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岛国来信

      岛国来信

      1、

      “郁芳,曾经我告诉自己,如果还有活下来的机会就一定给你写信。郁芳,我活下来了。

      我想念着你,喜欢着你,爱着你。

      我告诉自己,要健健康康地去找你。去找我放在心里四年的姑娘,去弥补我们之间的擦身而过,去捕捉当时回头看你的眼光,去追你。

       

      郁芳,我写完信就来找你。你不知道我是谁,没关系。对你,我那套准备了四年的自我介绍终于可以派上用场。

      你等我,我要亲口说给你听。

      郁芳,阳光这么好,我这就过来找你。”

      2、

      秋天可以做什么?

      大多数会答:“秋天是个收获的季节。”言外之意好像在说:秋天可以实现一直以来用努力达成的目标。

      可能你的项目方案在秋天被经理通过了,你和心仪的人在秋天确立了恋爱关系,你在秋天采集了大片的成熟水果,你在秋天收割了一亩亩金黄的玉米,谷子。秋天没有暴躁的太阳,也没有愤怒的台风,没有雨季的纷扰,也没有冻人的风霜。

       

      “秋天是个好季节。”他看着窗外从树叶罅隙里漏出来的阳光,眯眼。

      “你的快递。”步伐轻快的女护士从病房一侧闪身进来,左手将一个包裹放在江文的床头柜上,右手丝毫不停顿地将电动测温仪探入他耳内。

       

      快递?亲朋好友都在市内谁还会给他寄快递?

      或者是学校寄来的?也不可能,他都退学一年了。

      腹诽之余江文用没输液的手拿起包裹放到眼前瞅了瞅,细看之下疑惑更深: “来自日本东京?李护,确定这是给我的吗?”

       

      “确定给你的啊。”干练的护士头也不抬地回到,然后抽出测温仪看了一眼,眼中暗含欣喜:“体温正常,注意手术前千万不能感冒了,移植后的48小时是危险期,如果感冒会大大影响手术进程,知道吗?”

       

      因不敢确定这个包裹就是给自己的,所以江文依旧还在研究,对于李护的叮嘱随口应下:“知道,你再帮我看看这个寄件地址,要不我还是寄回去吧?”

       

      “别啊。”

       

      在他一味的坚持下,李护终于低下头拿起包裹仔细辨认快递单上的信息:“寄件人没有写名字,寄件地址是日文我也看不懂,可是这收件地址写得就是我们医院,心外科住院部1102房3床,不就是你?”

       

      “可是我在东京没有认识的人……”

       

      “啊……”李护一拍脑袋:“可能是寄给你之前这个床位的患者,年纪和你差不多大。”

       

      “那个男孩家住哪里,我给他寄过去。”

       

      “不用了。”李护的声音忽然下降好几个度:“他是外地过来的,在你搬进来前两天去世了。”

       

      他身子一僵,情绪起伏间心口处传来熟悉的锐痛感,暗自缩紧手指压抑住那股闷痛,好不容易调整了呼吸才困难地挤出一句话:“和我一样的病么?”

       

      惊讶于他一瞬间散发的脆弱,专门负责重症监护室的李护有些于心不忍:“但是江文,你比他幸运。他没有等到心源,既然老天把活着的机会留给了你,你就得好好把握,知道吗?别多想,这段日子随时可能实行手术。每天记得按时睡觉,按时吃药,保持平稳的情绪。手术那天,你就当睡了一个长觉,一觉醒来你就自由了。可以去做之前没有完成的事情,我知道你是有心愿的,所以你要加油。”

       

      他知道他是幸运的,在医生三度下病危通知书的时候等来了一颗心源。捐献者签署了保密协议,他只知道对方得了脑瘤,等到那位患者去世的一天,也就是他进行移植手术的时刻。他知道,那个患者只剩下最后半个月的生命,所以他每天都在做准备,都在等。但令人可笑的是,他一面在等他重生的希望,另一面也是在等那位好心人的死亡。他会在深度麻醉的情况下被推进手术室,然后医生剖开捐献者的胸膛,拿出救他的心脏放入他体内。他甚至没有能力去看一眼对方的遗容,两张病床不过一米的距离,可是隔了生死,一阴一阳。起码你活着的时候,再也不能当面对他说声谢谢。他甚至不知道,捐献者是男是女。

       

      想到这里,他忽然不懂了。手里的包裹也越发沉重,寄件人是否知道收件人可能已经不在这个世上?

