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暗巷

      暗巷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臧克家

      1、失足少女

      “滴答、滴答…”水滴顺着檐角,落在青石板铺陈的狭窄过道上,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这清脆的声音愈发渗人。路灯忽明忽暗,时不时能看见电流快速通过导线发出的银色闪光,仿佛低气压过境时乌云中交织的闪电,触目惊心的美。

      “帅哥,进来玩会~~”

      阿芳斜倚着门框边,无精打采地冲过路人招手。暗巷昏黄的灯光下,她抹了浓妆的脸显得更加苍白。

      “生意怎么样?”一个叼着烟的光头佬走过来问道。

      “一般,”阿芳把头歪向一边,并不看他。“生意好不好,我说得又不算数…”

      话说一半,原本正愈离开的光头佬又转了回来,他一步走近阿芳,一把扯住她的头发,伸出右手结结实实地给了阿芳一记耳光。这一巴掌,让本就瘦弱的她,踉跄地后退几步,险些摔进水坑里。

      “妈的,老子养你们这群贱货,不是当摆设的!”光头佬朝半蹲在地上的阿芳,恶狠狠地吐了口痰。“今天不接满50个客人,都他妈别想吃饭。”说完,他扔掉手中抽了半载的香烟,头也不回地扬长而去。

      好一会儿,阿芳才缓缓站起身,拍了拍身上被蹭到的泥水,梳拢了下被打乱的头发,重新站回刚才的位置,强忍着笑脸,继续喊:“足疗保健,100元一位,便宜咯…”可是这笑容分明比哭还难看。

      “他怎么下手这么重,都流血了?”眼见光头脑走远,一旁的小姐妹忙上前帮阿芳擦拭嘴角的鲜血。

      “不碍事,习惯了。”阿芳挤出一丝微笑,装作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这可能就是我们的命吧……“

      久居这座城市的人,都知道这里——暗巷。繁华都市中的黑色地带,汇聚了这座城市最见不得光的肮脏勾当。情色、凶杀、毒品还有那些不愿认命,不愿苟活,却充溢着一夜暴富幻想的下层人们。然而,对于像阿芳这样,靠出卖肉体维持生计的女子而言,三餐温饱,似乎就成了漫长生命中最大的奢求了。

      2、杂货店老板

      时间慢慢熬到了午夜,周围的小姐妹越来越少,可阿芳的生意依旧不见起色,除了一些醉鬼趁酒性调戏,真正来春宵一度的客人却寥寥无几。慢慢的,这条巷子里,只剩下阿芳一人。

      ”今天做了几笔生意?“一旁杂货店的老板,看阿芳独自依门站着,便上前半关心半搭讪地问道。

      ”这破天气,哪有生意啊?“阿芳随手点了根烟,叹了口气。”要不你来照顾照顾,我给你打个八折?“

      ”别,别,我老婆要知道了,非打断我腿不可!“杂货店老板讪笑着,”我听别人说光头又打你了?“

      ”哪个不要脸的到处嚼舌根,看我下次不撕烂她的嘴!“一听到他说这话,阿芳忽然朝着周围建筑发狂似地吼了起来。

      ”你别急啊,“老板倒是一脸从容,默默点了根烟。”就之前那出,怕是整个巷子的人都知道咯!“说完,他抬头看着阿芳,又低下头狠狠地抽了几口烟。”我说妹子,你这样也不是事啊,赶紧寻个人走吧!“

