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投稿
  • 注册
  • 查看作者
    • 消失的人

          消失的人

      闹钟响了。

      他赶紧伸手按掉。

      不大一会,它又响了,催命鬼似的,给不得他半秒的宽容。

      “擦,半个小时那么短的吗?”他郁闷的骂了句,然后磨磨蹭蹭的起了床,眯着眼开始洗漱,回想着昨天夜里到底作了什么梦?想抓,却抓不住。最后换好衣服,喝杯水,拿块面包匆匆出门去。

      七点,行人已经很多了,各种各样的人和车从他身边呼啸而过,他感觉眼前一片朦胧,但那不是他没睡醒或清晨薄雾的缘故,而是挥飞的烟尘。在大工业的城市空气中,总是飘浮着许多小东西,它以为人类看不见而在他们周遭龇牙咧嘴,可他觉得自己还没有退化到丧失生物基本感觉的程度。

      路边一根爬满屋子的藤蔓伸出青翠的嫩芽,向上竭力抚弄着一抹初升的阳光,太阳红扑扑的脸躲在云层里,像个害羞的姑娘,他总是可惜看不到它的全貌。

      走十分钟来到地铁站。好家伙,入口的队伍像条长长的蛇,张着血盆大口,好似要把一个个人吞进去。他最讨厌排队了,然而乘车要排队,坐电梯要排队,买奶茶要排队,取快递要排队,登录游戏要排队,连花钱下馆子也要排队……每每看见望不到头的队伍,他都会在心里狂叫:这世界都人满成患成这样了吗?可不管心里多么抗拒,他还是得给队伍加长一尾。

      排队很无聊,他便掏出手机,看到自己关注的视频主刚发了视频,赶紧点进去占个前排,看到有人弹幕说是深圳的,他也发个“深圳+1”,看到最后又附和一句“泪目”。视频看完发现自己离入口仍远隔重洋,于是点开朋友圈,看到称心的图片或者文字就点个赞,然后再去几个关心的人的朋友圈踩踩……做完这一切,他心安理得地笑了笑,至于刚才发生了什么,他很快就记不得了。等十多分钟还没进站,他开始变得焦虑,一会看表,一会踮起脚尖左右查看前面为何不动,一会又用手机烦躁地刷看新闻。

      站内同样人头如浪,凝成黑乎乎的一片。他庆幸自己挤进了车厢,虽然觉得抢了一个妹子的身位有点儿恬不知耻,可是没法呀,相较于风度,还是工资重要些。在车厢里的人眼中除了光明就是黑暗,光明是手机屏幕的强光,黑暗是自己的眼帘,个个形如木偶,状若痴呆。他戴上耳机,登录游戏来了把英雄之间的较量,可在车上玩游戏很快就头晕脑胀,他便放下手机开始四处打量起来。车厢内贴满博人眼球的广告,连显示屏上大部分时间都在轮播广告,他十分厌烦,心想一定不会买里面的产品,花钱坐车,居然还要给运输公司创造价值,什么道理?幸好偶尔还能看到几个身形姣好的女生,不由得令他浮想联翩,可惜她们总喜欢戴着口罩,不愿让自己的美丽便宜了别人的眼睛。

      出得地铁随人流又走十多分钟才到公司,他们大多数都已站了个把小时,此时竟还能健步如飞,而且步调都整齐得像阅兵方阵,大步且方向统一,充分挥发着青春的热量。还好,他赶在九点半之前打了卡,转而瞅了瞅空荡荡的公司,幸灾乐祸地想恐怕很多人又要被罚钱咯。

      打开电脑,客户对方案还是不满意。“草!”他在心里大骂,“第四套方案了,还不满意?哪有问题他丫的又说不出来,可别像上次那样,换了八种风格,最后还是选了第一个。是不是他总以为他喜欢藏着掖着,要挤挤才放心里面没有水分?”他忿忿不平地跑去跟主管反映,主管说:要尽量顺着他的意思去做,人家是甲方,给钱的主,我们的业绩还得靠他们的关照呢,反正设计出来的东西又不是你用,你那么多意见干什么?他反驳说:设计很讲究主观性的,处处讨好还需要设计师干什么?主管不乐意了,沉下脸说:让你不得罪他又不是叫你讨好他,我们公司不要面子的吗?于是他就不说话了,心想不得罪和讨好有什么区别?

      郁闷的他打开了微信想缓解一下情绪,翻来覆去后他失望的发现并没有什么漏看的消息。“唉!”他悲哀的想,“除了推广和帮忙砍价的,就没有人愿意找他聊天吗?”突然一声叮咚,收到暗恋的女生的消息,他欣喜若狂,点开一看,却不由得大骂:“擦!又爽约?第三次了!”尽管她竭力解释自己身体哪哪哪又不小心搞受伤了,并给他发了证据,可他总觉得哪不对劲。他难受的想:“凭什么这比中彩票的概率还低的事就发生在我身上?约她的日子又没经过占卜。况且我也没说不相信她呀?她这么自觉发证据,是不是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唉,算了,可能女人都是善变的吧,特别是受欢迎的女人。”