      “这个包裹你就拿着吧,如果不是寄给你的,就当收留了寄件人的心情,也不枉好事一桩。”李护说完,转身走出了病房。

      他沉默地盯了半响,最终还是拿出柜子里的剪刀,打开了那漂洋过海而来的心情。

      3、

       ……

       

      “来日本这么久,每天做三件事:吃饭,上课,想你。别问我怎么不睡觉,我要在梦里和你约会呢。”

       

      “隔壁福子阿姨家的狗狗不小心咬坏我新买的连衣裙,好难过,就像好不容易梦到你却被闹钟震醒。”

       

      “东京下雨了,在人来人往的路口想起你。每顶伞下都有一个与世隔绝的世界,我没有伞,只有千里之外的你。”

       

      “你说想念是什么颜色?红色?白色?黄色?还是五颜六色?我想你的时候,是春天的颜色。”

       

      “我这么频繁想你,你会不会打很多喷嚏,如果打了很多喷嚏,你会不会感冒?如果感冒了,你就受着好吗?感冒会有好的一天,我却无法停止一天不去想你。”

       

      “想你的时候,我一怒之下成为了一个温柔的女子。没有别的原因,就想让你知道我是这么的好。”

       

      看着信上这句到处透着孩子气的话,他不禁轻笑出声。习惯性地将手伸到右边,却只摸到一封孤单单的信。一愣之下回神,最后一封了?

       

      望着满床散落的信件,他抬手一拍脑袋:居然把不知道是不是寄给自己的信给看完了!

      再次拿着手上的信举到眼前,柔软的字体和语句间流露出的情感都在提醒他这么多信都是出自一个女孩之手,信写得很准时,半个月一封,从每封信角落的时间上看,她寄来了一年量的信。信的主人写得极其随意,随意地只是在每一张纸上记录了当时的小心情,显然这么多信她之前没有打算寄出。

       

      想到此,江文好看的眉眼不由微微蹙起,是知道这个病床的人或许撑不了多久才打算表明心迹吗?

      可惜,如果是寄给之前那位患者,那么这些心情最后都落了空。若是寄给他的……闻着信纸上淡淡的香味,他忽然想到了郁芳。

       

      “不会的,不会是她。”他像是告诫自己般说得郑重其事。随后拿起床上的最后一封信,以为里面又会是一句充满温柔爱意想念的句子,但当他展开信纸却发现薄薄的纸张上仅有四字,四个藏了千言万语的字:

       

      你会好的。

       

      瞳孔有一瞬间的缩小,他盯着这行字,良久无法回神。内心的百感交集无法言说,为去世者的遗憾,为写信者的心痛,为自身不知从何而来的负罪感。

       

      好像是被隐藏起来的情绪找到了突破口,心忽然绞痛起来。强烈的痛感像把尖利的刀从心尖蔓延至全身,他像困兽般蜷缩起身子,发出压抑的痛苦呻吟。突如其来的状况吓坏了进门守夜的母亲,她快速地按下床头的急救铃,双臂绕到背后紧紧圈住他,他在母亲的怀里感到一连串冰冷的泪,却烫得他额头像着火一样疼痛,母亲的声音逐渐遥远模糊,但他能意识到这个操劳了半辈子的女人正在拼命喊医生救他,正在哭着求他平安无事。

       

      在这阵前所未来的疼痛里,他流下了一串来路不明的泪水。

      他只是,很想哭。

      4、

      他梦到了郁芳。

      她像个仙子一样入了他的梦,一如高二他迟到,被罚站走廊,看着插班过来的她被老师领着从另一端走来,阳光洒在少女纤细的身段上,她的黑发像镀了层金光,若隐若现得好像随时会乘着阳光飞走。

       