      ”你说的到容易,“阿芳侧目看着低头抽烟的杂货店老板,”像我这样的人,能走到哪去?“

      ”回老家啊,大不了种地呗,也比做这皮肉生意来的心安啊!“

      ”走不掉,我家里欠着光头的钱呢,换不上…“阿芳一边说,一边朝着天空吐了口烟。”几年前我妈做手术,欠光头的高利贷。“

      ”到底欠了多少啊?“老板掐灭烟,紧锁着眉头。可阿芳并不理会他看似关切的询问,只是一个劲地抽烟,仿佛这是她杯子最后一只烟了。

      ”怕是一辈子也还不上了……“

      听她这么一说,杂货店老板也不再追问,只是默然叹了口气。”是啊,有辙儿谁会在这地方讨生活……“

      不远处,路灯忽然熄灭,阿芳盯着那段没有灯光照射的路面出发呆,仿佛自己也跟着那幻灭的闪烁荧火,渐渐堕入无限黑暗中。

      ”是啊,谁会在这地方讨生活呢……“

      二人相对无言,心照不宣地盯着暗巷之外的高楼出神。曾几何时,这座城也承载着他们对未来的幻想,对生活的憧憬;可如今,历经风霜苦难之后,阳光却没有眷顾这群如浮萍般漂泊的人,那信念里仅存的一点点希望,也随着时间消磨殆尽,剩下的只有得过且过的苟活。

      3、午夜惊魂

      ”你怎么还不收摊子?“不知抽了多少根烟以后,阿芳忽然问杂货店老板。

      ”不急,再陪你一会儿。“老板嬉皮笑脸的回答。

      ”你老婆要知道你陪一站街女聊天,看不抽死你!“阿芳笑着调侃,心中却感觉前所未有的温暖。对于阿芳而言,”朋友“这种奢侈品,似乎从来就不是为她这种人准备的。生活中,阿芳见过太多的所谓”朋友“,有道貌岸然的伪君子,有夸夸其谈的读书人,有心机算尽的好姐妹……形形色色的人出现在她卑微的生命中,时间久了才发现,光鲜亮丽的背后,大多不过是逢场作戏。

      说难听点,她只不过是男人们发泄欲望的工具,仅此而已。

      ”妹子,你结婚了吗?“杂货店的老板冷不防的一句话,打断了阿芳的思绪。

      ”什么?“

      ”我问你结婚没?“

      ”我们出来卖的,有人要吗?“阿芳自嘲般笑着说。

      ”哪也不一定啊?“老板似乎没听出她语气中的尴尬,还一个劲地说。”你没听说过吗,古语有言:少女失贞,不如老妓从良。你不说,也没人知道这事,等你还清…“

      他后半句还未说完,远处一声巨响撕破了沉静的夜。

      ”是哪里爆炸了?“听到响声,阿芳忙扔掉手中的香烟,从屋檐下伸头张望。

      ”爆炸声比这大多了!“杂货店老板站起身,侧耳仔细听了听,”是枪声,有人打枪!“

      他这么一喊,把身边的阿芳吓得不轻。”这是…有命案啊!!??要不咱报警吧?!“

      ”你吓傻啦,报警,你生意还想做啊?!“老板喝止住早已六神无主的阿芳,”我去看看,你在店门口别动!“说完就向枪响的地方跑去,刚跑几步又回头冲着她喊了一声。

      ”我没回来之前,千万别动啊!“

      4、杀手

      阿芳焦虑地在原地来回踱步。”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她正欲前去查看,忽然一个身影踉跄着朝她走来;等走近她才看清,那不是一个人的身影而是两个人,半身泥水的杂货店老板身上,赫然多了一个年轻人。

      ”妹子,来搭把手!“老板一边喊,一边小跑着冲进店里,丝毫看不出这是个年过半百的老人,更何况他身上还托了一个。

      阿芳连忙上前,和杂货店老板一起,把背上的年轻人慢慢扶到了小店里的竹椅上。

      ”这怎么回事?!“

      ”受伤了?“老板气喘徐徐的说。”就是他开的枪!“

      ”那你还救他?!“

      ”你知道中枪的是谁吗?!“杂货店老板一边翻箱倒柜,一边回答。”是灵州帮的大哥大!“

      ”灵州帮?!“听到这个名字,阿芳不自觉地打了个冷战。这灵州帮可是这城里的最大帮会,政府几次扫黑除恶都没能打掉,据说是上头有人罩着,连警察都要礼让几分的。连上次打了阿芳的光头佬,都是这灵州帮的人。

