素。

      让我回忆起了在那里生活的那几年。

      九岁那年,爸爸从奶奶身边接我到城里念书,从此我们家一家六口整整齐齐,一起窝在仅两个房间的小瓦房里过活。

      念的是一所中学的附属小学,学校就在家门口,家门口的那条水泥路是全校的所有同学和老师的必经之路。

      对于在乡下每天总是要走很长很长的路才到学校的我来说,真的是近在咫尺,方便到上课铃响了再跑去学校都不迟。并不觉得难堪。

      哥哥和弟弟比我来城里要早很多,初来乍到的我没什么朋友,也不知道去哪儿玩,每天就当他们的跟屁虫。

      他们就带我到各个花园去玩,花园周围都是些没见过的高楼,我觉得高得不可思议,总是盯着它们一栋栋地数看哪一栋最高。每发现一栋更高的就会不由自主地“哇”一下。

      爸爸妈妈都要上班,而且经常很晚才下班回来,所以没人管我们,我们要自己买菜做饭吃,还要自己洗衣服。爸爸在造纸厂上班,有工作餐吃,妈妈在一家小玩具厂上班,没工作餐,所以我们还得给妈妈送饭。

      每天放学回来,管钱的哥哥就派我去买菜,每次给我十块钱,让我买一些肉和一些青菜回来。从小就不怎么有机会逛街的我,能去逛菜市场给家人买菜让我觉得很光荣,所以也没有怨言。

      那时物价没那么贵,十块钱可以买一斤猪肉和一些内脏,还有大把青菜。我每次都按着哥哥的吩咐买菜回来,有时还会剩一两块钱,也老老实实上交给他。

      也有时遇到猪肉涨价,10块钱买回来的菜不够吃的时候。哥哥就训我,不会和人家砍砍价?人家卖多少钱你就给多少钱?

      我被说中了,红着脸没话说。

      于是我之后去买菜,路上就想了各种让对方便宜点的理由,你这肉不新鲜便宜点?别人家才卖这个价便宜点?我经常在你家买便宜点?我只剩五块钱了零头抹了怎么样?……

      我信心满满的到菜市场,跃跃欲试。但是当别人称好要钱的时候我就像心怀鬼胎一样,自动心虚说不出话,乖乖递钱给人家,哪怕原本我只要六块钱的肉他给称了七块。

      最后买青菜的时候,老婆婆说六毛,我终于想起抹零的理由,我红着脸说五毛怎么样?老婆婆哈哈一笑同意,夸我在这么小就懂得讨价还价不得了。然后接过我手中的一块钱找了我五张一毛。

      第一次砍价虽然尴尬,才砍了一毛钱,但是我心里还是偷偷高兴的,我在想如果每天砍价省下来的钱不用上交,我攒着,一天五毛十天就五块了。我兴奋得好像五块已经在手上,可以买各种零食吃。

      但是我还是鼓不起勇气和肉贩砍价,就算我鼓起勇气了,但是他们太会说话,总是说一些让我无法反驳的理由,导致砍价失败。每天几乎都是在那些弯腰驼背的老奶奶那里砍到一两毛的价,也让我觉得不厚道和没意思。于是干脆买菜就再也不砍价。

      我们家务分担得很清楚,我帮买菜,妹妹帮煮饭,弟弟帮洗菜切菜,哥哥帮炒菜,妹妹太小,给妈妈送饭由我们哥仨轮着去。

      只有洗衣服是我们一块做的家务。

      我们基本都是用中午放学的时间来洗衣服,四个脑袋围在水龙头下一件一件地搓衣服,洗好后剪刀石头布,谁输了谁去晾。

      我老是输。

      晾衣服的地方在房子外面,正对着水泥路。一些来上学很早的同学会遇到我在晾衣服,然后站一边跟我聊天,晾到各种内衣内裤的时候让觉得非常难堪,恨不得自己会隐形。

      但是自尊心最受打击的是在一次大扫除上。全校班级被分配去给跑道除草,班里的同学很多偷懒的,说他们没干过农活,不会用锄头。

      我从小就是就在农村长大,当然会干农活,所以做得很认真。于是成了老师拿来表扬的对象。她说你看看石才过多勤快,一个人除了全班一半的草。

      有同学说,他是农村来的,玩锄头长大的,锄得老快了。还有同学说,他不仅会除草,还会买菜做饭洗衣服,我经常看见他去菜市场里买菜,还见他晾衣服。全班同学都七嘴八舌地附和。

      老师说,这就叫专业,你们知不知道什么叫穷人的孩子早当家,你们这些城里长大的孩子只会玩奥特曼根本不懂,你们要向石才过同学学习。

      全班哄笑。

      我其实很内向,在城里学校更是如此。

      内向的人被当众表扬其实是一种折磨。

      我当时脸红得像猴子的屁股,想找个地缝钻进去。老师一腔虽是是表扬但是像挖苦的话也让我意识到自己和其他同学的差别。他们总是衣着光鲜亮丽,而我总是那两三套洗得褪色磨出一个个小洞的衣服,还是哥哥穿不下了轮到我穿的。

      我悄悄问我的同桌,想揪出他做家务的时候,哪怕只有一次。

      你都不用自己做饭的吗?