      她目不斜视地从自己身前走过,留下一股缥缈的洗发水香味和一抹从此在他心间挥之不去的倩影。

      他太害羞了,所以只敢私底下偷偷努力改变自己。想跟她进入同一个考场,想进入校篮球队,想在她每次放学都会路过的便利店前等她,想坐上与家里方向相反的公交车,然后在她下车的前一站离开。

       

      所有的他想的这些,最终他都做到了。可是除了知道郁芳这个名字,他与她依旧没有任何进展。他如愿与她进入同一个考场,可她坐在第一排第一个座位,他坐在最后一排最后一个座位。他如愿进入校篮球队,但是因为身体原因只能万年做替补。他如愿看到她每天出现在便利店前,只是最后他都背过身去不看她。他如愿坐上有她的公车,却只能站在一边看她被人流挤得东倒西歪。他不敢扶她,他告诉自己,是太害羞了,再等等,再等等就会有机会了。

       

      可他没有等来那个机会,反而将自己送进了医院。第一次从昏迷中醒来,从探病的同学口中得知郁芳又转学了。那个时候,离高考还有一个学期。没人知道郁芳去了哪里,就像她来的时候一样。轻轻地来,轻轻地走。之后的三年,他成了医院的常客,一边打听郁芳的下落,一边自己积极做治疗。可是他的身体状况逐渐变得像郁芳的消息一样,再也看不清前方的路。在医生一再下病危通知的情况下他退学,准备等死。

       

      可是这个秋天,他不仅在生命即将步入终点的时刻等来了心源,还梦到了郁芳。

      他心心念念的姑娘,依旧美得像阵轻柔的风。

      郁芳,我好想念你。

       

      岛国来信

      5、

       

      日本,东京。

       

      “妈,东京真的好美,你看马路上那些叶子,是不是很漂亮?我喜欢秋天,妈,我喜欢秋天。”

      正在收拾行李的妇人手下微顿,起身坐到女生的身边,伸手抚上她因做化疗而深凹下去的脸颊:“我们马上就可以回家了,你要好好的,多陪妈妈几天,好吗?”

       

      女生柔顺地点了下头,大而灵动的眼睛有珍珠落下,她气息不稳地开口,像是感慨又像是不忍,更多的却是欣喜:“我终于可以见到他了,我终于,可以和他在一起了。”

       

      她说完又像是有些不好意思般低下头:“还好,他看不到我现在这个样子。在他心里,我依旧是从前那样,妈,你说对吗?”

       

      妇人终于控制不住地呜咽出声,她小心地抱过床上虚弱至极的人:“孩子,你要记得常来梦里看妈妈。”母亲的双手像是抱着稀世珍宝,小心翼翼,怕不小心就弄坏了她。

       

      “我会的,妈。”她全力勾起一丝微笑,像是承诺:“我会来看你。”

       

      6、

      我骗了他。知道他害羞,所以一直等他过来找我。

      我想告诉他我要转学了,想告诉他我知道他一直在关注我,我等他,在便利店等他。

      可我等了整整一宿,他都没有来。没人告诉我他怎么了,我坐上去东京的飞机,没有手机,断了所有的联系。

      可能没有缘分,我觉得这种错过很合理。所以想在东京重新开始生活,和母亲两个人相依为命。我很自私很贪心对不对,明明知道自己没有几年好活,却依旧想和他在一起,可是亲爱的,你原谅我。我给过自己遗忘的机会,给过自己离开的机会,给过自己冷漠的机会。唯独没有给他机会。

      我知道他害羞,所以这次我行动了。当我在报纸上看到他寻找心源的消息时,我竟然会听到上帝跟我说机会来了。那时候,我已经脑瘤四期,随时处在死亡边缘。我给他寄了一个时间模糊的包裹,在和医院签署器官捐赠协议的时候,请医生帮忙留下了那个床位。医生告诉我,3号床的病人随时会走。我说,那就这张床吧。对不起,我将私心留给了喜欢的人。

      我们的血型意外地吻合,所有的指标都显示我是最佳人选。我忽然觉得,我这条命似乎就是为他而来,我因他而存在。

      你会好的,因为有我在。妈,看完遗书以后,请你烧掉。永远,永远都不要告诉他,也永远都不要去找他。

      对不起,妈,我爱你们。这辈子,如果要数做了什么骄傲的事,第一件就是成为你的女儿。第二件就是遇见他,在知道自己必死无疑的时候他成了我生命里的最后一丝阳光,沉默又执着地跟在我身后,我爱他。