      杂货店老板忙前忙后地为年轻人包扎伤口,而此时的阿芳已经被吓的没了人样。”这下完了,这下完了“她嘴里反复念叨着,”要被光头知道,我死定了!“忽然,阿芳仿佛想到了什么,忙往店门冲去。

      ”妹子你去哪?!“

      ”我打电话给光头…“她还没说完,就被老板一个箭步上前,死死抓住了手腕。

      ”你疯啦,你打电话咱仨都别想活了?!“

      ”你留下他,咱也活不成啊!!“阿芳挣扎着吼道。

      ”你让她去!!!“正在两人争执不下之时,坐在椅子上的年轻人突然怒吼,”一人做事一人当,我不连累你们!“说着,他似乎用尽了所有力气站起身。”我马上就去自首,他们一个也跑不掉!“

      ”我说年轻人,你不要这么冲动!“看他起身,杂货店老板忙放开阿芳,走过去将他按回椅子上。

      ”这可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啊!“

      5、无眠长夜

      阿芳缓缓坐下,用颤抖的手重新点起了一根烟;同时,她的目光死死地聚焦在这个年轻杀手身上,把他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一番。

      这年轻人约莫二十出头,乍一看有点淡淡的书卷气,上身穿了件黑色的卫衣,下身一条水洗牛仔裤,光着脚,可能是逃跑的时候丢了,衣服和裤子上都布满了斑驳的血迹,还破了好几道口子。昏暗的灯光下,看不清五官分布,只能隐约看出点轮廓,不算俊朗但也有几分英气。

      ”你是怎么样的,惹谁不行偏偏惹他?“阿芳一边抽烟一边问道。

      年轻人并不回答,只是把头侧到了一边,一副即将英勇就义的样子。

      ”哟,小伙子很有点个性啊?“看他不搭理自己,阿芳只能自说自话。”你这下可把老娘害苦了?“

      ”我说了,一人做事一人当!“年轻人忽冲着阿芳吼道。他这么一吼,阿芳不怒反笑:”你倒是当英雄了,你考虑过我们吗,你这以后让我们怎么做生意,怎么活啊,你知道你得罪谁了吗?!“她一边说一边指了指忙前忙后的杂货店老板,”我们呀,都要被你害死了!“

      这时,杂货店老板拿着找到的药瓶走上前劝慰,”妹子,你少说两句,相比这小伙子也是身不由己啊!“

      ”身不由己?说的到轻松,他这么身不由己害得害死咱们!“接着,她又把攻击矛头指向了杂货店老板:”你个老不死的也是,一把年纪了,干什么不好,非逞英雄,还好死不死救了个杀手,你这店以后怕也是开不下去了!“

      ”先别抱怨了,想想今晚怎么办吧?“老板不理会阿芳的叫骂,只是低头给年轻人上药。

      就在这时,屋外一道强光闪过,随即一声怒吼撕破长夜。

      ”都他妈给我起来!“

      阿芳一惊,”灵州帮的人找来了,这下怎么办?“

      ”先把他扶进店里屋!“

      随着这声嘶吼,周围遍方的住户,纷纷亮起了灯。紧接着,几声刺耳的汽笛和刹车声,随即响彻。

      ”我先去顶一会!“说时迟那时快,阿芳转身跑出店外。而此刻,几十个彪形大汉已经堵满了暗巷的每一处进出的小道。

      ”这怎么回事?“从睡梦中惊醒的人们,纷纷走出屋子,阿芳也随着慢慢聚集的人群,围了过去。

      ”都听好了,刚才,我们大哥被人给弄死了,有人告诉我凶手就跑到你们这了!“喊话的正是打了阿芳的光头佬。”现在,窝藏凶手的最好立刻把人叫交出来,不然的话…“话音未落,人群中有不识趣的喊了一嗓子。

