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谜

      永靖十三载,冯子程奉圣上密旨,率领冯家军一行,将无以计数的奇珍异宝运往天佑王朝——这是攻陷渊水之畔的神秘古国阡陌所得的战利品。

      冯家军是天佑王朝的军事力量核心,祖祖辈辈都世袭承功,他们守护着天佑这个如日中天的王朝,而冯氏大族乃是整个王朝的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力中枢所在。

      冯子程,这个冯家现今的少主,自小就好剑任侠,天赋异禀,跟随天下武学名师学武的同时还兼读古今典籍,精通文史不说,还通晓天文地理。他十三岁去到沙漠边陲带兵训练,十四岁率领冯家军围剿沙漠狼族大获全胜,十五岁应皇帝召见于殿前舌战群英……至此,冯子程以武才兼备而明显天下,拜赐为文武大将军,作为一个偶像式的人物存在于天佑王朝。

      此次押送的奇珍异宝十分受皇帝重视,因此特令冯子程带领冯家军一行,务必将战利品悉数安全运到王朝。从渊水去往天佑王朝的都城相去万余里,一路上还得经过号称死亡之境的默里咯大沙漠。

      此时,军队一行已经走进了茫茫的默里咯大沙漠。

      烈日炙烤着的沙砾仿佛如着火了的火苗,四下是一片苍黄的荒凉。寸草不生的土地上偶尔有东倒西歪的几棵枯死的胡杨扭曲成或狰狞或畸形的形状,看在眼里更是增加了几分对沙漠的惧怕。冯家军已经行进了大半个月,一路上高山险阻,甚至遇到过流寇劫匪,但骁勇善战的冯家军训练有素,普通的盗贼流寇对他们来说不过尔尔,但这关键的沙漠之行却是要与力量无穷的大自然斗了。

      一行车马在进沙漠之前就被悉数换成了骆驼,皇帝暗中命令他们在此处等候,并将一切装备都转移到骆驼上,同时还补给了他们许多的干粮和水。

      “少主,弟兄们体力略有不支,是否考虑找个地方歇息?”,一头领似的人问向冯子程。

      坐在骆驼上的冯子程看了看前方茫茫无边的沙漠,点了点头。

      是时,一行人在一沙丘之下歇下来,纷纷拿出水和干粮补充体力。

      就在大家纷纷喘息大口吃东西喝水的时候,四下忽然飘飞起沙尘,慢慢地风匝然而起,继而迅速汇聚成铺天盖地的狂沙,伴随着“呼呼”的风啸声一同向他们袭来——

      “不好——起风了,大家小心——保护好……”

      顿时,人群骤然炸开了锅,纷纷逃窜。

      冯子程向纷乱的人群喊道,却在一片狂沙之中模糊了视线……

      醒来之时,冯子程发现自己躺在一柔软的沙土之上——四周微微漂浮着温软的气息,伴随着花香、鸟鸣、虫唱,还有隐隐约约的嬉戏声,一齐钻进他的鼻子和耳朵里。他睁开眼,仰面看到蓝蓝的天空漂浮着的丝丝缕缕轻柔的白云。他挣扎着起身,却看到一个恍若神宫仙境的地方环绕在周围。身旁是一汪清澈的湖水,上面缓缓浮着一层薄烟,两岸花草掩映,一层又一层的绿色覆盖着大地,全然不似刚才的沙漠万里。再顺着湖水看向远处,渺渺茫茫没有尽头,但有一绰约的宫殿闪现,冯子程努力看清,看清——那宫殿的模样越来越幻化成真实了——

      只见飞瓦雕琉璃,玉柱镶流苏,看其顶如蓄势待飞的鸿鹄,其状如眠卧香茵的鸳鸯。冯子程早已心生不妙之感,但他被其金碧辉煌、华府繁丽而吸引,漫步向前欲探究竟。移步间,听得里面欢声笑语渐明晰,原来是一群少女的嬉戏玩耍声。正听得声音,冯子程已然踏进神宫仙境——

      入目而来的是一个仙池,蓄满了一池的奇异之花,周遭腾腾的蒸发出一股幽香之气。花丛深处,是一群身穿织锦华服,靓丽夺目的神妃仙子。她们似乎在缓歌弹奏,似乎在嬉戏婉转,又似乎在花中醉卧。冯子程忽然深深感到不安……莫非进入了幻境,遇上了妖女?

      正这样想着,冯子程忽然看到从万花丛中翩然而立的一个仙子,细看之下,与众各别:

      她翩然仙羽张开似惊鸿展翅,飞身降落在众仙女之中。众仙女围着她,她宜嗔宜笑,娥眉婉转。她莲步轻移,衣袂飘飘似月度回廊,纤腰楚楚似流风回雪。见她朱翠娥黄,熠熠灿灼,峨眉晶目,顾盼生姿,华服修姿,浑然天成。众姐妹跟着她赏花看鱼,活泼热闹。一会儿出没于花间山下,欲止而仍行;仿佛又隐没于芳树陇头,环佩铿锵泠泠似水。又见她徘徊池上,若飞若扬;流走于山涧,若隐若现……