       

      中国,北京。

       

      心外科住院部1101房3床。

       

      他与她之间的距离从2478公里到现在的只隔了一个走道。郁芳已是弥留之际,从敞开的病房门外听到他在唱歌,弹着一把吉他,把整个病房的人逗得哈哈大笑。

       

      她忽然热泪盈眶,有一种来自内心深处的丰盈的成全感。

       

      “孩子,慢点走。孩子,记得别摔跤。”母亲的手搭在她的额头上,一遍遍抚摸,就像小时候她窝在母亲怀里求她唱安眠曲缓缓入睡一般。

       

      生命的最后一刻,两个最爱的人都在身边,一个唱着歌,一个说着送别的话。她终于在那片温柔的声音里闭上了那双蝴蝶般的眼睛。

       

      再见。

       

      再见。

       

      7、

       

      “江文,是妈妈。听得见我说话吗?”

       

      听得见,是妈妈的声音。李护说就当睡了一觉,的确是好长的一觉,长到他再次梦到了郁芳。郁芳第一次对着他笑了,那么温柔,那么美。

       

      大手术过后的江文显得极度虚弱,他将所有的感官都集中到一起去感受左前方的心跳。砰,砰,砰。这已经不是他原来的心脏了,可此刻却带来一种神奇的契合感,他没有任何不适。

       

      “医生说很成功,你已经度过危险期了!”看他眼神逐渐清明,母亲忍不住欣喜的表情,连说话声音都微微加了几个分贝。

       

      “真的恭喜你,你几乎没有排斥反应,这颗新的心脏,非常契合你。”李护也进门来,抬手帮他调整了一下点滴的速度,知道江文没有力气说话,她微微一笑:“你可以去完成自己的心愿了,那个女孩,最后一定会和你在一起。”

       

      他艰难地侧头看向窗外,已经是深秋了。阳光从脱完叶的树干间倾泻进来,他想起半个月前的那个午后,也是这般看着窗外。那时候,叶子还没有落那么多。那一天,他收到了一个来自东京的包裹,里面有几十封信,最后一封信写于他住院前十天,还记得看完最后一封信他痛了一夜,差点死去,在昏睡中梦见了郁芳。

       

       

      日本,东京。

      他忽然想郁芳会不会也在那里。

       

      郁芳,曾经我告诉自己,如果还有活下来的机会就一定给你写信。郁芳,我活下来了。我想念着你,喜欢着你,爱着你。我告诉自己,要健健康康地去找你。去找我放在心里四年的姑娘,去弥补我们之间的擦身而过,去捕捉当时回头看你的眼光,去追你。

      郁芳,我写完信就来找你。你不知道我是谁,没关系,对你,我那套准备了四年的自我介绍终于可以派上用场。

      你等我,我要亲口说给你听。

      郁芳,阳光这么好,我这就过来找你。

      手术后的两个月他在纸上写完这封信,却恍然发觉不知道该寄往哪里。

      而那个包裹盒子,也早就被换病房的护士当成垃圾给扔掉了。■

                                                  ——该作品已收录《TA们》同名实体文集

    • 0
    • 3
    • 0
    • 367
    • 羊羽让子弹飞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让子弹飞举人玖月奇迹
      @六一 其实,这就是写作中成长的一部分。写下的每一个字,都会是你轨迹的一部分,帮助你回望某一时期的写作好坏。虽然,你现在觉得很优质,但是,它又有着某种真实性。
    • 1
      六一秀才
      @让子弹飞 现在觉得这篇文章读起来有点幼稚了,内容也好不真实。好像是三年前写的,可那时我就很喜欢这种奋不顾身的爱情,像是稍微热些的开水,喝起来比温开水更暖胃。我很喜欢这种感情。
    • 0
      让子弹飞举人玖月奇迹
      怎么说呢,读完之后这种情愫不能言表,五味杂陈吧!青春很美好,但一转身又是TMD一辈子。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