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去国

      去国


      在米国的英文教材里,有篇著名的文章叫《他乡》。文章描写的是主人公向往并追求他乡,最后却死在了触手可及的地方的故事。我对它也印象深刻,记得文章的最后,描绘了这样一幅场景:“夕阳是赤红的,海水是赤红的,船体是赤红的……噢!我的上帝,多么绚烂、多么美丽的赤红啊?是的,我看得真切,那一片赤红的土地已经遥遥在望,我几乎要被自己的泪水淹没了。虽然我难以呼吸,张嘴呐喊的喉咙也瞬间被咸水填满,但我依然能感觉到那片大地正在强有力地跳动的脉搏。对,就是这里,这梦幻般的土地啊!”

      看到这般炽热的文字,我能想象得出那副激情澎湃的场景,仿佛看到一个理想主义者低吟着一曲壮丽的悲歌离去。毫无疑问,他是极其幸福的。

      今天,我也将结束三年的留学生涯,坐上由米特尔莱斯亲手打造的“白帆号”,回我的祖国。与我同行的人很多,大多是我在米国本校的学生,他们也向往未知的土地,想到我们央国去留学。为了不耽误学生的学业,所以在一个多月的旅程中,也会有准备去央国交流的教授在船上开设课程,但这些课程学生都是自愿选择的,米国从不强迫别人学习。船上能进行授课也是白帆号的一大特色,它似乎是专门为学生而设计的,除了许多课室外,还有各种运动场和交流室,你看雪白色的船体洁白无瑕,船舱套房采用圆滑的木质双架床结构,窗口边配有书桌和一瓶橙白的月季花,舞厅也摒弃了五光十色的霓虹灯、多以气球和彩带装饰,无不洋溢着青春的气息,可见我们的米特尔莱斯大师还很有童心呢。

      在米国留学三年,我见识了他们的景致,品尝了他们的美食,体验了他们的生活,学习了他们的文化,也接触了他们的人,但终究他们是他们,我还是我,我最终还是得回到自己的国家,尽管我是那样的不舍。我深知我的国家保守又矜持还有点专制,这并不是说不好,只是与我的性格相反,我是一个崇尚自由和天性的人,否则当初也不会抛弃一切赴米。

      刚一上船,我便到夹板上凭栏吹海风,当我眯起眼睛享受海风带来的清凉时,有人拍了拍我的肩膀,是一个身段玲珑的女人。她深黄色的短发上戴着一顶花边白帽,淡黄色的裙子,迷人的眼睛,小巧的鼻子,小巧的嘴,一颦一笑间娇态万千,有东方小家碧玉的既视感。可惜的是,她眼睑下方有几点雀斑,说明已经年纪不小了。

      “亲爱的,我该怎么称呼你?”

      “李迈特。”我礼貌地伸出手去与她握了握。我原名叫李麦,为了与国际接轨,去米国就起了这样一个名字。

      “伊莉娜。”她用力地握了一下我的手,继续问,“听说这次去的地方是你的国家?”

      “是的。”

      “能跟我介绍介绍吗?”

      “伊莉娜小姐,以你的学识和对央国的研究,恐怕不会愿意听我赘言。而且,我们不是向来都喜欢眼见为实吗?我猜你不是为这个来的吧?”我含笑看着她,似乎已经洞察到了她的心思。

      “呵呵~”她掩嘴一笑,“你可真聪明。我是因为喜欢你才这个借口来接近你的。”

      “我也喜欢你的诚实,我亲爱的小姐。”

      “那么你愿意跟我一度春宵吗?”

      “不愿意。”我别过头去,面向大海。

      “呵呵~”她莞尔一笑,又说道,“早就料到你会拒绝我。你们央国来的就是改不了这毛病,不愿意正视自己的内心。”

      我假装没听到,闭上眼接受海风的抚弄。

      忽然我的一只手被她拉到嘴边,紧接着一根手指又被含住。她小巧的舌头在我的手指间卖力地转来转去,我感受到十分的温润和热情,证明她技术甚佳。我急忙抽回手来,抱怨地瞪了她一眼,怪她怎么敢在众目睽睽下如此调情。还好周围的人也没太诧异,只是羡慕或谑笑地看着我们。我有些脸红,尴尬地撇开她,转身快步向前走去。她在后面紧追不舍,好不容易拉住我的手说:“我喜欢你,你是嫌弃我吗?为什么要走?你等等我…….”