      ”杀人你找110啊,大半夜叫我们算怎么回事?“”是啊,杀人就应该打110…“身边居然有人附和。

      一听有人抗议,光头佬诡笑一声,猛地冲进人群,不管不顾地抓了一个出来;随即,身边几个彪形大汉不问青红皂白地就是一顿拳脚,直打的那人爬在地上,站都站不起来。

      ”还有人有意见吗?“光头佬挠了挠头,大声问道。

      刚才还叽叽喳喳的人群,瞬间安静了。

      忽然,光头佬似乎想到了什么,冲着人群大叫:”阿芳,你给我出来!“

      听他喊自己,阿芳慢慢挤出人群。低着头,哆嗦着喊了一声:”鬼哥…“

      ”别怕,鬼哥问你,今晚是不是一直在这儿?“光头佬皮笑肉不笑地问道。

      ”是…“她似乎能听见自己上下牙齿打颤的声音。

      ”那你有看见什么陌生人,来过吗?!“

      ”没,我没…“还未说完,一巴掌已经轮了过去。阿芬只觉得脸上一热,紧接着,整个人便摔在了地上,随之而来的是如暴风骤雨般的拳头。

      不知过了多久,几个大汉架奄奄一息的阿芳,拖到了光头佬面前。

      ”大哥,都被大成这样了,她也没说什么,似乎真不知道啊?“

      光头佬轻蔑一笑,”阿芳啊,今天的生意还没做完吧,那接了鬼哥这单就算你完成任务了!“说着,他示意手下几人把伤痕累累的阿芳架进房间,之后,自己独自跟了进去。紧接着”咚“的一声,门被关上了。

      紧接着,这群打手走出了房间,开始驱赶着人群。”没什么好看的,赶紧都散了吧!“

      这一夜,凄凛的惨叫声,让整个暗巷无人入眠。

      6、少年

      ”谢谢…“少年看着躺在床上的阿芳,小声地说了一句。

      ”没什么好谢的,“阿芳苍白的脸上,划过一抹微笑,”这就是我的命…“

      一旁的杂货店老板,转过身去,偷偷地擦了擦眼睛。

      “只是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要杀人…?!”阿芳气若游丝。

      少年愣了一下,忽然眉头再次紧锁:“我母亲被他们逼死了…”说完,他站起身,面对着窗户默默点了根烟。“一年前,我家的工厂资金运营困难,我母亲就问灵州帮借了一笔20万的资金用于周转,本想着等产品回款后就还上,可是…”说到着他停下了,盯着窗外的大片大片的绿意,猛地吸了口烟。“可是还钱的时候,发现这笔欠款已经涨到了100万,但是我们手中联通购货款加一起才30万,母亲只能东拼西凑又借了几十万,就这样也还是不够。后来利息越滚越大,没办法只能把厂子抵押过去了,就算是抵押工厂了,灵州帮还是没放过我们。”

      “我母亲把名下房产全部抵押还款,最后积劳成疾,病倒了。可就算这样,这帮畜生也没放过我们,他们还…”说到这里,少年便戛然而止。

      他脸上的表情平静,看不出有一丝的波澜,可阿芳知道这少年的内心却已然翻江倒海了。于是她便不再多问。

      “那你的枪是怎么来的?”一旁坐着的杂货店老板,若有所思的问。

      “我大学学的机械工程,母亲出事以后我自己在厂里拿废料偷偷做的…”

      “你为什么不报警?”这时的阿芳,却有些疑惑。

      听她这么一问,少年冷哼一声:“报警?你以为我们没有吗?警察和他们宁州帮早已是一丘之貉,我多少次报警都被打了回来,不予立案!”少年越说越激动,忽而猛地挥拳砸在了墙上,“我要为母亲报仇,我要为我家讨个公道!”

      “你杀得了一个,你能杀的完天下的坏人吗?”杂货店老板苦笑着说。“眼下当务之急,就是得给你找个地方躲好了!”