      他说不用。

      那谁做饭给你们吃。

      我爸妈呀。

      你爸妈不用上班?

      上呀。

      那他们哪有时间啊给你做饭?

      他们六点就下班了。

      那你洗碗吗?

      不洗。

      那谁洗?

      我妈呀。

      那你总要帮家人洗衣服吧。

      不要。

      那衣服谁洗?

      我妈妈呀。

      你妈妈白天不是上班吗,晚上又要做饭洗碗哪有空洗。

      她放洗衣机洗呀。

      我第一次知道还有洗衣机这个东西。

      我和他们一样,觉得自己是个异类。

      从此我非常抗拒去买菜和晾衣服,担心被同学看到,尤其是女同学。

      她们会对我说“石才过好勤快哦,以后谁嫁给你就幸福了”,然后另一个就说“那你嫁呀”,然后那个人说“我哪有这么好的福气哦”。我就羞得说不出话。

      我都是等路上都没人了,才偷偷溜出去买菜或者晾衣服。同学们的家基本都是在花园周围十几层二十几层的高楼里。覃红桃家也是。

      覃红桃就是那个说以后谁嫁给我谁就幸福的女同学。晚上我们都会去花园里散步,经常见她跟其他男孩子在一起玩。她见到我会叫我一起玩,但是我因为难为情都拒绝她,几次以后她就再也没找我玩了。

      但是我总是躺在草坪上,在远远的地方偷偷瞄她,想象自己有机会和她独处,甚至想象她嫁给我。

      后来我就躺到了钻石。

      我被那个东西硌得生疼。我以为是石头,拿起一看,是一颗亮晶晶的东西。

      当时我总在课间偷偷听到覃红桃和其它同学谈论一部台湾偶像剧,于是回家看电视我也不看动画片了,而是看那部偶像剧。

      我记不得那电视剧的名字,但是我记得里面有一个情节,就是有一颗价值连城的钻石,所有人都想得到它,最后让男主得到了送给了女主,于是他们幸福美满地在一起了。

      我捡到的钻石大得夸张,比那部偶像剧里价值连城的额钻石要大好几倍。我第一反应是咬一口,咬不动。

      “是真的钻石!”我几乎叫起来,但是又怕别人知道,于是紧紧揣在口袋里匆匆跑回家。

      我用自己学的算数估摸了那颗大钻石的价格,偶像剧里的钻石大概一千万,它是那颗钻石的好几倍,那就是好几千万。

      一想到我把它卖了钱,我就可以带全家脱离这水深火热的生活,爸妈再也不用没完没了的上班,我们也不用自己做饭洗衣服,不用挤在下雨漏水的房子,我们可以在城里买一套很大的房子,买很多太洗衣机,这样就没人说我穷人家的孩子了……我高兴的合不拢嘴。

      但是我没有和任何人说,只是把它藏在一个非常隐秘的地方。我希望自己找到买家把它卖掉,给家人一个惊喜。

      我在附近的街区找到了好几家珠宝店和当铺,可能收购钻石的地方。但是他们店铺太小了,我担心他们没那么多钱买我的钻石会宰我,所以没拿去卖给他们。

      我想等到我再大一点,去更繁华的街区或者城市,找到有实力买我的钻石的珠宝店再卖。

      但是那之后,我就再也不觉得自己是穷人家的孩子,我挟钻石自重,不再那么内向,胆子开始大起来,可以和男同学打成一片地打闹,可以和女同学聊天也不脸红。如果他们因为的的身份嘲笑我,对我爱答不理,我就想,你们等着吧,老子哪一天把钻石卖出去了,比你们还有钱,让你们高攀不起。

      我就是从那时开始养成的这种坏毛病,总把希望寄托于一些八字没一撇的事情。比如写作,我写完了往旁边一丢,觉得它就是我的钻石,只等卖掉的那一天,一切冷嘲热讽都会随之下地狱。