      我被她缠的不耐烦了,停下来回过头郑重地对她说:“你不要再跟着我了,我没有嫌弃你。我只是不喜欢没有感情的欲望,也不赞赏你过于奔放的性格,所以我们之间是不可能的。再说了,你也年龄比我大不少呀。”

      “哼!”她皱了一下眉头,居然颇为可爱,“还说没嫌弃,你在意我的年龄。”

      “随你怎么想吧,我有事,你别再跟着我了。”说完我拔腿就跑。

      又听得她在后面喊道:“我是不会放弃的!”

      我得快点找个伴侣,否则很快就会被她攻陷的,我自信自己的自制力不敌她的热情,况且我已经对她的可爱产生好感了。

      正好看到许多人行色匆匆,我想起是上课时间到了,便快速往我选的课室走去。我选的是一门钢琴进阶的课,进去的时候班上几乎坐满了人,不仅发色像老年爱迪生,发型也像爱迪生的老教授正如痴如醉地弹奏着一首《安魂曲》,我猫着腰快速跑向后排去。跑到时后排却不小心踢飞了一个精致的黄色高跟凉鞋,我抬眼看去,一双幽怨的眼睛正盯着我,我急忙跑过去把那只鞋子踢回来给她。后排也没有座位了,于是我拿了张椅子在一桌的侧面坐下,斜对面正好是刚才那个女孩。

      女孩和她的鞋子一样精致,一头微卷的披肩长发,弯弯的细眉,长长的睫毛,高挺的鼻子,两腮间隐隐有酒涡,颧骨微红,化了点淡妆,身量精瘦、婀娜纤细,给人一种出尘的气质。我深深被她迷住了,整节课下来都只盯着她。她对我不客气的眼神毫不在意,只淡淡的、心不在焉的坐着,脚下的凉鞋被她拿脚尖荡来荡去解闷,柔美的脚裸露在风中。渐渐的,我胆子大起来,即使隔着两张桌子我也伸长脚去碰了她一下,她淡淡地看过来,我朝她作口型:下课等等我。还没等我做完口语,她却又淡淡地转过头去,不知她有没有明白我的意思。正当我抓耳挠腮不知怎么办的时候,坐她旁边的女生看不下去了,抱怨地看了我一眼,和我换了位置。我十分感激她,并不客气地从她笔记本上撕了一张纸。

      我写到:“我十分欣赏你,下课后我们一起聊聊天怎么样?”,然后推到那个女孩的桌前。她淡淡地瞥了一眼,又若无其事地转过头去,我只得暗恨此时不能说话。不一会儿,她甩着的鞋子居然不小心甩过界,甩到我跟前来了,就在她伸脚过来勾鞋的是时候,我也伸脚踏在了她柔软的脚面上。她又淡淡地盯着我,却也不抽回脚去,我庆幸没有在她的眼神里看出怒意来。就这样,我们一直僵持到下课,她应该知道我的小心思,我却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因为她总是淡淡的表情,没有太多的感情色彩,这也是最令我着迷的地方。

      下课了,我们还没起身,却有两人走了过来,一个虎背熊腰的黑人和黄毛蓝眼的瘦削小伙。他们黑人壮汉在她桌前一拍,说:“玛琳达,我们两个都看上你了,你选一个吧。”

      我忙不迭伸出手拦住,说:“哎哎哎,还有我还有我,应该是三选一。虽说凡是都有个先来后到,但她还没答应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了。”

      黄毛小伙眉毛一挑,不屑地说:“你小子有什么能耐?怎么好意思跟我们争?”

      “那你们有啥能耐?”

      “他有一身腱子肉。我嘛,嘿嘿。”黄毛小伙十分得意地说,“有钱。”说着就往桌面上啪的扔了一叠钱。

      我伸手摸了摸自己下巴那唏嘘的胡渣,又微笑面向她,盯着她的眼睛说,“我确实什么也没有,只有一颗真诚的心。”

      她朝大家看了一圈,突然噗嗤一笑,然后在他俩惊讶的目光下拉起我的手就走。

      “两位大哥对不住啦, 船上好姑娘千千万,你们再自寻幸福吧。小弟就在此别过了。”我拱手向他们致歉,生怕他们纠缠不清。

      果然,那壮汉一只大手向我挥来,我正要格挡,却发现是落在我的肩膀上。“行啊,你小子艳福不浅呢。刚才不是……”他不怀好意地笑了笑,没有说下去。

      “咳咳——”我忙咳嗽了几声,假装没听见,匆匆跟了她出去。

      我们相跟着走到了夹板上,她淡淡地对我说:“你可别误会,我不是喜欢你才选你的。只是摆脱那俩家伙,每天都来问我一遍烦不烦呀他们。”

      “你也别误会,我跟你出来也不是为了摆脱他们的,我是真心喜欢你的。”我不要脸地说。

      她笑了一下,风儿撩起了她的发丝:“你是什么学专业的?”