      无奈,他只好将这笔无处安放的钱花在了最熟悉的陌生人身上。其实他以前挺抗拒这种行为的,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也加入到了这场欲望的狂欢中。这得怪无聊的生活吧,这得怪压抑的工作吧,可说到底都是自己的选择,所以还是应该怪自己的。或许,也只有在这种事上,才能体现一点作为野兽的本能了。

      午休时间到,他嫌楼下的餐馆贵,提前点了外卖,可本栋办公楼不让送上来,他只好到楼下去取。当他起身时,一个同事就势问他是不是去拿外卖?他说是,同事就叫他帮拿,听到他同意后,其他同事也纷纷开口。楼下一个小小的外卖架被挤得水泄不通,他花了好久才找齐外卖,其中有个人的外卖还没送到她都不知道就让他去拿,真是离谱!外卖送上去他们后,有人抱怨说:怎么拿这么久?面都泡烂了!他真的很想说你有钱吃这种能泡烂的面,为什么不下馆子去?但想到她和主管的关系,还是忍住了。

      吃饱困极,想稍稍躺躺,结果被行政警告说影响公司形象,他好说歹说才没有被开罚单。事后他在心里骂:你们整天在办公室里嗑瓜子闲唠嗑、嘎嘎的笑声余音绕梁就不影响形象了?

      下午开了个冗长而无聊的会,各部门领导轮流发言。从状态来看,领导们像是刚起床并且打过鸡血的,滔滔不绝的将“简单说两句”扩展成一篇论文,而他们则如霜打的茄子,奄奄一息。领导们所说一如既往的换汤不换药,他几乎都能背诵了,绝大部分人都听得直犯困,亏得有人还能装出一副慷慨激昂和意犹未尽的样子,把掌声拍得生响。他不知这些过场一般的会议有什么作用,只知道接下来得拼命干才能完成今天的任务了。

      工作累极,走到窗口远眺。外面乌云密布,雷声阵阵,几只落单的鸟儿在风中打着旋,看样子快要下雨了。雨天是很美的,特别适合入眠,可惜他没机会享受这片刻的安宁。忽而看到楼下有个衣着过分正式的人正抬头往看,眼中似有星光。他想这应该是过来面试的人,因为这多像从前的自己呀!那时他也曾意气风发,欲将世界征服于脚下,而今,他用最大的努力活成了最平凡的人,剩下半副残骸和数不尽的哀叹。他在心里冷笑着对下面的人说:愚蠢的人呀,以为自己在仰望天堂,殊不知是在凝视深渊。一个会将人的七情六欲、激情、创造力、梦想,一点一滴吞噬掉的,深渊。

      公司规定是六点下班,可一般七点过后才会有人陆陆续续的走。有次他准点下班了,第二天经理就叫他去办公室“喝茶”。经理从个人的发展说到公司前景,从行业现状说到世界格局,从孔子说到王明阳,从管理学说到成功学,从各个角度论述了加班的合理性和重要性。见他仍露迟疑,就拉下脸来低声说:你以为他想加班吗?你也不看看人事部每天面试多少人!于是他再不敢不“自觉”地加班了。

      平心而论,他认为那段加班时间是没有多大的意义的。因为人一天的精力基本都耗光了,就算有精力也无法静下心来,一般都在摸鱼和发呆,纯属浪费彼此的光阴。当然,他是不敢表现出自己很闲的样子,否则工作任务很快就会莫名其妙加重。

      主管的电话响了,他的心猛然也跟着咯噔了一下。果不其然,主管又接到某位客户的紧急求助,命令他们今天之内赶出来,并且笑吟吟的说会给申请加班费的。无奈,他们只好拼死拼活的在十二点之前赶了出来。他笑着与主管道别,心里却在问候主管的祖宗,这种情况这个月已经是第五次了。

      地铁已经停运了,打车回去加班费还不够搭进去,况且回去后满打满算也睡不够四个小时,他就决定不回去了。但去哪里打发这一夜使他犯难了,去公园睡吗?不行,蚊子凶且多还会被保安赶。在公司睡吗?不行,因为领导认为公司的一堆老旧电脑很贵重,规定了专员检查并锁门。去肯德基睡吗?不行,人太多还不能躺,想来想去还是网吧性价比最高。他不愿再称“亲爱的网吧”了,因为网吧都已升级成“网咖”,涨价了,所以再不是亲爱的。开了一张通宵卡,他斜躺在并不舒服但贵在肥大的椅子上,晕晕乎乎地看着一场电影,在五花八门的骂喊声中,勉强入睡了。

      窗外寒星点点,他只企盼,夜不要太漫长,否则会被冻醒的……

      这是他的一天,也是许许多多人的一天。这是平平常常的一天,也是重复性极高的一天。

      商业社会是个巨大的机器,资本是石油,驱动着人们去充当着一个个螺丝钉。这个机器喷出来的黑雾,笼罩了人们头顶的蓝天,包裹了人们的一切。人们每天看着同样的风景,做着同样的事情,得出同样的结论,盼着同样的未来……于是乎,人渐渐消失了。

      广东·惠州
    • 2
    • 2
    • 0
    • 57
    • 让子弹飞老木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让子弹飞举人玖月奇迹
      这是普通屌丝与键盘侠的一天。 [s-4]
    • 0
      梁霄贡士我最红
      [s-112]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