      同学们都有很多零花钱,经常课间去买零食吃,有时候会叫我一起去,我不想让他们觉得我没钱,于是跟着去。

      零食店老板娘是认识我的,我们都叫她肥姨,我妈上早班的话下班早,回来就会跑去她那里打麻将。

      我跟她说了我忘记带钱了,能不能下次再给。肥姨说没问题。

      从此以后我就肆无忌惮地跟她赊账,甚至还赊给同学吃。心里觉得反正我有价值连城的钻石在,卖的钱,够我吃几辈子零食。

      后来欠的钱多了,肥姨就跟我说,不能只赊不还,至少你要先还一部分,不然不给你赊了,想赖账我就告诉你妈妈。

      我被吓坏了。因为一时也找不到钻石的买家,为了不让她告诉我妈妈,我只好连续几天在买菜的钱里匀了一些来给她。

      哥哥问怎么肉买这么少,我就赧颜说这几天菜涨价了。他也没起疑。

      覃红桃是我第一个把钻石的事跟她说的人。那时钻石已经捡到有一年了,几乎在我的手里都要盘包浆了,但是我感觉她还是觉得我是穷人家的孩子,不跟我玩。

      我得告诉她我不是穷人了。

      周末的时候,我跑到覃红桃家楼下,徘徊了很久,确定没有人的时候,用小石头打她的窗户。因为我曾经偷偷跟着她回家过,她一上楼那间房间的灯就亮起来了,所以我知道那就是她的房间。

      扔了第三颗小石头,她才从窗户里探出脑袋。她吃惊地大叫,石才过你干什么?

      我疯狂朝她嘘,叫她下来。

      她没多久就下来了,她跟我说,我在午休,你不用午休的吗?

      不用,我说。虽然我已经不是穷人了,但是我们的区别还是在的。

      你找我干嘛?

      我想跟你玩。我尴尬得浑身起着鸡皮疙瘩。

      现在?现在我不能跟你玩,我爸知到我不午休会骂我的。你们农村人真是奇怪。她后面补充这一句让我很受伤。

      我已经不是农村人了。我说。我拿出钻石给她看。

      这是什么?她问。

      钻石啊,我说。你记不记得那部偶像剧,里面也有一颗钻石,这颗比那颗大多了,值好几千万呢。我用夸张的表情说。

      不会是假的吧?

      怎么可能。我一口咬给她看。你看根本咬不动,这是真的,假的哪有这么硬。

      你哪里得的?

      我捡的,就在花园里。

      捡的?那你不应该拿去交给警察吗?老师说要拾金不昧,不然丢的人会着急的。

      我没想到她会这么说,我只好支支吾吾地说其实我不是捡的,是在家里的衣柜里找到的。

      那你也不应该拿出来玩,万一丢了。

      不会的,给你看完我就拿回去了。

      她说好吧。那你想找我玩什么。

      我红着脸说,过家家。

      她突然就生气了,说滚,然后转身上楼。

      我说你不是说嫁给我的女孩会幸福吗,我们来演幸福好不好。

      她说你们农村人怎么这么土,多大了还玩过家家。

      我的心又再次被刺伤了,就算她知道我有一颗价值连城的钻石还是觉得我是农村人。我跑回家偷偷哭了起来。

      我必须把它卖掉换成钱,和她住一样的房子穿一样光鲜亮丽的衣服才能摆脱农村人的帽子,她才有可能嫁给我。

      但是我还没有把钻石卖掉之前,爸爸把我揍了一顿,用皮带揍的,揍的我皮开肉绽叫苦连天。因为肥姨把我赊账吃零食的事情告诉了我妈。

      我原本是我爸眼里教导哥哥弟弟学习的榜样,一下子变成了他们眼里欺上瞒下的坏孩子。

      我被打得很不服气也很委屈,因为我捡到钻石后心里想的全是这个家,还想着给他们惊喜,他们不但丝毫体会不到我的良苦用心,还打我。

      我越想越难以忍受,于是起身去拿了我藏好的钻石跑出小瓦房了。

      那天我走了很远的路,去找大的珠宝店,一定要很大,大到整栋楼都是他家的。

      我找啊找,从早上走到下午,从下午找到晚上,走得饥肠辘辘头昏眼花,几乎要晕倒,但是我一想到马上就可以扛着几千万回家,又变得精神抖擞。我不知道几千万是多少,可能是一麻袋也可能是几麻袋,但肯定是爸妈一辈子都没见过的那么多钱,我要让他们知道打我是不对的,让他们满怀愧疚地向我道歉,然后我会大大方方地原谅。