      “你就在我这吧,前几天的事过去,他们应该不会再查了。”阿芳吃力地支撑起身体,“等这风头过去,你得赶紧去外地投奔个亲戚,我想灵州帮的脏事那么多,应该不敢擅自报警什么的。”

      忽而少年转过头,痴痴地看着阿芳,好像有什么想说的;从他眼睛中,阿芳似乎读出了千言万语,一种相依为命的错觉由内心深处喷涌而出,可是她又怎敢有什么奢望呢?这种情感也不过是茫茫人海中,如一叶孤舟暂时找到了停泊的港湾,可它终究是要远行的。

      7、希望

      多日以后,阿芳康复了,又继续回到了暗巷的路口,露出如寻常一般矫揉造作的微笑。而这几日,不知怎的,光头佬始终未出现过,有事只是且了个手下人来询问。经历了这些日子,少年和阿芳也亲昵了起来,少年也开始管阿芳叫姐了。阿芳身边的小姐妹们,却也没有在意她身边何时多了少年,只当是阿芳某个亲戚家,来大城市投靠的孩子。

      阿芳一如既往的做着皮肉生意,不同的是,每每有客人,少年都会站在门口把风。人们看不出他的喜怒,也不知这少年曾在某个雨夜干出了惊天动地的大事。

      “姐,你为何要做这种生意。”一次客人走了以后,少年忽然问她。

      “那能怎么办,姐也没学历,没啥文化,再说姐跟你一样家人也欠他们钱。”她叹了口气,幽幽说道。“要怪只能怪姐是个女人…”

      “可是,你能逃走啊?!”

      “不是没试过,逃走又被抓回来,一顿毒打。”在收拾屋子的阿芳,忽然停下手中的活儿,望着窗外,脑海中的往事一一浮现。“跟你一样,报警没用。”她微笑着,可那笑容多少有些落寞。

      下午的时候,是阿芳他们难得的清闲日子。其他的姐妹喜欢在这个难得的清闲时间,结伴去逛逛街;和她们不同,阿芳喜欢自己坐在屋子里,对着镜子发呆,或是偷偷溜到暗巷尽头的高楼顶层,等日落。

      现在,等日落的人变成了两个。

      少年盯着太阳的余辉出神,“姐,你为什么喜欢看落日啊?”

      “因为它会告诉我,今天要结束了,明天要开始了。”

      “我不是很懂?”少年苦笑着搔了搔头发。

      “因为,每个明天都会是新的一天啊!”说完,阿芳翻身走下楼梯。

      “活着,总要有点希望的不是吗?”

      回到住处的时候,阿芳忽然拦住了少年,“几个月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姐你叫什么啊?!”少年奸笑着反问。

      “你怎么不知道,阿芳啊?”

      “这是真名?”

      “怎么不是?!”

      “那我的名字就叫弟弟!”

      8、猝不及防的离别

      “听说了吗,巡视组来了!”某天,杂货店老板忽然兴奋的跑来找阿芳。

      “所以呢?”

      “传说是打黑除恶专项组,灵州帮要完蛋了!”杂货店老板喊得恨不得世界都知道。

      “那我的仇能报了!?”少年开心的像个孩子。可一旁的阿芳却愁眉不展,“如果是这样,那光头佬他们肯定会提前做准备的。”思索良久,她忽然起身开始翻腾自己的梳妆台。

      “姐,你是要找什么吗?”阿芳并不理会少年的询问,甚至不关心一旁茫然的杂货店老板,只是一个劲地倒腾抽屉。

      她把所有的东西一股脑儿倒在了床上,一件一件的翻找;终于,在一堆凌乱的旧物中,摸索出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盒子,二话不说便递给了少年。

      “这是?”少年疑惑地接过,打开一看,竟被眼前的一幕惊得说不出话来。盒子中,明晃晃地陈列的几件金色的首饰,随辨别不出成色分量,可一眼便看出那是纯金的材质。

      “姐,你…”少年一句话说不出来。“这是姐刚来这个城市的时候,家里给的;让我有点傍生的东西。弟,你听我的,现在拿着这些找个金店,换了钱,赶紧走!”

      “为什么?”

      “如果传闻是真的,巡视组来了,你也要坐牢的!”

      “可是我…”少年拿着首饰盒,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走,快走!!”说着说着,阿芳一把拉起少年,把他强行推出了门外,一把反锁了房门。

      “姐,你开门,你听我说!!”任凭少年忽然撕心裂肺的喊叫,她都是死死地抵着门。无奈,少年只得转身离去,临别时,他忽而跪下连磕了几个头。

      “姐,我一定回来接你,你一定要等我回来!”

