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影子

      影子

      当翱翔在天空的雄鹰被弓箭手一箭穿心,它命运便早已注定。而我只是那个捧弓的人,为李牧的神射而震惊。

      李牧对我说,做一个合格的将领,就要从猎鹰开始。

      我当时不明白他这句话,我的心思在另一头,那个婀娜的女人,她的琴声昂扬向上,恰似杨柳青青的春之曲,令人陶醉在这温柔乡之中。

      当我挽弓的试射时候,她欢快地去密林里采蘑菇了,没有观众,我的表演有了瑕疵。

      1、

      当一波箭羽再次从城头消失,城墙上早已布满死尸和弩箭毁坏的痕迹。

      我,李牧又再一次站在城墙上,每个士卒的眼睛里都带着殷切的目光。

      秦军攻势越来越猛烈了,我接到了赵王的旨意,挥别了边关残留的将士,带着赵国七万五千名儿郎踏上了抵抗秦国的不归之途。

      战争能使一个男人成长,也能摧毁无数的家庭。我远不如廉颇老将军坚忍,在长平之战中把那个杀神逼得不得不使出阴招。

      “将军,将军,秦军撤军了。”我的副将高兴地向我禀告战况,我点头,从我腰间抽出我的佩剑,指向天空嘶吼道:“天佑我大赵,赵军必胜!”

      “赵军必胜!赵军必胜!”此起彼伏的雄壮声再一次响彻云霄。

      完美表演的一天结束了。

      我走下城墙,那些士兵向我行注目礼,继廉颇之后我是大赵唯一的希望。

      “将军万安!”李牧夫人琴姬在门口迎我,我的卫士们挺直腰板,拿起剑戟,对我行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退下吧。”我威严地摆摆手,下人们弯腰退出房门。当门关上的那一刻,琴姬的嘴角露出一丝疲惫。

      我站在琴姬下首轻声说:“夫人,将军尸骨未寒,请您节哀!”

      琴姬没有言语。在去支援赵国的路上,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伤寒,名将李牧咽下了他人生中最长的一口气。没有任何遗言,名将陨落。

      夫人匆忙找到了我,当时我在后厨帮忙劈柴,她拉着我的手说,现在大赵需要你。

      是的,我要肩负起对抗秦军的使命,只有我自己知道,我是个冒牌货。

      2、

      三月春花飞舞,飞向辽阔的天空,漫过这战火弥漫的荒野。

      每个人都在乱世挣扎,三餐不济,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没准哪一天就成了别人刀下的亡魂。

      我因为偷了一家酒楼的白馒头,就被抓到县衙判我流放之罪,去最危险的地方做苦役。这时一个白胡子将军经过,从县令手里要了我,说他缺一个侍卫。

      他叫廉颇,赵国上将军,是赵国的战神。

      我洗沐更衣以后去见他,他坐在几案上望着我,眼神带着忧郁:“你知不知道,你很像一个人?”

      “小人不知,请将军明示。”我跪下来,头低着看着地板上像赵国连绵起伏群山一样的纹路,闻着美酒的香气和食物的诱人的味道,肚皮开始嗷嗷叫唤。

      “给你,接着。”一块鹿肉飞到地上,我快速捡起来,咬着肉竟然哭了起来。

      廉颇走下高台,把我扶起来:“从现在开始,我要你去李牧的家,模仿他,观察他,而且我会授予你我的兵法。”

      “那将军要小人到底去做什么?小人惶恐。”我扔下鹿肉,头匍匐在地上,大气也不敢喘。

      “记住,你的命是我给的,你去李牧那里,必要时候,有人会告诉你怎么做!我只能跟你说,这是为了大赵,你懂吗?”

      我不懂,但我去做了,因为我潜伏进李牧家后不可自拔爱上了琴姬,她是个多愁善感的女人,我一直在想或许她不该嫁给李牧。

      3、

      在内应很巧妙的安排下,我很快就做了李牧的替身,一个谁也不知道的影子。

      李牧的身体很不好,他这个马上将军不同于食肉三斤,喝酒五升的廉颇,他更像是夕阳下那一抹惊艳的晚霞,带着史无前例的悲壮气质去完成一次次对敌的突袭。

      李牧告诉我,我知道你是谁的人,我不会计较,等到战事平稳后,他会送我去走,走得远远的,不要再回来。

      我问他,将军,这仗什么时候打完?他看了看我,没有说话。我知道,他也没有答案。

      现在他死了,尸体就随便埋在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土包里,坟头上的血迹还没有干。

