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春江花月夜



      “红豆生南国,春来发几枝”,少年手执诗篇,凭栏远望,遥想诗歌中才子佳人的故事,不禁嗟叹。

       庭院里的芍药盛开了,蝴蝶忽闪着依偎嬉戏。他想起心爱的少女,何时能在新林锦花中,看她窈窕曳罗裙?

      “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他读到那个颠沛流离的诗人蒋捷的词。

        终是少年不识愁滋味。




      “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可他何曾真想离家远游?

      芙蓉面,婉伸郎膝,何处不应怜?

      长亭更短亭,执手相看,挥别即是难再见。

      求仕之路,是否古今亦然?少年执卷读到的“同是宦游人”,如今应在他身上。


      “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他又想起了那个行舟客路听雨的词人。

      他在江上赶路已多日。他看着朗月洒照下的江水,古往今来,是有多少与他一样同看风月,同渡江水的天涯游子?

      “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孤月如他,孤寂如他。长叹一声,他闭目心伤,家中父母亲可好,那可人的娇妻可好?


      忽然,他睁开眼,豁然开朗的霎那——

      “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

      时间无言,江月无声。想必,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吧?他感受到一种古今天涯客的惺惺之情,与永恒的苍穹明月相观照。

      他似乎顿悟出一种达观,他又似乎淡淡地哀伤。行舟远去,消失在海月相吻的弧线,他继续行走着他的天涯求仕之路。




      汝可知,清风浦,明月楼,等郎徘徊,玉帘忘卷双燕瘦。昨夜又梦落花满闲潭,闻哒哒马蹄声,却无处见郎如潇湘。长相思,摧心肠。

      她望穿了盈盈的秋水,蹙损了淡淡的春山,却再难触摸到郎君风中的衣袂。良辰美景如花,隔云端,独自凭栏,愁似流水,思念如烟。


      黯然销魂,唯别而已。少妇的泪,黏住了哪片飘零的红叶,落在掌心,瞬间便飘然成诗——

      “上言加餐饭,下言长相忆”,努力加餐勿念妾,长相思兮长相忆。

      天边月,此时相望不相见。




      浮生若梦似昨夜,几度月圆又今朝。当日少年已不再,只有那依然鲜活的记忆,让他在宦海浮沉的日日夜夜,温存伤口。

      醉眼朦胧中,昔日白衣少年踏月归来。闲翻乐府曲,只道当时寻常;江上行舟,望江天一瞬,刹那顿悟,只道万古长空,一朝风月。

      如今,功名利禄已加身,万钟于他又何妨?韶光大半去匆匆,赌书泼茶香的无猜岁月,不正如长江送流水一样不复反吗?

      游子无言,对月独酌长嗟叹。




      游子还想重游旧时地。

      如今的他,正如那个老去依然听雨的蒋捷——

      “如今听雨僧庐下,鬓已星星也”,总是——

      “悲欢离合总无情,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他听说家乡父母已天年,当年少妻日日垂泪,早已香消玉殒。他不敢回去,纵使乡音无改,也是鬓毛枯衰;纵使落叶归根,也是还乡断肠。

      行舟到当年离家的那片江畔时,他停住了。望着白云悠悠,直到落日残照,直到海上生明月。

      当年的江水,如今的明月,陌生得熟悉,熟悉得陌生,令他久久失语。

      “可怜春半不还家”,普天之下,又有多少如他一样的天涯游子?他们是暮年归家,还是客死他乡?一样的断肠人在天涯。

      江月朗照下,行舟绿水前。

      老去的游子,早已泪流满面。



    • 0
    • 2
    • 0
    • 536
    • 厄尘老木青羊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一夭秀才
      @青羊 谢谢羊仔?
    • 0
      青羊文生
      说不出话 [s-68]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