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去内蒙

      去内蒙

      13岁的侄子眨巴着天真的眼睛问我:“如果我要去很远很远的地方,需要什么?”

      “现在这个世界呀……”我说,“只要你想,和有钱就行了。”

      “哦……”侄子地下头,很认真地想着。

      我看着他,忽然感叹道,“世界那么大,是很应该去的。那么小屁孩,你想去哪里呢?”

      “嗯……”他还在努力的想,似乎他的小脑袋里装不下一张世界地图。最后他终于想起来了,得意地说:“内蒙,对!去内蒙古。”

      “哈,”我乐了,调侃道,“你不会是听我讲多了大草原的故事才想去的吧?”

      “内蒙古是很远很远的地方吧?要多少钱才能去?”

      “那就看你有多少钱了?钱多有钱多的去法,钱少也有钱少的去法。”

      “我…”侄子支吾着,随后朗声道:“我以后会有一万元钱!”

      “噢,一万块钱,看来你是个富豪呀。那你大可以坐飞机去了,机票一千块,来回才两千,你还剩很多钱呢。”我犹如一个导游,滔滔不绝介绍道,“当然,如果你时间充裕,我建议你坐火车去,因为沿途的风景和人味浓得很。但一定要买卧铺票,否则那么长的久坐会让你崩溃的。”

      “那内蒙好玩吗?”

      “好玩,哪里不好玩?草原、雪山、秃枝、孤雁、羊群、烈马、凛冬、西风,你说好玩不好玩?”

      侄子眯起眼,露出向往的神情,仿佛美好的东西触手可及。

      母亲在厨房里听着,开口笑骂道:“别听他瞎说,赶紧过来洗手吃饭,你快迟到了,操心老师打手心。”

      侄子只好怏怏去吃饭,然后默默背上书包上学了。侄子走后母亲便训诫我:“你别老跟他讲你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万一哪天他跟你一样到处乱跑,看你怎么跟你姐交代!”

      我嘿嘿的笑了,刚才的对话让我想起了许多往事,于是说:“妈,这是男人的浪漫,你不懂的。”

      母亲也笑,溺爱的看着我说:“你说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都快三十岁的人了,还说什么浪漫不浪漫的。唉,我也管不了你。”

      慈祥的母亲不曾料想,没过几天我竟然又跑了,潇潇洒洒的和大松搭上了一辆前往内蒙的货车,开启了一段既熟悉又陌生的旅程。为什么说熟悉呢?因为我曾在内蒙呆了好长一段时间,而大松走南闯北去过好多地方,有丰富的旅行经验;为什么又说陌生呢?因为我在内蒙时我几乎都在同一个地方窝着,并没有见识到多少风光,而大松从未去过内蒙,也从未和我出过远门。我们是最要好的朋友,但此刻却有点儿陌生了,因为我们也好长时间没见面了,之前几次约定的远行都搁浅了,这次总算得偿所愿,而且让我重游故地,我不得不欣喜非常。

      车子是运输草料的仓栏式大货车,我们既能坐在车头里,也可躺在车后的草垛上,我十分想要欣赏沿途的风光,故而选择了后者。在行驶中车顶上待着是一件惬意的事,不仅能将沿途的景色尽收眼底,还有鸟语花香和风日暖扑面,特别是凉爽的风儿,时刻都会将身上的热气带走,即便是十月金秋的太阳也无法使我感到炎热。此刻我大抵能体会到林风眠所说的“不管睡在哪里,我都睡在风里”的意境。

      随了时间的推移,沿途的景物逐渐脱去了城市的喧嚣和骄傲,开始变得内敛和坚韧,植物也由绿油油换为黄赫赫、红殷殷,山谷沟壑在历经平原和高山后换成一望无垠的荒漠,天空也有明显差异,越往北就越发澄明和湛蓝,夜里遥望星河,仿佛置身于恒古的时间流里,灵魂扶摇直上。

      中途我们在一片盐海旁的一座小镇休息,那海蓝得出奇,犹如一颗颗剔透的蓝宝石镶在水中。吃罢饭后我们就惬意地坐在窗台边,遥望海边一群嬉戏的孩童,大松燃起了一根烟,问我:“你只说要去内蒙,目的地是哪?”

      “没有目的地的。”我狡黠一笑,“去内蒙意思就是把整个内蒙都转一圈。”

      他翻了翻白眼,郁闷地说:“我就知道你没做计划,不过好歹得有个路线吧?比如在哪里下车、往哪儿走?”

      “你想在哪下车?”

      “这还有的选?”

      “那当然。”我自信地说,“且不说司机大哥多次穿梭内蒙各地,我也是专业的。”

      “那你倒说说看,都有哪些地方和什么样的特色?”

      我便神色飞扬地给他介绍开来:“内蒙地域极广,几乎横跨了半个中国,无论是高山平原还是荒漠戈壁亦或是大江大湖都蕴含其中。如果以首府呼和浩特作为分界线,东西两边有明显差异的人文风俗,东边的生活习性和语言特点偏向于东北,而西边则倾向于山西和陕西。最西的阿拉善盟是大沙漠、大戈壁的萧瑟,有最原始的风光和岩画石;偏南部的鄂尔多斯是成吉思汗王陵的所在地,历史遗骸斑斑;中部的呼和浩特和包头是经济中心,汇集了四面八方的人和物;往东一点是锡林郭勒盟,那有与蒙古国通商口岸,蒙古人和俄罗斯人汇集,异邦风情浓厚,且设立了大片草场保护区,夜狼出没;再往东有赤峰,听名字应该是有不得了的山峰;东边的满洲里最冷,号称北风朔骨,冰雪文化盛行;最北的呼伦贝尔风景迤逦,可在呼伦贝尔大草原狂奔,也可登上大雪山享受滑雪的快意恩仇。”

      大松听我一口气说了这么一大堆,惊讶得目瞪口呆:“你怎么知道这么多啊?”

      “我在内蒙待过半年呀。”

      “这些地方你都去过?”

      “恰恰相反,都没去过。”我叹了一口气说,“那时年轻,什么地方都计划着要去,结果一个都没去成。”

      “所以说,你今个是来填补遗憾的?”

      “不,我从来都是去流浪的,就像你成天要去西藏一样。”

      他听后会心的笑了。有人说旅行最幸福的事就是有个心灵相通的人同行,我想他是理解我的。自打出发以来,我们就怀揣着一颗焦渴和亢奋的心,眼中的景色日益苍凉也无法安抚分毫。那是对美的感悟,是对远方的向往,是对自由的渴望,是生的欢喜!

      终于在某个星河灿烂的夜里,我渐渐觉得有些冷了,于是睡眼惺忪中伸出手探出窗外去,感觉一种入心的沁凉。我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豁然惊醒,睁大了眼睛张望,果不其然,是雪在落,大片大片的落!雪片托在掌中十分轻盈,绒毛似很快的就叠了好大一堆。我爱怜的看着,正欲与大松分享激动的喜悦和告诉他进入了北境时,身旁的景象却开始变得模糊不清并慢慢飘远。

      醒来了,我发现被润湿的枕巾,我就想,不管岁月如何侵蚀,我都还是要到去内蒙的。

      因为那片神奇的地方,承载着一个人的青春与浪漫,我亲爱的内蒙。

      广东·深圳
    • 0
    • 1
    • 0
    • 35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羊羽贡士天天想上
      [s-2-65] 进步了。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