      琴姬这些天很憔悴,她担心我会露出破绽,但是我没有。我的兵法是廉颇教的,所以我善守,连敌人的将领都拿我没有办法,一向崇尚进攻的名将成了一个缩头乌龟。

      她弹起那抚摸了无数次的旧琴,只是这琴声透出无限凄凉,像辽远苍阔的大地,像塞外茫茫的草原。曾经的一年里我有多次看见她弹起琴,而李牧就站在她身边,静静地守候她。

      我一个人走出去,说去透透气,因为有人联系我了。他藏的更深,是琴姬的替身侍女翠儿,翠儿跟我说,廉颇将军死在了魏国。

      我的表情复杂,赵国接连失去了两位军神,对于我来说,意味着结束也可以说是没有结局的开始。

      “将军说,你的使命还没有完成,请你代替他和李牧继续活着。”

      “为什么?”这个问题不会有答案了。没有人可以给我一个答复,知道我身份的人都死了。

      不,还有一个,在里屋弹琴的琴姬。

      4、

      秦国痛恨李牧阻止他的灭国大计,千方百计想除去他。赵国的相国郭开更是不喜欢李牧倨傲的态度,因为他从不把他放在眼里。所以我有了必须死的理由。

      李牧离开边关,已经有三批刺客先后刺杀李牧。第一次是在军营里,辛亏副将反应机敏,替我抵挡了对方的致命一击。第二次是在茅厕,一个装扮成下人的人突然从旁边茅厕冲出行刺我,我并不是那个瘦弱的李牧,我轻易制服他,结果了他的性命。第三次最为凶险,他们竟动用了重弩,我和琴姬走在街上,那时最为凶险,眼看那一道重弩就穿破琴姬的身体。我用身体挡住了射向琴姬的巨弩。

      最终琴姬获救。我昏迷了三天三夜,醒来时个黄昏。翠儿服侍我汤药,埋怨我不该轻易涉险,她说现在我们的生命是自己的了。

      我没有反驳她的话语,我也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自从我变成了李牧之后,我就没有了快乐。

      如果连琴姬都死了,那生活的意义到底是什么?保卫邯郸或者是大赵?我真的不知道。

      琴姬来看我,她眼里饱含热泪,容颜憔悴,她抚摸着我胸膛的伤口,久久说不出一句整话。

      “李牧,要不了多久,这一切就会结束,你不要多想,好好休息。那样你就能快活地过完下半生。”

      “那你呢?”我一动,胸膛和腹部的伤口就疼地裂开,这个情形我早就预料到,可是还是忍不住问她。

      她面色突起潮红,很慌乱地挣脱我握住她纤细手腕的手,很窘迫地说道:“我当然会和你在一起。”

      如果那天我听懂她的潜台词就好了,可惜我不是李牧。

      5、

      我再一次从鬼门关逃脱,站了起来。当我来到布满箭孔的城楼,城外有数十万的秦军枕戈待旦,他们精气神仍旧那么旺盛,似乎征服别国的快感已经让他们忘记了麻木。

      “将军,大王的钦差来了。”传令兵气喘吁吁地跑上前向我汇报。

      那个传旨的内侍走上城墙,捧着一卷赵王亲笔写的旨意,眼神怯懦,脚步虚浮,仿佛城外的秦军吹口气就能把他碾成灰烬。

      “李牧,大王问,你可知罪?”内侍一开口,我身边的副将怒斥道,“你说什么?将军乃国之栋梁,哪个敢污蔑于他?”

      内侍慌了神,我走上前,扶助了内侍的双臂:“上使,大王想要我怎么样?你说吧,我听着。”

      你怎么敢?我读懂了那样的眼神,我不是李牧,我不会愚忠一个帝王。我只是李牧的替身,廉颇招揽的影子,一个从来没有名字的人。

      “李牧,咸阳密探告你拥兵自重,意图不轨。大王谕令即可解除李牧的兵权,邯郸将派上将军郭胜将军代替你的职位。宣读之日,即刻生效。”内侍一口气说完所有的内容,他听过这个关外杀神的威名。

      我点点头,回首拍了拍副将的肩膀:“你守好城池,这是我临走的心愿。”

      “将军!将军!”所有的士兵朝我下跪,他们在为我送行,我没有看他们一眼。我缓慢地走下城墙,内侍好像还有什么话,我一句话也不想听。
      此刻我的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就这样走,或许也是一种解脱。