      我在路上笑出了声。

      后来大大的珠宝店还没找到,我就晕倒了。

      醒来我已经在警察局。

      警察说已经通知了我爸爸,他在来的路上。

      我摸了摸口袋,还好钻石还在。但是没卖到钱,我还是不能告诉爸爸。不然这一年多来守的秘密就白费了。

      见到爸爸,我不知道说什么,低下头等着他骂。

      然而他没有骂我,而是满怀愧疚地跟我道歉,说不该打我,如果我以后想吃零食,跟他说,他有钱的话会给我。

      我感动得哭了。我知道他没钱,却还这样说。

      后来哥哥得了阑尾炎,在纸厂打工那么多年攒的钱,原本是打算拿去承包砖厂的,如今全部拿给哥哥做手术了。

      爸爸原本就是承包砖厂起家娶到妈妈的的,曾经赚过不少钱,但是没等到买房买车,把我们全家生活改善,一场洪水就把砖厂淹了,赚的钱全部亏完。在造纸厂昏天暗地打工那么多年就是想攒点钱再去承包一家砖厂,让全家的日子好过一点。有一次他因为在厂里被几吨重的纸卷压到脚趾,都压变形了,他还是不肯去医院,而是强忍着疼痛嚎啕大哭,第二天还是跛着脚去上班。

      哥哥康复出院以后,爸爸和妈妈大吵了一架。爸爸说要借高利贷去承包砖厂,妈妈死活不同意,她说万一亏了怎么办,不仅放高利贷的人会找我们全家的麻烦,而且高利贷利息像驴打滚一样,我们家可能一辈子都还不不完。

      爸爸说现在砖厂前景那么好,不会亏的,要是错过这个时机有可能就永远的错过了。

      妈妈完全听不进去,说,只要你敢去借高利贷我就和你离婚。

      在那一刻我才想到,不一定是把钻石卖了拿钱回来给他们才算惊喜呀,直接告诉他们自己捡了颗价值连城的钻石,对他们来说同样是惊喜。

      我说你们不要吵了,我拿出了钻石给他们看,我捡了颗钻石,是真的,可以卖好多好多钱。

      爸爸接过钻石仔细地研究起来,是真的?他问。

      我说:嗯,不信你咬咬看,咬不动的,假的一咬就碎。

      爸爸咬了一口,换个地方再咬一口,然后惊喜地对妈妈说,太好了,这下不用借高利贷了,你看你婚戒钻石才那么丁点都要一千多,这颗那么大肯定能卖好几万,然后拿着钻石跑了出去。

      爸爸到晚上才回来,脸上红光满面,笑嘻嘻的,手里还提着一堆好菜。他放下菜,专门来摸了了摸我的头,他说,钻石卖掉了,卖了两万块。然后拿钱给妈妈数。

      妈妈高兴得心花怒放,过来又摸我的头又亲了我。那天全家都很开心,终于吃上一顿大餐一样的饭菜了。

      卖不了几千万我有些失望,但是总算还是卖到了钱,说明不是假的,爸爸可以拿这笔钱去承包砖厂,让全家过上好日子,我还是感到很欣慰,感觉自己是全家的英雄。

      爸爸承包的砖厂很快就有收益了,没多久就带我们全家搬离了那两间小瓦房,住上了砖厂的宿舍楼,妈妈也不用上班了,在家做饭给我们吃,用洗衣机帮我们洗衣服。

      直到后来过了几年,我们从砖厂宿舍楼搬去更大的房子住,收拾东西时,我在爸爸的旧衣服里摸出了当年捡的那颗亮晶晶的钻石,我相当不解,不是被卖掉了吗怎么还在这里?

      后来妈妈过来了,我跟她说,妈呀快看,我又捡到了一颗钻石。她立即拿过去咬了咬,咬不动,说,我的儿,你真的是个捡钻石的命啊。然后她招呼爸爸过来。

      还不好说,我说,要拿火来烧一下才知道。

      我们把钻石放在煤气炉上烧,没一会儿钻石就融化了。唉,可惜是假的,我们都叹气。

      当年那颗用火是烧不化的,是吧爸爸。

      是啊,那颗是真的,怎么可能化。英雄一边点头一边躲避我们的目光。

    • 0
    • 2
    • 0
    • 332
    • 缠缚让子弹飞梁霄老木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老木状元守望者
      抽时间终于读完了你的这篇长文。我读到了家里的亲情之爱,也读到了孩子心中天真纯粹的美。文字朴实,娓娓道来。期待更好~
    • 0
      TA们小管举人官方
      这篇文章很宝藏,应该是目前站内比较写实、又很质朴的一篇作品。文渣的写作风格也很接地气。要保持和不断优化哦!推荐了~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