      “美术。”

      “我就知道,你肯定是搞艺术。你的气质跟他们不一样。”

      “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你欣赏我?”

      “你非要这样理解也不是不行。”

      “谢谢。那我也得表扬你一番,礼尚往来嘛。”在女孩子面前,男人天生就很会说话:“你气质很特别。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肯定是音乐系的,因为搞艺术的人有一股淡然的气质。而且你虽然上课心不在焉,但是你荡鞋子的节奏跟老师的弹奏是一样的。”

      “算你聪明。”

      “不。我不仅聪明,还很细心不是?”

      “哈哈~”她又笑了,而且酒涡越来越明显了,“我还有课,不跟你瞎扯了。”说完便直径走向教室。

      正当我怅然若失的时候,她又回过头来,朝我抛了个媚眼,说“你帮我了,我应该请你跳支舞的。不介意的话,你在这等我上这节课,我还让你陪我吃晚饭。”

      我嘿嘿一笑,“那回见。”

      我在此等候,看蓝蓝的天,蓝蓝的海,听鸟叫,听浪拍,水手拉帆,我吹号。

      忽然我感觉到身后有骚动,扭头看去,只见一个小男孩光着脚从教室里跑出来,他身后人头攒动、窃窃私语。小男孩跑到夹板上,又慢吞吞地越过栏杆。他身后很多人看,眼光或怜悯、或不忍、或悲切,表情很是复杂,却无人制止他这种危险的行为。我以为是这男孩常玩的鬼把戏,所以大家才只是看戏。只见那男孩深吸一口气,闭上眼睛,大颗大颗的汗水从他额头上淌下,在阳光下显得格外耀眼。他缓缓放开手,张开环抱向大海堕去,噗通一声,溅起一点水花……

      我当场愣住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开始恼恨自己没有及时制止他,眼睁睁看着一条生命在我眼前消逝,同时大喊大叫的质问大家为什么不拦住他?大家都默然地低下了头。

      黄毛从人群中走出来,挽住我肩膀把我拉到一旁,悄声说:“别嚷了!这孩子是白血病患者,治疗了一年多都没有半点好转,不仅他常常要忍受非人的痛苦,他的家庭也已经不堪重负了,基本是没救了。他说不要大家都死撑着,要选择来大海来结束生命。发生这样的事,我们谁都不好受,他父母也在里面呢。”

      “可是…….”我不知该说什么好,心中阵阵悲怆。

      “这是他的选择,我们得尊重。”

      我无言以对,瘫坐在地上脑袋一片空白,海鸟在空中打着旋。

      女孩上完课出来,走到我面前淡淡地看着我。一会儿后,什么也不说的转身离去。

      “喂。”就在她快消失在尽头的时候,我站起来朝她喊道,“今晚跳探戈怎么样?”

      她站着那里也不回头,缓缓向后抬起一只手,等我过来拉她。

      我堆起笑脸,抬头看了看将要下山的太阳,看到赤红的天空赤红的云,带鲜味的清爽海风扑在我脸上,耳边不由响起一首歌:蓝蓝的天空银河里,有只小白船…….

      啊~~,就让这艘自由而奔放的白帆号,永远在梦幻之海中徜徉吧!

    • 0
    • 5
    • 0
    • 39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梁霄贡士我最红
      @青灯赴雪 要多磨合多修改,无论是小说还是故事,都要搭建好结构。
    • 1
      青灯赴雪秀才
      开头的描写认同暗示主人公和故事里的人一样,是个远赴他乡追求的理想主义者。主人公追求的是米国的那种奔放、阔达、尊重任何选择的性格,下面的故事都是围绕着着最后一句话来写的:这是他的选择,我们要尊重。但从最后主人公的看到小男孩跳海的反应看来,他阔达还不够彻底,所幸他最后也明悟了,才会说要去跳探戈,他看到赤色的云也说明了这一点。但很可惜,最后只是他的幻想或者一个梦,现实中他可能连去接触的机会都没有,从他不得不回国、和最后的感叹可见一斑。所以这是一个理想主义者的悲歌和浪漫。(写的比较匆忙,没考虑到读者的思维惯性,抱歉了,也谢谢大家的意见。)
    • 0
      老木状元守望者
      故事有点散,很难让人理解和信服你在表达的东西。加油,继续努力
    • 0
      让子弹飞举人玖月奇迹
      开头挺升华的,以为要讲一个伟大的故事。结尾也挺有诗意,只是中间的故事是弱点,立意不足。所以,我好奇的是 你想表达什么?对生命的尊重和惋惜?还是男主人公泡妞手法和他即将开始的爱情? [s-2-23]
    • 0
      老木状元守望者
      赠送了礼物[鼓掌]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