      屋内的阿芳,早已泣不成声。

      “你这又是何苦呢?”望着少年远去,一直没说话的杂货店老板默默地叹了口气。

      9、复仇

      午夜时分,光头佬来了。

      阿芳毕恭毕敬地把他迎了进来,他一进门便躺在了床上,那满身的酒气熏的人睁不开眼。

      “相比你也听说了吧,”光头佬眯缝眼,长长的叹了口气“巡视组来了,咱们的好日子要到头了!”

      阿芳并不接话,只是默默转身,想找个借口出去“我给鬼哥到点热水解酒…”,可话音未落,光头佬就一把抓住了她,“阿芳啊,你知道吗,这么多人我可是最看重你的,你看我给你最好的位置,介绍各种大佬给你做生意,你要怎么感激我?!”任凭阿芳怎么挣扎,却死活挣脱不了那只如魔鬼一般的铁爪。

      光头佬全然不顾阿芳的反抗,使劲把她拽进了怀里:“鬼哥我是犯事的人,要跑路了,阿芳你跟鬼哥一起走好吗,鬼哥保准你吃香的喝辣的!”刚说完,他的嘴就不老实地凑了上去。

      “啪”,一声清响,在房间回荡,正是阿芳的巴掌,落在了光头佬脸上。可是打完,阿芳立刻后悔了,她知道等待她的将是难以名状的暴虐。可不知喝多了,还是怎么的,挨了一记耳光的光头佬,却笑了起来:“打的好,这多年看来你是忍够了,我喜欢,我就喜欢有性格的!”一边说,一边脱去上衣,向阿芳猛扑过来。

      “不…”阿芳挣扎着,迷糊中顺手摸到了身边一件硬物,下意识地挥了过去,紧接着惨叫应声响起。

      “臭婊子,你敢伤我!”光头佬捂着流血的额头,面容愈发狰狞可怖,“今天我不办了你,我就不是灵州鬼哥!”说时迟那时快,光头佬怪叫着,再次扑了上去,他先是一巴掌打在阿芳面门,接着用一只手死死地卡住阿芳双手,另一只开始发疯似地撕扯阿芳上衣。

      阿芳死命挣扎,可一个弱女子怎能拼得过眼前五大三粗的壮汉,正当她要放弃之时。眼前忽然一道白光闪过,紧锁的房门被“咚”的一声踹开,随即一块石头,准确地落在了光头佬的头顶上。

      “啊!”光头佬吃疼,忙放开阿芳起身回头,而眼前人,正是早已离去多日的少年。

      “小兔崽子,你是哪个,敢坏我好事!”

      “姐,没事吧!”少年并不搭理光头佬,转而关切地询问倒地的阿芳。而少年身后,杂货店老板随即冲了进来,他不知从哪里摸出吧铁锹,死死地阿芳。

      “你个老不死的也参合进来了!”见来的是两个人,光头佬喘着粗气,退到了墙角,接着从身后的裤腰间摸出了把明晃晃的短刀,轻蔑地说道:“你们也不打听打听,我鬼哥怕过谁,一起上啊!”

      少年面无表情,丝毫不理会光头佬的挑衅,他脱下外套,走到阿芳身边,轻轻地给她盖上,之后猛地从腰间掏出把枪,对着光头佬。

      一见有枪,光头佬大惊失色,刚才还嚣张的气焰瞬间消失的一干二净。

      他仿佛明白了什么,瞳孔不自觉地放大:“那天开枪的就是你!”

      “我也认得你,我母亲走的那天,就是你…”

      “我是…”光头佬话音未落,少年举枪便射,随着一声闷响,这罪恶的人便倒在了血泊之中,没有留给他一丝申辩,甚至求饶的机会。眼前这一幕,惊得杂货店长半响说不说话来。而阿芳不只力气用尽,还是惊吓过度,早已晕倒在他怀中。

      安顿好了阿芳,杂货店长默默点了根烟,又随手递给少年一根。

      “下一步怎么打算的?”

