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往后,天空海阔,各自安好

      就送到这里吧,往后的路,我会自己走。

      丁泽只背着一个双肩包,头也不回的走进了候车厅。章妍站在原地,盯着丁泽的背影,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直到丁泽消失在了闸口,也仍旧一动不动。

       

      1天前】

      丁泽在刚结束的合伙人会议中,正式提出了无条件退出地想法。章妍想方设法挽留,甚至打出了感情牌。最终也没能改变丁泽的想法。

      章妍一路跟随丁泽走进了她的办公室,看着丁泽有条不紊地将属于自己的私人物品,规则整齐的放进早就准备好的纸箱中。

      为什么?

      刚才我已经回答过了,那就是我真正的想法,并没有什么题外话可以让你挖掘。

      如果是因为那件事,只要你答应留下来,我什么都可以做的。

      章妍,到现在你还不明白吗?并不仅仅是那一件事,十年了,什么都变了,我也变了,我再也不是那个还在象牙塔里,什么都不懂的孩子了。

      章妍不再说话,只是柔柔得看着丁泽,眼里渐渐地就有了泪水。丁泽始终没有抬头看过章妍一眼,她不敢,她非常明白,只要一看见章妍地眼泪,任何地豪言壮语,都会像巴掌一样,重重地打回自己地脸上。

      我舍不得你。章妍最终还是说出了这句话。

      丁泽没有给任何回应,依旧沉默者收拾自己地东西,封箱,抬起箱子,绕开章妍走了出去。

       

      2天前】

      争吵!又是争吵!

      章妍错手打坏了丁泽很宝贝的酒瓶,随之而来的,是一直沉默着的丁泽地一声吼叫。来不及反应,来不及圆场,只见丁泽不顾被划破的手心,紧紧地把碎片握在手中,血就这样滴了下来。章妍随手就从架子上抽出了纸巾,颤抖着手送到丁泽面前。

      丁泽看见章妍伸过来的手,抬起头看着章妍。章妍也是,终于看见了丁泽滴在镜片上的眼泪,顺着镜片滴了下来。

      对不起,我……”

      没有关系的,被你打坏了,也是命中注定吧。

      你从来不肯和我说,关于它的故事。

      这些都不重要了,它碎了,我们也就到这吧。

       

      3年前】

      丁泽出现在章妍面前,那双失了光泽的眼睛,一下就让章妍的心揪了起来。

      我回来了,不管是什么,我都陪着你,再也不离开了。丁泽从书包里拿出多年前的那个酒瓶,递给章妍,保管好它,不然,之前的话,我不会再遵守。

       

       

      6年前】

      丁泽,我们分手吧!

      好。

      可是我舍不得你,真的舍不得你。

      那,我们就分手一个晚上吧!今天晚上我是自由的。

      当晚丁泽去了一直想去但没有去成的酒吧,点了一瓶白啤,边喝边往外走。最后在章妍家楼下,盯着那个酒瓶子看了一个晚上。一直等到章妍踏出家门,冲上去,给了章妍一个结实的拥抱和一个绵长的轻吻。

      我们和好吧,一个晚上过去了。

      丁泽,对不起,我,要结婚了。

      再见,我只是来和你说句再见的。不是再也不见,只是再见。

    • 0
    • 1
    • 0
    • 259
    • 羊羽让子弹飞词话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羊羽贡士天天想上
      一个酒瓶子,还可以藏着这么多故事。厉害?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