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我去2022年

      时光耀眼,旅途匆忙。兜兜转转之后,蓦然回首间,一年的时光就如此这般的仓皇而过。

      我常常想,我们在生命这条单程道上,都在疲于奔命地赶路,却总忽视了感受;周遭的人都只盯着功成名就时的鲜花掌声,却忘记了你曾经穿过荆棘,跨越坎坷,克服重重困难险阻;也曾经有过在汹涌人潮中茫然四顾,潸然泪下的无奈。你寻找着,这条孤独旅程的同路人,可那些曾经说要永远在一起的,永远陪伴身边的,终究慢慢丢失在了绵长岁月的裂隙之中,杳无踪影。

      村上春树说:人生就像一座森林,迷失的人迷失了,相逢的人会再相逢。可如我所知,生命终究是孤独的,离开和告别,重逢和相遇,也不过是如硬币的正反两面,随手一抛,全看上苍的喜好。诸般成败,也不过是得之我幸,不得我命。

      悉数过往岁月,我曾如此惧怕这种来自内心深处的孤独感,惧怕那种生离死别的割裂感;然而,时间,不会因为你的惧怕而赐予你一丁点的怜悯,只会无限的放大那种来自你内心深处的恐惧,然后将你抽骨剥皮,再打入无间地狱。也许每个人都知道,也许每个人都不愿意承认。

      生而为人,我很抱歉。

      如果把孤独比喻成人生必经之路,那爱一定是这路上最耀眼的花朵。任凭光阴缱绻,日色凉薄,只要能摘下一朵,便足以惊艳整个岁月。很多年过去了,如今再看见花开花落,内心已无比平静,大体可能是上岁数的缘故吧。以前总是看不得这些,那种伤春悲秋的情绪会随着花谢花开,在心中蔓延很久;现在,却也不过一笑了然。一个很好的朋友说,你就是个装在男人皮囊下的女子。仔细想想,这又有什么不好,起码对待感情上,我始终是抱着一个痴情女子的态度,用尽全力。

      我不大记得是一几年的时候了,我把金刚经里的一句话纹在了身上。“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我想用这刻骨铭心的疼痛时刻提醒自己,表象的始终都是不真实的。而讽刺的是,每个人似乎都只看到表象,而不去关心别人的内心;就仿佛这个速食时代,人们沉溺于游戏、网红、热搜、短视频、在线交友……却忽略了世界真正的魅力——如文字,如绘画。

      所以,我偏执地选择写字,不为成名成家,只为涤荡内心的善恶。不知别人怎么想,我始终觉得写字和画画,是世间最有趣的事。当然,我也始终觉得我是个不善言辞的人,而只会用文字去表达,特别是那种爱恨纠葛的真实情感。

      诚然,对于“爱”而言,国人其实都是羞于说出口的,而是“恨”这种情感,更容易脱口而出。比如我的父母,他们宁愿选择用日常的吵架拌嘴来描述彼此难以割舍的情愫,都不愿意说一句简单的“我爱你”。写到这,也许有人会问“喜欢”和“爱”到底有什么区别。

      说实话我不知道,我也常常模糊这种内在联系,可在我心里两者从来都是一样的,只是那内在情感,你愿意付出多少罢了——时间,金钱,这种付出往往成正比的。所以,我始终不知道怎么去解释那种每每一见钟情的尴尬,总被冠以“渣男”的标签。但是,我依然会写下“我爱你,胜过对孤独的恐惧。”这种矫情的话,我依然会选择掏心掏肺,即使这种爱是饮鸩止渴,是抱薪救火,是没有来路亦无归期。

      倒是张爱玲的那句却是最完美的解释: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即然选择了,有何惧风雨兼程?

      朴树在99年的时候出国一张专辑叫《我去2000年》,我喜欢这张专辑里的两首歌一是《白桦林》,二是《那些花儿》;虽然看来有些大众,可丝毫不耽误我对它狂热的喜爱。于是,就以此借这个主题,作为新年的总结吧。

    • 2
    • 1
    • 0
    • 457
    • 羊羽梁霄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梁霄贡士我最红
      纵有万般无奈,也要走出自己的平凡之路。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