      6、

      琴姬没有如约在等我。我看到的是府外打斗过的痕迹还有阶梯上浓重的血腥味。

      我心中咯噔一下。穿着沉重的铠甲冲向府内。这时还有零星的打斗声,有一两个不知死活地的黑衣人埋伏在暗处向我挥舞青铜长剑。

      我像疯了一样拔剑刺向挡住我面前的敌人,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那些人已经肆无忌惮到如此地步了吗?明目张胆闯进我的家里,要对我赶尽杀绝。
      翠儿倒在血泊之中,身旁还有她喜欢的杜鹃花,那殷红璀璨如血,像朝阳般刺目的鲜艳。

      她说过,我你要为自己活,廉颇死后,我曾一度看到希望。然后琴姬就出现在我面前,她恳求我救救大赵的男儿,那十余万的甲士命运早就操弄在我手中。

      她到哪里去了?琴姬,我没有看见她,我的剑砍翻戳穿了一切的敌人,城里的士卒难道死绝了,我的嘶吼,我的无奈,没有打动他们。

      这里果然是个陷阱,我被二十个训练有素的杀手包围了。

      “她在哪里?她在哪里?”你们一定见过草原狼,临死前的反扑,我知道他看懂了。他们挨得很近,二十人分四组互为配合,像一种军阵。看来幕后之人处心积虑要我死。

      “你们告诉我琴姬在哪里?我可以叫我的士兵向你们的人投降!”孤注一掷,我已经豁出去了。

      7、

      “放弃吧,赵王已经下令了。”琴姬从黑暗中走到了前台,我握着已经砍出印痕的青铜长剑,心有不甘道:“为什么?你是我的妻子。为什么背叛我?这到底是为什么?”

      琴姬面带忧郁,她这时已经摆脱了李牧妻子的身份,看起来更像是一个陌生人,周围有泠冽成实质的杀意。在这个秋意浓郁的庭院,我已经穷途末路了。

      “不要问了,我给你争取了活命的机会,只要你率领赵军投降,秦军会给你一个体面的离开,好过现在被乱刀分杀,尸首异处。”我不敢相信,这是和我朝夕相对二十几天生死与共的琴姬,这是那个我暗恋三载,在边关与将士同甘共苦的琴姬,如果是这是谎言,为什么李牧从未发觉?为什么?

      我不能如此窝囊死去,我要知道一个答案:“琴姬你知道你在说什么?难道要我眼睁睁看着大赵男儿对秦狗卑躬屈膝,要这万里江山沦为秦人铁蹄的牺牲品吗?我的答案是不。”

      琴姬没有想到我如此决绝,一点情面也不给她:“你在说什么?你以为你是那个李牧吗?你不是,你永远不是,那个人死了,死在了征途中,这就是宿命。”

      “我不信,”我舞动着长剑,指向她,“我是李牧,我令敌军胆寒,我是不败的战神。”

      那群卑鄙的刺客笑了,如此肆无忌惮,我的士兵在何方,琴姬怜悯望着我。她的眼神里有复杂的情感需要宣泄,但是她没有说。

      我看清了他们每个人眼里嘲讽的嘴脸,我不过是个可怜的冒牌货。

      8、

      “为什么要选中我?”我曾经问过廉颇,廉颇正教我骑射,我磕磕绊绊,被他骂了数次,你就是个笨蛋。

      “除了像,你们有个共同点,连他也不知道。你们都是一根筋。”廉颇只短暂给了我一个温和的笑容,我又投入到紧张的训练中。

      李牧坐在我的面前,为我倒了一碗烈酒,那酷似塞北的寒流,冷冽中带着一丝辣味。

      “我不知道廉颇为什么会选中你。但是你知道我的命不久矣,需要一个继承人。”他瘦弱的病体在将士面前是个神,在我的对面,只是个人到中年需要将养的可怜人。

      “琴姬不在,我今天还和你说的是,你不需要相信任何人,包括廉颇和我,还有琴姬。”他的石破惊天让我为他倒酒的双手颤抖起来,就撒在漆面的几案上,映出李牧那一张苍白没有血色的脸。

      李牧幽幽地叹气道:“生于乱世是每个人的不幸,但是我们依然要坚强地活下去。我希望你能代替我活下去,不止是我,还有你自己,对了,你叫什么名字,我还一直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漫长的替身生涯,我把父母亲赋予我的名字深深藏进了一个不为人知的角落,我已经被盲目的爱和一份沉甸甸的责任塞满。

      当那一刻真正来临,我也面对了死亡的威胁,我仿佛听懂了李牧的话,人这一生总要为自己活一次。

      9、

      我扔掉了青铜长剑,刺客一拥而上,把我绑起来。因为街上的巡逻兵终于发现异样,琴姬命令他们把我绑去城头。
      我问琴姬:“你做密探多久了?”

