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骑马打仗

      骑马打仗

       

      在一个炎热的下午,小坡来到了村外的木屋。木屋建在河边的树林里,四周一片安静。

       

      他搬开了挡在门口的黑色木门,跨过砖头堆走进了屋里。屋内一片狼藉,散落着一些旧报纸和破桌椅。

       

      他把目光投向了西边的墙角,好在方形的木箱还在。里面放着六十二个泥人和两个土马,是他花了六天做成的。

       

      他小心翼翼地把泥人从木箱里依次取出来,整齐地摆在墙边的木头地面上。这些泥人被分成了两堆,一堆有四十一个,另一堆有二十一个。

       

      他今天要模仿的是两军对垒,并且还是以少胜多的情节。他先是让两军在各自的阵营里排列,有四十人的那一堆,他让他们的长官待在由砖头围起来的格子里,像是在帐篷中饮酒作乐,有二十人的那一堆,他让他们的长官站在队伍的前面,像是在发表战前讲话。

       

      然后过了大约有五分钟,两军开始出兵了。他手忙脚乱地赶紧把六十个泥人从两边汇集到中间,就好像是三国演义里出现过的那样两军对垒。

       

      等所有的军队都排列好之后,他开始让两军的长官骑着马在战前单独厮杀。不过这时他突然恨起自己捏泥人的功夫还不够到家,不然就可以让这两位将军骑着更加逼真的战马,好让他们看起来更加威风一些。

       

      两位将军厮杀了半天,结果不分高下,紧接着就开始了全军的混战。他用两只胳膊胡乱地把泥人往中间推,有的趴下了有的倒下,像极了真实的战场。

       

      但正当他沉浸在自己一手操纵的残酷战争中之时,他的表情忽然凝重起来,他忽然意识到这并不是一个真正的战场,起码离真实的战场还很远。因为在这场战争里,双方都没有流血,那些躺着和趴着的泥人,就只是在那里躺着和趴着。

       

      他必须马上想办法弥补这场战争所具有的巨大缺陷。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身后的地面上有几枚锋利的铁片。他捡起其中最为锋利的一枚,然后在自己的胳膊上划了一道儿。

       

      没过一会儿,他的手臂上开始有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他赶紧拿起几个泥人,好让自己的血液滴在上面。不过只用铁片划这么一道儿,流出来的血并不多,只够滴在四五个泥人上面。

       

      他把滴过血的泥人放在一旁,又用铁片在胳膊上划了几道儿,直到他的左臂上有了六条伤疤,所有的泥人上都染上了鲜红的血迹。他这才高兴的又笑了起来。

       

      他本想安排一场以少胜多的情节,让只有二十个泥人的那位将军获胜,可现在所有的泥人都沾满鲜血地躺在一起,战争发展到了一种两军同归于尽的局面。于是他不禁在心里感慨道,战争的结果可真是让人出乎意料呀。

       

      随后,小坡今天的打仗就到此为止了。他把泥人重新装回墙边的木箱里,然后搬起黑色的木门轻轻地掩上。

       

      回去的路上,夕阳已西下,金色的余晖斜斜地照在田间的小路上。小坡用右手捂着左臂的伤口,脸上还笑嘻嘻的。

       

    • 0
    • 4
    • 0
    • 371
    • 词话厄尘老木梦中千山让子弹飞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梦中千山贡士妩媚娘
      @厄尘 不怎么引人入胜。忽然想起童年时有类似的小欢喜。
    • 0
      厄尘举人官方
      虽然很简单,但是挺喜欢。
    • 0
      梦中千山贡士妩媚娘
      @老木 最近老白描。
    • 0
      老木状元守望者
      朴实的文字里,有一个人的孤独感。纯白描述,内容很淡,像水一样,没有味儿,但可以感受到背后的那种生活气息和孤独氛围。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