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养鸡

      养鸡

      院子墙根处有一堆砖,我经常借助砖堆跳到围墙上,“咯咯、咯咯”地喊上一嗓子,然后昂首阔步、亮出优雅的姿态,装出一副轻而易举就能跑掉的样子,等待着主人的到来。

      我跳上墙,只是为了提醒我的主人,该给我们送饭了。

      果然,主人他火急火燎的拿着扫帚出现了。只见他小心翼翼地绕到墙后,然后蹑手蹑脚地接近我,最后再慢慢将伸扫帚伸到我跟前,喝道:呿!回去。

      噢,我亲爱的主人,你大可不必如此。即使你在院子内赶我下去,我也会跳回院子里的。这虽不算人间天堂,毕竟有吃有喝,能遮风挡雨,还有许许多多的兄弟姐妹陪着,生活倒也惬意。倘若我跳到外面去,恐怕活不了几天吧?就算能在贫瘠的草地上翻到虫子吃,那又得多累啊!我可没那么笨,不像你,你是我们族群的堕落、是耻辱。

      我曾和外面的你对过眼,你死死的瞅着我,眼神里似乎是羡慕,但又觉得有点儿期盼?不,不应该的,你绝对对我们的生活是羡慕的,难道你还想怂恿我做出和你一样自取灭亡的事——逃到外面做只野鸡?

      哼,我才不会呢。你看你瘦骨嶙峋的,连上天赋予的我们漂亮羽毛也弄的脏兮兮的,真是暴殄天物!你现在应该是回不来了,若是刚出逃的时候就乖乖让主人抓回来或许还有回旋的余地,可你偏不,你就支起两只翅膀跑得飞快。现在好了吧?主人都懒得去抓你了。做错了事就得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你恐怕永远要呆在外面的地狱咯。

      我跳到墙上叫唤,你也别老跟着我“咕咕”的附和。我跳上围墙可不是想跟你远走高飞,我只是想唱一嗓子给主人听,说不定他一高兴赏我们一顿好吃的呢。你别胡骚情,主人误以为我跟你沆瀣一气就不好了。

      以前我看到主人就怕,他抓我就躲。现在不会了,因为主人抓我只是捏捏我的腿、扯扯我的翅膀就把我放了。那感觉像是帮我按摩,证明主人是爱我的。所以我变得听话,他抓我我就蹲在地上装可怜,不让他受累。

      我温顺极了,像绑在柱子上的瘸腿阿黄,只可惜我不会摇尾巴。

      你别笑我,每种生物都存在着奴性,人也是生物,不知它们被谁奴役着呢?

      可是,最近我许多兄弟姐妹都被主人抓走了。阿黄说它们都成了餐桌上的美食,我不懂,阿黄又说就是去天堂了,我才恍然大悟。我倒不吝啬自己的身子,只是觉得难得来这世上走一遭,看到的东西还不算多的。我又想,即使明天就死了,至少今晚还能饱餐一顿,而且主人养育了我,我也应该为其献上美味的一顿。这样想着,今天的饭菜也就香了。

      今天,刀终于还是架到我脖子上了,不管主人如何喜欢我,都不妨碍他让我实现自己的价值。轻轻一划,血水涓流而下,我的瞳孔开始涣散,微微抽动着身子,想:“明天谁替我提醒主人给饭吃呢?”

    • 0
    • 1
    • 0
    • 353
    • 梁霄羊羽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老木状元守望者
      故事立意不错,以一只家鸡的口吻,对野鸡说的话。来表达两种选择和生活态度。

      一个安于现状,一个追求自由。
      造就了两种截然不同的结果。名字叫《家鸡》是不是更好? [s-2-2]
    • 实时动态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