      琴姬犹豫片刻后,还是回答了我:“很久了,久到我已经忘了故国,以为自己就是赵人。就像你现在认为自己是李牧。”

      城内的百姓蜂拥而至,只是我一生最狼狈的时刻,他们拿着扁担和柴刀,士兵也是枕戈待旦。但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副将咬牙切齿,内侍躲在士兵后面,慌乱的表情里难掩饰那一丝得意,仿佛说李牧你也有今天。

      秦军站在城墙外六百步开外,准备好进攻的姿态。

      “好了,你下令投降吧。”琴姬和我站在城头,一群亡命之徒包裹着我们。我望着城内外黑压压的军队,我没有任何豪言壮语,只是茫然望着升到最高处的太阳,任凭烈阳凶猛的温度把我从冰冷的现实带回残酷的战场。

      随着刻漏的流逝,琴姬慢慢失去了耐心:“我没有时间陪你胡闹,你立刻下令,让你士兵放下武器,放秦军入城。”

      她的声音像百灵,却带着不容置疑的果决。城下士卒和百姓开始恐慌和骚乱,他们一时没有办法把李牧的夫人和乱臣贼子联系在一起。

      “你可以告诉所有人,我是假的,那样让他们更快崩溃。”真到了死亡的前一刻,我前所未有的平静。

      “你以为我是傻子,”她附在我的耳畔,有热气吹拂我的脸颊,“你活着比死的价值更大,况且谁知道你是假的?”

      10、

      “将军,将军!”这是城中百姓发自肺腑的痛彻呼声,也是我军队的渴望。

      我尽量让自己站得笔直,此刻我能做的只是用我的躯体告诉他们,即使我死了,也要继续守下去。

      琴姬歇斯底里,她把匕首抵住我的脖颈,再次大声说:“你们给我听好了,你们再不投降。我就把李牧杀了,你们听见没有。”

      秦军在城外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庆贺声,似乎他们已经赢了。我的将士垂头丧气,百姓们高举锄头的手已经平举到胸腹,眼看就要重回平实的土地继续他们暗无天日的劳作。

      包围圈撕开了一条裂缝,琴姬把我推到城墙边上,那群黑衣人举着长剑背对着我,琴姬的手很稳定,这样的手应该拨弄五弦,而不是操弄人命。

      “让我再抱你一下。”琴姬耳畔有风烈烈作响,但她还是听清楚我的话,“这是你的要求,还是你准备妥协的说辞。”

      琴姬不是蠢人,她的眼神和嘴角的浅笑连她都不会相信释放我的后果。

      “如果有来生,琴姬,我希望你能再陪我看一回射鹰,你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那个时候我看见你进入了树林,我知道那树林里没有蘑菇。”

      说完这句话,我的整个人就向墙外的天空投下我这笨重的躯壳,死亡应该是一霎那没有痛苦。可是到了那一刻我却觉得身子轻得像一片羽毛,有无数生前的画面在我眼前飘过,我看见了李牧。

      11、

      李牧坐在马上,用马鞭抽了我一下,我双臂吃痛,弓箭掉在地上。

      “你看什么?鹰会逃走的,战场上瞬息万变,把握战机很重要。”

      “夫人,”我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告诉李牧,“那座森林里没有蘑菇。”

      李牧下马,迎着波浪起伏的草原,远处绿色的林海让人心生欢喜,似乎有数不尽的牛羊在朝我们涌来。

      “因为我现在还不能死,所以你可以好好活着。”

      我当时傻乎乎问李牧,为什么?现在我快死了,头触到墙下的坚硬的土地,我必死无疑。

      我仿佛像开窍一般,终于明白,有时候活着才是最大的折磨,临死的那一刻,我看见琴姬那张脸渐渐模糊,我不记得她笑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那天过了很久,她走出密林,李牧微笑着,我发现她脸上欢愉的神情没有了,我就知道。

      李牧一开始也知道,当她为我们抚琴,悠扬的塞曲直上九天。

      在她进入密林以前,我没有爱上她。但是至此以后,我爱上了她,因为她和我是同类人。■

      影子

      上海
    • 5
    • 3
    • 0
    • 259
    • 梁霄TA们征文君老木让子弹飞羊羽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老木状元守望者
      题材不错,或许是叙述的原因,后半部分读起来有点乱,加油! [s-2-16]
    • 0
      羊羽贡士天天想上
      赠送了礼物[鼓掌]
    • 0
      羊羽贡士天天想上
      先占个坑,有时间再看! [s-5] 新作者一定要支持下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