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人在惠州

      人在惠州

      一晃六年,没想到今日我再一次来到惠州,更没想到的是,这次投靠的人和准备要做的事,都和六年前都一模一样。起初我有感而发,以一个诗人的浪漫不吝笔墨地对惠州这座城市大加赞赏,而今这儿依旧美丽,但我已不是翩翩少年。
       

      一起面试的有三人,两个是学生模样的情侣,一个是头发半白的大叔。学生眼中不经意间流露出羞涩,大叔眼中掩盖不住沧桑。问及两人为何来此工作?他们调皮地说想来体验生活。我们都笑而不语。大叔接话道:“这次是体验生活,下次再来就是静闭思过了。”他俩不明所以,我们却深以为然。 

      从小我就跟工厂打交道,虽然每次都如惊鸿掠影,但贵在次数多,且总能在我幼小的心灵上刻下深深的一道。它既是我的梦魇,又是我迈向成熟和深邃的节点,我对它既敬畏又渴望。以我的感受,工厂相较于城市和农村,最大的区别在于它的封闭性。在城里工作和生活,能到处跑、假期多,故而能认识许多人和见到许多新鲜事。农村的优势是思想自由,不会被杂七杂八的人和事纷扰心神,但由于地域和金钱的限制,处于一个半封闭的状态。而城市与农村之间的产物,工厂和二者都不同,高强度的生产压力和加班狂潮导致里面的世界近乎完全隔绝,人们多数处在一种工作惯性下,生活热情和思想波动微乎其微,用“存天理灭人欲”来形容也未必过分,当然,既然能使人前赴后继的付诸青春,自然也是有好处的,这日后再说罢。总的来说,这是一个不一样的世界,里面夹杂着许许多多我看不见的东西,作为一个作家,我想我是应该将它写下来的。故事还没有结束,这不,在社会上兜兜转转后,我又回来。
       

      然而此时我的心情是矛盾的,一则不知何时能结束这种生活,二则在外面浪荡惯了,一下子失掉里那么多自由,心中难免惆怅。虽说工作内容会和以前大相径庭,但性质终归是一样的,好比进了监牢,不管是罪犯还是狱警,都是被关起来的人。我感觉自己像是被押在囚车上的战俘,只有认命的份,故而目之所及,皆是沉郁。 

      夜里我在一家廉价宾馆住下,房间狭小而破旧,信号很差,抽屉里放了垃圾,三盏灯只有一盏能亮,且忽明忽暗的,像拍鬼片。好在有个大阳台面正对着马路,空气颇为冷艳。宾馆附近工厂环抱,灯火时分,加班的人陆陆续续出来了。有蓬头垢面的,有独身快步的,有十指相扣的,也有吆五喝六的,兴许明日放假,马路平添了许多生气。随着社会的进步,城市衍生了许多共享的东西,惠州就是遍布共享电动车的地方。但这儿电动车的设计者鬼的很,坐垫一人坐有余,两人坐则不足,于是常能见到两人在车上紧紧搂抱,车辆以极低的速度行驶并且摇摇晃晃,像是驮着两头肥猪的小骡子,惹人发笑,姑且认为这是设计者为人类繁衍的良苦用心吧。
       

      楼下有一双人在闹别扭。二人都很年轻,男孩短衫黑裤,手提一袋桔子等若干物件,箍着女孩的脖颈,往一个方向走;女的白袍长发, 把手插进口袋,低眉斜耳漠然无语。一番拉扯下,最后二人僵持在马路边,女孩扫开一台共享电动车准备要走,男孩急了,大声说着什么,然后一把将手中的物件塞进车篮,又狠狠一掌拍在隔壁电动车的座椅上,甩头而去!走了一段路,他终有不甘,于不远处站定,遥遥相望。少顷,又转身回去,声情并茂的劝说于她,时而严肃时而温柔、若即若离、步步为营。结果半小时过去了,看热闹的人都逮住他歇火的间隙把电动车开走了,寒风也将衣衫单薄的他冻得发抖,女孩仍不为所动。于是我不禁感叹了爱情之不易,并衷心祝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这大概是我对这座美丽的城市的唯一奢望了。

      广东·惠州
    • 1
    • 1
    • 0
    • 290
    • TA们小管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TA们小管举人官方
      新的一年,为自己鼓掌,为生活加油! [s-75]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