      “去自首,真好赶上巡视组来了,我手上也有一些宁州帮勾结政府机关的犯罪证据,一并都交了?”

      “你知道你这样会怎么判吗?”

      “知道,故意杀人,有立功表现二十几年吧?”少年默默吐了口烟,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

      “那你让她怎么办?”杂货店老板指了指躺在床上的阿芳。

      “不知道,”半响,少年叹气道。

      “她可能会等你出来。”

      “那岂不是耽误我姐了,灵州帮灭了她就应该找个好人嫁了,何必为我一个杀人犯…”

      “到现在,你还觉得她只是你姐吗?”杂货店老板掐灭烟头,侧目盯着少年,“你俩儿,早已是彼此最亲的人!”

      少年也不搭话,默默地抽完手头上的最后半截香烟。“好了,我现在去110,如果我姐问起,老爷子你可别说我去自首了!”

      “知道,快去吧,总该有个了解了!”

      “那谢了!”少年转身离去,出门时回头冲着杂货店老板,露出了一个前所未有的迷人微笑。“忘了说了,老爷子,我叫赵憬希,等我姐醒了告诉她一声!”

      10、尾声

      公审大会前所未有的热闹,省法院里挤挤挨挨的全是人,除了各地方媒体,还有暗巷中的那群特殊的“居民”。

      灵州帮涉黑一案,所牵扯的大大小小地方官员近百人,算是震惊全国的一件大案。而赵憬希故意伤人一案,因主犯主动投案自首,并协助巡查组及省公安机关破获灵州帮特大涉黑案有功,得以减刑,判处有期徒刑十年缓期一年执行。

      而原有的暗巷棚户区,已纳入政府改革规划,被专门开辟为城市扫黑除恶文化宣传区,据说还要建一个市民广场。

      “妹子,以后有什么打算?”除了法院,杂货店老板问阿芳。

      面对着晴朗的天气,阿芳伸了个懒腰,闭着眼冲着阳光懒懒地说道:“找个正经的工作,挣点钱,像您一样做点小生意,从此活在阳光之下!”

      ”那小憬希呢?“

      ”做姐姐的,当让要等他了!“

      ”就没有想进一步发展?“杂货店老板坏笑着问道。可他这一问,倒是把阿芳问住了,楞了一会,阿芳自嘲地说:”我这样的人,他才不会要呢!“

      ”那他如果要呢?“杂货店老板继续从穷追不舍。

      ”到那时候再说吧!“阿芳一溜烟地跑出大门,那身形分明就是个豆蔻年华的少女。

      十个月后。

      阿芳陪着憬希一起去城东监狱服刑,虽知故事的结局已是美好可期,可临别时阿芳还是忍不住流泪了:”你千万别着急,就在里面好好待着,好好改造,听教员的话,知道吗;我每个月探监都去看你,给你带还吃的,要是想我了,就得空打电话!”

      “嗯,老婆!”憬希像孩子似的点了点头。

      此时,春日正好,阳光正盛,青草的嫩芽悄悄钻破泥土的桎梏,蓬勃中蕴藏着连天的绿意,归来的燕子,在万般人家的屋檐下留下了忙碌的身影;娟娟的溪水,穿过平原,穿过群山,流不尽生机盎然。万物始解,一切的一切,都寓意着希望、寓意着美好、寓意着新生的萌动和昂扬。■

      江苏·南京
    • 4
    • 5
    • 0
    • 412
    • 羊羽TA们征文君梁霄老木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15152811626文生
      [s-50]
    • 0
      lpf举人
      @梁霄 从古至今文人有几个要脸的 [s-4]
    • 0
      梁霄贡士我最红
      @lpf 这样的托词也是够厉害! [s-14]
    • 0
      lpf举人
      @梁霄 你可以理解为那是通假字 [s-1]
    • 0
      梁霄贡士我最红
      故事还挺完整的,阿芳的结局也很美好!美中不足的是,错别字比较多。加油! [s-2-65]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