      冯子程早已看痴了过去,如斯之女子,竟是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冯子程的热血春心不觉摇曳。这时,众仙子仿佛才看见他,停下脚步,纷纷嗔怒不悦瞪着他。众女粉面含怒欲上前,却被那绝色仙子止住,只见她轻轻地摇了摇头示意,随即,众仙子周身环绕起一缕缕青烟,那青烟上升,上升,她们渐渐模糊,模糊……冯子程大惊,大呼“等等——”,奔上前去,却早已没了众仙子的影踪。

      冯子程呆呆地,半晌不曾回过神来。失神的当儿,这周遭的神宫仙境也被那层层的青烟缭绕,缭绕,慢慢地隐去,隐去——

      忽然一阵罡风,冯子程猛然惊醒,却被眼睛的景象再次惊骇——哪里有什么仙湖仙境,明明是来时的那片沙漠,仍是在刚才迷失的狂沙之中。只不过,沙漠又恢复了它不可思议的宁静。冯子程脑中又瞬间呈现了那个绝色仙子的映像,他仿佛在一瞬间就爱上了她,却又在一瞬间永远地失去了她。

      “少主,你还好吗?”刚才的领头凑上来,担忧地看着冯子程。

      “陈昇——”,冯子程拧着眉头,“刚才你们见到什么人了吗?”冯子程失魂落魄地看向陈昇。

      “什么人?”陈昇不明就里,又道,“刚才狂风大作,风沙肆掠,还好有惊无险,所幸遇难的弟兄不多,只是满载着珍宝的箱子有些掩在了沙砾中,弟兄们正在搜寻呢,眼看天色不早,得加紧了……”

      陈昇还在说着什么,冯子程早已没有听见了,他的眼里心里脑海里,满满的都是刚才的那一幕,那一个绝色无双的仙子。他无法解释他看到的那一幕究竟是真实还是幻境,如果是真实的,他去何处找寻她的踪迹?如果是幻境,他怕是要用一生去回忆她了。

      历经一个月的长途跋涉,冯家军一行终于将众珍宝运到了天佑王朝。圣上龙颜大悦,赏赐冯家军珍宝无数,并且在宫中大宴冯氏大族。而冯子程自打回来之后,就谢绝一切的宴席,他甚至向皇帝提出辞去一切要职,归隐深山。皇帝自然百般不肯,如此良将俊才,他怎会放手不为己所用。皇帝不顾冯子程的意愿驳回他的离职叩求,还强行赐婚,将太后的外孙女许配给他,并亲自主持大婚,风光大嫁。

      而成亲的当天,冯子程就离奇消失了。他的不辞而别让新娘难堪不已上吊自杀,致使皇家颜面尽失。皇帝龙颜大怒,以冯子程抗婚违旨为名下令追捕冯子程,并将冯氏一干要人打入天牢,冯子程一日不出来便一日不放过冯家任何一人。冯氏大族昔日的风光无限仿佛一夜之间烟消云散,昔日人上人沦为今日阶下囚,冯家一干人均是人人自危,凄凄惶惶不可终日。而皇帝到底念及冯氏大族是历朝功臣,而且根基稳固不容易连根拔起,又有冯家军执掌着王朝兵权,撕破脸也需要留三分余地。遂下令,“如若冯子程知罪伏法,就可免其及家族一干人等死罪,只减去冯家功勋世袭,裁员冯家军,新增军队训练以庇佑我天佑王朝……”

      可是,冯子程如人间蒸发再也难觅踪迹。特务们密令追缉,悬赏民间组织高手捉拿,亲友争相追寻,都没有捕获任何一点关于冯子程的踪迹。皇帝下不了台就下令继续找,“死要见尸,活要见人,一天没找到你们就都得给我找!”

      而冯子程的下属陈昇在多年以后想起冯子程像是被够了魂儿一样问他的那句‘刚才你们见到什么人了吗?’这句话时,忽然想到冯子程失踪定是与此事有关,于是他将此禀告了皇帝。皇帝遂以冯子程遭受未知的意外而身亡为由,将闹得沸沸扬扬的文武大将军失踪之事掩盖了下去。而民间对他们的偶像式人物的失踪更是津津乐道,衍生出了不同版本的传说。有的说,文武大将军是着了妖魔的道,被妖女勾去了魂儿;也有的说,文武将军是被皇帝忌惮,早已将他杀了……

      至于冯氏大族,自打冯子程失踪,皇帝虽最终免去了族人的死罪,但从此连连被降级贬谪,其势力被皇帝层层盘剥消退,冯家军也被拆散四分五裂军心涣散,最终被新起的外戚贵族把持。冯氏大族昔日的盛世华章已然落幕,而最终成为一个永恒的谜底的文武大将军,却如图腾一般,纪念着这个大家族生死富贵关乎君王喜怒的繁华过往。■

    • 0
    • 7
    • 0
    • 476
    • 牧僧一夭老木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青羊文生
      @一夭 哈哈哈 我傻了 [s-53]
    • 0
      一夭秀才
      @青羊 啊?我以为我写的是先锋小说哦hhhhh
    • 0
      青羊文生
      一天怎么不给整成评书呀 就是且容我慢慢道来那种 贼有感jio [s-22]
    • 0
      一夭秀才
      @深绘里 哈哈哈哈哈,谢谢捧场,折服一词言重了???
    • 0
      老木状元守望者
      @一夭 加#原创# 标签就阔以咯
    • 0
      深绘里文生
      可是太牛逼了,刻画仙子的文采令人折服 [s-17]
    • 0
      一夭秀才
      怎么加原创呢?没有看到选项。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